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玩偶07
    他很明显反应了一下,然后哦了一声:“她啊,知道。”

     池寻笑起来,他微微偏着头,显得满不在乎,阳光从窗户斜打进来,他像是这教室中唯一的光源,“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吗?”

     “呃……我为什么要知道她的名字。”

     池寻不再看他,走到一边打开门,往外面一偏头:“走吧,没你事儿了。不会说谎就别说谎。”

     “你什么意思!”男孩恼羞成怒,猛地站了起来,带着桌子碰撞发出巨响。

     池寻这才抬起眼睛,瞟了他一眼,语气很轻:“我的意思是……你还嫩得很。”说完也没再管他,直接走了出去。

     回到会议室,他分别指了指那两个女孩儿,一面偏头跟叶辰说:“那个高一点的交给你,她一开始可能会说谎,到时候看情况多问两遍就行了。”

     “……怎么看情况?”叶辰在这方面不是专业的,她在二组主要负责的是政府机构间的沟通联络,审问、判断,这些池寻、梁妄都比她专业。

     “该温和的时候温和一点,该凶的时候凶一点,”池寻又看了看女生甲,“小姑娘心理防线挺弱的,稍微一攻就攻破了。”

     叶辰偏头低声问梁妄:“这些是怎么看出来的?”

     梁妄一脸深沉:“啧,神棍的技法,不是我等凡人能懂的。”

     声音也没刻意压低,池寻正要出去,听到了又回头笑眯眯补了一句:“天机……不可窥探。”说完抬起食指挡在唇前,做了个“嘘”的动作。

     两伙人就这样分了两拨,池寻询问女生乙,叶辰和梁妄询问女生甲。分别在会议室左、右两边的教室。

     “嗨。”叶辰给人拉开一把椅子,然后坐在她对面,梁妄在她身后,抱臂靠在窗台上。

     女生甲防备心挺重,盯着叶辰看一会儿,目光又扫过她身后的梁妄,才坐下来,微微抬起下巴,“你们叫我来干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抬起下巴的时候微微露出一截细白的脖颈,叶辰瞥到人锁骨的地方有一抹黑色。

     纹身。

     这个年级的学生……

     “头发是染的?”叶辰突然转了话题,然后也没等人回答,又评价道,“挺好看的。”

     女生毫不领情,冷声道:“天生就这样,”然后两声撑着桌子站起来,俯身靠近叶辰,“你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阿姨。”

     “我去……”梁妄挽袖子,这小姑娘年纪不大,倒是很欠揍啊。一点儿礼貌没有,通身流里流气,简直是个小混混的样子。

     叶辰倒不生气,她从小美到大,对自我认知很明确,丝毫不会因为十五岁姑娘恶意的评价而怎样。她仍旧那样看着她,一双眼明亮如星辰:“有点事儿,你知不知道刚刚那封信是谁写的?”

     “不知道。”女生转了转脖子,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哦,”叶辰点头,“那你走吧,不过我要跟你说明白,我们会继续查这封信到底是谁写的,并且,我们一定会查出来那个人是谁。这件事的性质可重可轻,不过……写信的人在把它寄出来的时候,应该就已经知道了吧。”

     女生听了这话,转了转眼睛,忽然又坐了下来:“我不走了。”

     “不走了?”

     “不走了。”她往后一靠,两腿搭在椅子上,“跟你说实话吧,信是我写的。”

     “哦?”叶辰微笑着看她,像是已经知道了她会这样回答,“你为什么要写这封信?”

     “没为什么,”她满不在乎地往旁边一撇头,不去看叶辰的眼睛,“反正我就是这种人呗,别人越不开心我越开心,之前我们学校不是死了一个女生嘛,我想起来这事儿,就顺着写了这么一封信,想吓吓人而已,怎么,吓人也不行啊?你让学校给我处分咯。”

     “这样……”叶辰点了点头,她觉得自己好像在渐渐理解池寻的方式,透过一个人的表现,看到他更深层次的东西。像站在讲台上一样,居高临下,原来看的这么清楚,然后她在那女孩觉得自己已经相信她的话而放松的时候接着问道,“除了给你年纪主任,你还把信给谁了?”

     “没有了,”女生丝毫没察觉出有问题,她想了想年纪主任,然后很肯定地重复了一遍,“因为那个老太婆很讨厌嘛,整天这个要管,那个也要管,自习课上厕所她不让,头发留长一点也不让,她以为这是在做什么?坐牢吗?”说完还嘁了一声。

     “确定?”叶辰又问一遍。

     她想了想,然后点头:“确定,行了,别再问了,反正就是我做的,你们到底要怎么罚我啊?说实在的,我不缺你们这一个通报批评。”说完她站起来,从手腕上撸下来一个头绳,把头发随意在脑袋上扎一个乱糟糟的丸子,冲着叶辰一眯眼睛,“现在没事儿了吧?有什么事情跟我们校长说呗,他不是陪着你们呢。我还有事儿,我先走了,”然后举手对叶辰摆了摆五个指头,“拜拜,阿姨。”

     “嗯,”叶辰应了一声,然后对人微微一笑,“可是你还不能走哦小朋友。”

     “为什么!”

     叶辰坐在那儿,漂亮精致,轻松从容,“因为你说了谎话啊。”

     “我……我没有!”

     叶辰点点桌子:“坐下来我们再聊聊?”

     “我跟你没什么可聊的!”

     “聊聊呗,相信我,我的时间可比你宝贵的多,就算是约会,和我约会的男人也绝对比你那位骑摩托的小男生要靠谱。”

     “你怎么知道?”女生下意识反问了一句,然后小声反驳道,“他才没有不靠谱。”

     叶辰眼神不动声色扫过人裤脚上的机油,点点头:“你喜欢他,自然觉得他怎么看怎么好。”

     “谁喜欢人的时候不这样。”虽然说话还冲,好歹坐了回去,“可是我没说谎。”

     叶辰看着她,眼神很平和,就像……没把她当个脾气很坏的不良少女:“为什么要说谎?”

     “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说谎的。”如池寻所说,她确实不是个心理防线强劲的人。

     叶辰笑起来,带着一点狡黠:“因为收到信的人,不是你的年级主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