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狩猎10
    作坊的门用铁索锁着,梁妄从兜里掏出一根细铁丝插进去,叶辰趁着这个时间,绕着作坊检查了一圈,四下很安静,窗户在两米高的位置。

     等回到大门的时候,轻微机械摩擦的声音,梁妄把锁打开。

     叶辰谨慎举起枪,与梁妄相背,听梁妄打开了锈迹斑驳的大门。

     “安全,”梁妄声音低沉,“发现被害人。”

     叶辰回头去看,作坊已经基本搬空,零散的机器都被堆在墙角,唐珊珊被绑在一根两臂怀抱粗细的柱子上,相较田小甜更甚,她的两只手也被捆了起来,注意大门被打开太阳光照射进来,被来垂着脑袋的人有气无力地向这边望了一眼。

     她的嘴被堵住,但立马呜呜叫着求救,一面试图向这边跑,单脚被细长的链子拴在柱子上,站起来没跑几步就又摔了下去,但像沙漠之人渴望绿洲,仍然用两只胳膊的肘部蹭着地试图向这边挪动。

     梁妄单手持枪,另一只手推了一下叶辰的后背,叶辰放下枪赶快跑过去,把唐珊珊抱起来,将塞在她嘴里的破布拿出来扔掉,唐珊珊即刻哭出来,因过度使用声带破损,她的声音喑哑难听,像地狱的恶鬼一般痛苦凄裂:“救命……救命……他不是人!”

     她如浮木一般抓住叶辰衣角,裸_露的胳膊上全是伤痕,叶辰抿唇,把她抱在怀里:“我们现在就救你出去,他再也伤害不了你了,你放心。”

     几天的时间,这女孩儿瘦的明显,抱在怀中骨头一把。她身上只穿了破损的内衣,叶辰把外套脱下来给她盖上:“你要不要给你父母打电话?”

     俗世温馨的正常生活,终于将唐珊珊拉回现实之中,眼泪还在流,但终于止住了哭声:“好,”她的神情可怜,“我可以回家了?”

     “是,”叶辰紧紧地拥抱住她,郑重地缓慢地说,“我们现在就带你回家。”

     沈星繁跟唐珊珊的父母一起回到她家里,将设备安装好,等待“绑匪”的电话,然后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唐珊珊父母只看到她接起电话,眼睛一点一点地亮了起来。

     “是我。”

     “在。”

     “对。”

     “好。”

     一共五个字,沈星繁回头,眼内像有星光闪烁:“我们救出唐珊珊了。”

     两个老人愣了一下,然后一下子跑到她面前:“真的??珊珊救出来了吗!她还好吗!她在哪里!我们可以见她了吗!”一句连着一句,沈星繁看着他们的欣喜若狂:“她还好,我的同事送她去医院了。他们到医院还有一定时间,我希望你们能先配合我把诈骗你们的人捉到。”

     两人握着她的手:“好的好的,感谢警察同志,真的谢谢你们!”像是惊喜地不能相信,他们又低声重复了几遍:“我的珊珊找到了……找回来了。”

     这时家里的座机响起来,沈星繁示意他们平复心情,将设备开启,然后对他们点了点头。

     唐父接起电话:“你好。”

     那边用了变声器,声音古怪的很:“我们的钱呢,不想要你女儿了吗。”

     沈星繁在纸上写上两个字,给他看:“拖住。”

     “我们……我们已经筹到了钱,你知道,你要的不是个小数目,我们一上午都在跟亲戚朋友借钱,还要从银行取钱,刚刚才凑到。”

     “哼,不要耍花样,不然牺牲的就是你的女儿。”

     “不要伤害我的女儿,有什么事情我们都好商量,钱财都是身外之物,我明白的。你们……你们能不能让我听听她的声音,我要确定她没事,我的老婆很害怕,她一直在哭。”

     “唐先生,我想你还没有弄清形势,现在是我做主!”

     沈星繁查到明确地点,对唐父做了一个OK的手指,一面悄无声息将地址发了出去。

     心知唐珊珊已经被救了出来,唐父此刻比较轻松,继续与诈骗犯周旋道:“我明白,确实是你做主,可是我们只是想听一听她的声音,即便是做生意,有往有来,你也不能什么也不让我知道吧。”

     骗子还真没什么经验,一来一回就和唐父扯了起来。等到那边警察到地方把人抓起来的时候,他们电话才刚挂了一会儿。

     “……我去。”沈星繁一脸佩服地看人,“先生您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你听说过安_利吗?”

