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玩偶06
    “拒绝解剖?”池寻扬了扬眉毛,“不寻常,原因是什么?”

     “好像是觉得女孩儿自杀挺丢人的吧,不想声张。”

     “这个理由……”池寻似乎是觉得有点可笑,嘴角微微撇了一下,“我们一会儿去家属那里看看。”

     叶辰应了一声,这时候她的手机响起来,她接起电话,随着那边说话,神情愈加严肃,最后点头道:“我知道了。”

     放下电话看向池寻他们:“是五中校长,他说今天下午他到办公室的时候,看到校长信箱里有人投了一封信,上面只有一句话:我会把他们一个一个杀死。这句话重复写了一整页。”

     五中,肖宁的学校。

     我会……把他们一个一个杀死。

     “这个意思……肖宁是被杀?”

     “不一定。”池寻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未知凶手也有些疑惑,觉得他的定位很不明确。

     他看向韩冽,韩冽正低声跟唐暮歌说话,注意到他的目光,对他点了点头。

     池寻于是对叶辰安排道:“让每个年级的教导主任把本年级里性情古怪阴郁、跟同学相处不好的那几个学生名单列出来,下午把他们一起聚在会议室之类的地方,”他抬手看了一下时间,“三点钟我们过去。”

     “你还没吃饭,”韩冽插嘴,对叶辰点了点头,“三点半。”

     叶辰无条件服从。

     于是几个没吃饭的人一起吃了饭,叶辰去不停回复信息、拨打电话,进行的一系列的报备审批。

     “池寻,秦争手机的事情我查到了,”沈星繁边吃冰淇淋,边歪着脑袋绕过电脑看他,“最后的通话记录是昨天中午11点,最后的短信记录是昨天晚上9点02,内容是问他同学物理作业是不是只有卷子。”

     “9点02……他昨晚把手机带回了家,那么可以确定是他拿着手机跳楼,随后有人拿走手机。”池寻给那个躲在对面楼的模糊身影确定了行为。

     “九点多还在问作业的事情,”梁妄也开口,“那秦争昨晚绝对没有自杀的意思啊,什么人要自杀前还要把作业写完?”他看着沈星繁手里冒着凉气的抹茶冰淇淋抖了抖:“不冷吗?”

     “不冷啊,”沈星繁神情自然,“我们年轻人都这样啊。”然后很是认真地回复了梁妄的问题,就好像刚刚嘲讽他年龄的人不是她一样,“嗯……学霸吧?”

     “这孩子我没法带了,谁爱要谁要吧。”

     沈星繁眨了眨眼,甚是无辜地冲人发嗲:“爸比,你会唱小星星吗?”

     池寻在梁妄发飙前快速把饭盒里的米饭扒拉进嘴里,擦了擦嘴站起来拽人:“走了走了去学校。”

     一拽没拽动,转了个身从后面推人:“走了走了走了。”

     梁妄稳如泰山。

     沈星繁想了想,拿起旁边的杯子冲人伸手:“来,把孩子蔬菜汁带上,一会儿上课迟到了。”

     “这孩子气人这个劲儿啊……”叶辰也上去,两人一左一右,把老梁同志架走了。

     剩下唐暮歌过去拍了拍他肩膀:“你气他干什么?”

     沈星繁抖抖抖地吃冰淇淋,自个儿琢磨了一会儿:“我觉得老梁同志前两天不太对。”

     “然后呢?”

     “我想气气他,看看他反应正不正常。”

     “……正常吗?”

     沈星繁颇纠结地挠了挠下巴:“嗯……挺正常的其实。”

     唐暮歌真诚看人:“你长这么大有没有被人打过?”然后没管沈星繁回答,拍了拍她肩膀,转身走了。

     池寻他们到学校的时候,会议室里已经坐了十个学生,校长和教导主任等在外面,看到他们过来先跟他们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池寻点头:“我知道了,”然后转向教导主任,脸上露出温和笑容,“接下来交给校长和我们就可以了,谢谢你。”

     教导主任犹豫了一下,不明白池寻怎么一上来就赶人,她看了看校长,得到允许之后走了。

     “这件事情需要保密?”校长对他低语。

     “是的,没有查清信件来源之前,最好不要传播出去消息,校长没有跟别人讲吧?”

     “没有,只跟你们联系了。”校长边说,边从包里掏出信封,递给他。

     “好的。”池寻接过来交给叶辰,推门进去,在那一瞬间依次看过每个学生的表情。

     “是这样的,”他走到圆桌最前面,打开桌上的话筒,“我有一封信想给你们看。如果你们有什么意见或者想法,可以提出来。”

     叶辰在投影下把信封拆开,然后由上至下,让信纸上的每一行字都缓慢清晰地显露出来。

     池寻站在一旁,沉默地盯着那些学生。

     半晌,他微微偏头,将目光集中在其中三个人身上。一个男生,两个女生。

     男生长的瘦弱细长,衣服穿得不甚整齐,衣领有部分叠在里面,袖子一边挽的高,一边挽的低。

     女生甲白皙高挑,头发被别人稍长了一些,不知道是天生还是后天染的,头发在阳光底下微微泛红,她在看到信件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看向了她对面的女生乙。

     女生乙矮小瘦弱,戴着眼镜,本来一直垂着眼睛,即便在池寻他们进屋的时候也没多看他们,却在看到投影的时候接连不断抬头看了好几眼。每一秒都很短。

     那个男生则……有点兴奋。

     信件全部投影完,抱臂站在一旁的池寻开口:“你们有谁知道有关这封信的消息吗?”

     “我知道!”果不其然,是那个男生举手,等到池寻看他,他站了起来,两手盯着桌子,目光直直盯着他,“是我写的。”

     他说的不快,每个音都发的很重,然后咧嘴笑了笑。

     池寻点头,回头跟校长说:“先别让他们走。”

     “你,”他指了指那个男生,“跟我过来。”

     两个人一起去了旁边的空教室,池寻让人坐下,然后自己坐在讲台上,隔着桌子俯视了一会儿人,平和问他:“你为什么要写这个?”

     “就是……比较酷呗,”男生往后一靠,胳膊肘搭在椅子背上,神情挺轻松,“警察,这事儿判不了什么刑吧?不过是不是得全校说明一下?或者……全市?”

     “你知道你们学校前几天死的那个女孩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