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狩猎04
    池寻审了人二十分钟,判断出那人并不是他们要找的凶手,只是个不长眼的流氓,于是把人丢到楼下,刑侦那边正在查一起持枪抢劫的案件,看到梁妄他们还愣了一下:“呦喂,你们怎么还没下班,这都几点了。”

     梁妄看了一下手表,“呦呵,都这个点儿了,你们这儿还灯火通明啊。”

     “我们这不是,”话没说完,接了一个电话,神色一变,“走走走,三环那儿交警逮着一个!不跟你唠了啊老梁,人锁我们这儿就行,明儿再审。回见!”

     小流氓还有点呆:“不至于吧大哥,我这啥事也没干成,犯不着给我锁在这儿吧。”

     “嘿,你还想干成什么事?”梁妄也是一整天没休息了,累到这个点儿,脾气一上来差点抽他,旁边刑侦的小警员挺有眼力见儿,把手往眼睛上一遮,“哎呦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

     倒把梁妄逗乐了,跟人摆了摆手走了。

     第二天七点多到警局,韩冽他们已经到了,难得是沈星繁也已经来了,三个人围在她的桌子前。

     “有什么新线索吗?”

     “找到了之前跟踪池寻的那个男孩儿。”沈星繁挪了一下椅子,给人腾出一条空。梁妄过去,看到屏幕上左边是池寻做的拼图,右边是那个男孩的照片。十六七岁的人,很瘦,有些卷曲的短发,不知是什么情况下拍摄的照片,脸上的表情郁郁。

     “你怀疑是他?”

     “不能确定,”池寻把打印出来的资料交给梁妄,“本市人,你去调查一下。”

     “嗯。”梁妄低头看地址,对人做了一个好的手势。

     “有人报案,”叶辰忽然快步走了进来,“昨晚有一名女性失踪。”

     办公室里几个人都顿了一下,正要进来的唐暮歌也停在门口:“昨晚?”

     “嗯,”叶辰把一张照片贴在白板上,“今早上有人报案,说昨晚八点他们的女儿唐珊珊出门跑步,结果一整晚没有回去,他们看到了之前的新闻,所以一早就报了警。”

     照片上是个年轻女孩儿,二十四、五的年纪,黑色长发,笑的很阳光。

     池寻微皱眉看了一会儿:“符合被害人特征,我们要抓紧时间,上一个受害人被关押了十天,这次……会更短。”

     韩冽点头,安排任务:“我和叶辰去唐珊珊家里调查,梁妄调查跟踪池寻的陆彦,你们三个留在办公室,有事及时联系。”

     几人也不再多说,立刻着手自己负责的部分。

     池寻站在白板前,略微仰头看着现场的照片,根据那条街道人流量判断,抛尸的时间是在凌晨三点到凌晨六点,三点到六点……街道很黑,两边楼里的人基本已经睡了,没有声音,天边银月,这是唯一的光亮,人死后比生前更重,根据目前已知的证据,凶手是一个人,他势必拖动她,尸体上面没有拖痕,他在尸体外面裹了一层东西。

     池寻的食指轻轻擦过嘴唇,想象出那晚的情景,男人在月色下,沿着狭窄的巷子,一步步地扛着尸体向前走,路很长,他在累了的时候将尸体放下来拖动。幽深的巷子中,只有摩擦的声音。

     “我再去上一个现场看一下,”池寻对人打了个响指,从桌上拿起手机快步走了出去,“有事儿联系。”

     “哦,再见——”沈星繁反射弧极长的对已经没人影的大门摆了摆手,站起来困倦地给自己冲了杯咖啡,电脑屏幕上还在不断进行尸体情况的匹对。

     叶辰、韩冽到达唐珊珊家里的时候,她的父母已经在等着他们,唐父尚好,唐母大概一整晚没睡,显得十分憔悴,且眼内红红一片,随时能够哭出来。实际上,叶辰刚一开口询问,她就捂脸哭了出来:“我的珊珊啊……”

     叶辰连忙安慰人,她本就负责联系被害人家属,说了几句,唐母总算平复下来,跟着唐父一起给他们讲了昨晚的情况。

     唐珊珊有夜跑的习惯,每天七点多八点出门,小区旁边走二十多分钟的路程,有一个新建好的公园,虽然偏了一些,但是风景不错,围湖而建,很适合锻炼身体,且晚上去那里的人并不少,所以一直认为很安全。正常唐珊珊九点半左右就会跑步回来,但是昨晚一直到了十点,他们也没等到她,唐珊珊出门又没带手机,根本没办法联系,一开始怀疑是不是碰见了朋友,可是等了一晚也没回来,他们就知道是唐珊珊出事了。

     唐家父母先是给唐珊珊几个要好的朋友打了电话,所有人都不知道她的行踪,他们想到之前电视上播报的新闻,就报了警。

     “警察同志……”唐母握着叶辰的手,说了几句又忍不住眼泪,扭头跑进了里屋。

     “不好意思啊,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就问我吧。”唐父坚强许多,此刻虽然手也抖着,却还是坐在那里,努力配合他们查案。

     “唐珊珊平时性格怎么样?”

     “珊珊性格很好的,很活泼很开朗,而且她也是个善良的好姑娘,路上遇到有人讨钱或者怎么样,她都会帮忙的。”

     “冒犯问一句,唐珊珊,你们二位,还有其他的近亲属,有没有跟人结过仇?”

     “没有,”唐父摇了摇头,“珊珊就更没有了,她跟朋友们都相处的很好,所有人都很喜欢她,怎么会……怎么会有人伤害她呢。”他埋下身子,两手遮在眼前,语气痛苦不堪。

     叶辰抿唇:“保重身体,我们会找回她的,”她从兜里掏出名片放在桌上,一面站了起来,“有任何情况请及时联系我们。”

     一直低着头的人却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唐父抬头望着她,眼内是忍住不流的泪,“你一定会找到她的,是吗?”

     叶辰望着那双渴求的、无措的眼睛,顿了一下。

     这么多年,又很多人问过她这个问题,那些人都救回来了吗?

     她没再想,只是坚定地回握过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