     “你们是什么人?”声音响起的同时,韩冽已经把枪举起来对准来人。

     三十多岁的男人,穿着邋遢,头发没经过打理,乱蓬蓬的垂下来挡住了眉毛。只余一双眼睛在外面,竟也能看出邪恶凶狠的模样。

     他手里拿着一根细长的猎枪,此时虽未瞄准,胳膊上却使着劲儿,随时能够冲他们开枪。

     “梁甲。”池寻认出人。

     韩冽双手未动:“敢动一下我就开枪。”

     梁甲也看出他们是什么人,咧嘴笑了笑,他的面部有些古怪,笑起来尤其明显,左右脸之间不完全对称,一侧的法令纹更深。

     “警察?我就知道……早晚有一天你们会找上门的,不过无所谓,我爽了。”然后他两手抬起抢,韩冽在那一瞬间开枪击中他的胳膊,梁甲痛喝了一声,松开了手,猎枪甩了出去。韩冽两步跨过去控制住人。

     梁甲痛的呲牙,却强装不在意:“哈哈哈哈,没有关系!你们顶多是枪毙我!我这种人,活着和死了没什么区别!”

     “我不在乎你是死是活,”池寻很轻的开口,“你是怎么得到陈乐的,两年前你杀的那个女人,很年轻,长头发。”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反正我是要死的!”

     “我们做个交易,如果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得到陈乐的,我就告诉你为什么你会是这个样子。”

     听了这句话,梁甲第一次安静下来,他垂下脑袋想了想,然后哑着嗓子问他:“真的?”

     “真的。”池寻顿了一下,“那我先说吧。”

     “你的母亲患有人格分裂,和未分化的精神分裂症,你的父亲当过兵,得了弹震症,也就是我们所指的战争精神病,据我所知,他的余生一直患有抑郁症。53%的连环杀手,家族中都有人患有心理疾病,对你而言,你的双亲都有精神紊乱,他们的表现往往……他们彼此大打出手,对你也毫不客气,暴力成了你们家表现爱意的方式。人的大脑边缘系统中有个区域,叫做下丘脑,它是人脑中最初形成的部分,它能发出行动指令,不受意识和判断的干扰,这种指令使得婴儿饿了会哭,渴求感情时会喊叫,玩具被夺走时会恼怒,对多数孩子来说,与母亲建立良好的关系,能减缓下丘脑的应激功能,让孩子的大脑做出更正确的情感判断,你的下丘脑,从未试图去控制,它仍以初始形态运行工作着。你的记录显示,你有色情狂的症状,你对性的渴求很强烈,性爱与痛苦交织混杂,加之你的下丘脑无法阻止你寻求性爱的欲望,于是你变成了******狂,没有一个性伴侣会甘于忍受你那令人痛苦的欲望,你能满足欲望的唯一途径,就是另性伴侣强制服从,确保她们完全按照你说的做,而你用来确定的方法,就是杀掉她们。”

     池寻看着他,目光澄澈,又带悲悯:“你给我们写过一句话,你说她们没有机会。而我认为,从内心深处你明白,从没有过机会的人,是你。”

     梁甲听完大笑起来,笑的满脸都是泪,然后他站直了,嘲讽地笑了两声:“是通过网络买的,只是后来那个地方关了,你们也找不到的。”

     沈星繁得了指令,和唐暮歌一起去梁甲在市里的房子。

     “暮歌,我觉得你……超厉害诶,就是之前在办公室的时候。”

     唐暮歌正低头撬锁,平淡回复:“我干法医的时候,韩冽他们还在上学呢。”

     “wow。”沈星繁对老前辈肃然起敬。

     梁甲的电脑很老,且长久没用过,上面积了一层灰,沈星繁开机就花了半天,边操作边摇头:“说实话,他这个机子,就算什么安全措施也没用,光凭着这个年纪,都没人想去碰它。”

     沈星繁一层一层检索,屏幕上出现的代码看的人眼花缭乱,唐暮歌在旁边站了会儿,揉了揉脖子自觉走开了。

     韩冽他们把唐珊珊送到医院,她的父母已经等在那里,叶辰去联络,韩冽带着池寻回办公室先做报告。

     池寻踏出医院的瞬间,电话响起来。

     “池寻,我是许诚。”

     “哦,怎么了?”

     “陆彦死了,今天下午的事情,跳楼自杀。”

     池寻停了一下,他抬眼看了看金色的刺眼的日光,然后低声问道:“他留下什么话了?”

     “他写了一封信,我想那是给你的,信上只有一句话:我杀死了恶魔。”

     我杀死了恶魔。

     那是池寻书里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