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玩偶14
    那个游戏图标总让沈星繁觉得有点古怪,想起池寻最后格外提醒她的要注意安全,她想了想,开了另一个电脑,建好笼子,把整个游戏关了进去。

     然后她才点击光标。

     后台数据迅速刷新,沈星繁将一切01二进制的电子数据自动转化,看到那个游戏自动运行的程序,不断试图攻击自己的电脑。

     沈星繁翘起嘴角,手上动作更快,几秒钟时间建立好模拟的后台环境,让那个黑客程序进入,于是她摸清了这个程序的目的。

     对方很快地将她电脑中的系统复制了一份,所有文件都在他面前变得透明。

     这样的程序……沈星繁放下手,靠回椅背,歪着脑袋看那个数据流在她制造的笼子里乱窜。

     如果普通的中学生碰到了,大概完全不会意识得到。

     只是在她这样的顶级黑客面前,这把戏就有点不够看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进度条出来,从左至右常常一条血线,上面是带着金色面具穿着薄纱衣的少女,颇具希腊风味,不断扭动着细细的腰肢,随着加载数字从1%到100%不断移动。

     而在同一时间,后台的程序还在不断相互碰撞。

     全部文件被浏览一遍,游戏终于加载至100%。

     蹦出的界面依旧简洁。

     全黑的屏幕,背景是不断浮现出的一个一座又一座的宫殿,虚虚实实漂浮在空中,犹如无从凭吊的亘古远山。

     每座宫殿消失时化为零星光点,金色的光芒稍现即逝。

     用户注册信息只有一行:

     身份证号: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需要真实身份信息登录的游戏……?开什么玩笑?

     正好池寻他们这个时候回来,沈星繁把键盘一推:“池寻,这游戏有古怪!”

     “当然有古怪,这可能是肖宁和秦争生前都玩过的游戏。”池寻见她已经找到了,快步走过去,俯身盯着屏幕:“这个界面……”

     “有问题?”

     “有点意思。”池寻轻轻搓了一下手指,“目标人群非常明确,这个程序是为了再一次确认,青少年是容易控制的人群,他们大概不会接受二十五岁以上意外找到这个游戏想参与进来的人。输入身份证号后,应该会再有一步,表面上看是注册信息的再次确认,包括游戏人物选择,游戏名称确定,密码两次输入,但是实际上……应该会有视频确认。”

     “视频确认?”沈星繁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笔记本上面的摄像头,“你是说,他们会直接黑进来,看看玩游戏的这个人,是不是使用身份中的那个人。”

     “对。”池寻站直了上身,“你能黑掉它吗?”

     “开什么玩笑,”沈星繁镜片上亮光一闪,“我黑供电局系统的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在哪儿学智能ABC呢。”

     黑供电局系统,沈星繁十五岁,第一次与政府部门的正面碰撞。幸而她当时也没做什么过分事情,不然韩冽可能是从俄罗斯佩塔克监狱把她捞出来。

     于是沈星繁狂飙手速,几分钟时间,略过了各种注册程序,成功以一个“小兔子乖乖”的游戏ID进入游戏网页。

     “哇哦,”梁妄从她身后走过去的时候,意外瞥到那个用户名,“小兔子乖乖?你确定?”

     沈星繁没来得及理他,一级页面上整齐排列着几个视频,每个视频下面标注着拍摄日期,上传人员ID,还有一个大概是火热程度或者推荐指数的数字。

     池寻看着那三个数字,忽然想到了秦争的日记。

     8.03.

     晴天。

     在世界的顶端,有一棵蓬勃生长的树,树上长满金子做的叶子,要手握巨人的三根胡子,才能找到钥匙。

     N54.

     9.17.

     晴天。

     四十个人,芝麻开门,喊出咒语的时刻,太阳从东方升起。女巫无所不知,宝藏藏在强盗穴里。除了阴暗,你千万要注意,别对任何人说起。

     N327.

     10.21.

     多云。

     海王的六个女儿,最小的一个最美丽。利刃将化作泡沫,用歌声来换取。你要将自己毫无保留的交出去,人鱼才会相信你。

     N621。

     11.16.

     小雨。

     那只不会飞的鸭子,小意达的花儿。云上的羽毛是白色,要跨越。你知道这一切并不是你决定的,是我选择的你。

     N899.

     8.03,9.17,10.21,11.16,拍摄日期。

     蓬勃生长的树,手握巨人的三根胡子,找到钥匙……喊出咒语,宝藏藏在强盗穴里……千万要注意,别对任何人说起……利刃将化作泡沫,要将自己毫无保留的交出去……跨越,是我选择的你。拍摄内容。

     N54,N327,N621,N899……人数。N,number。

     人数……池寻看着屏幕,意识到时间差,秦争在死前记录的最后一个数字,他当时不会知道自己把视频传上来之后会有多少人推荐。能记录下人数是因为……

     那是直播。

     秦争死的时候,玩塔尔塔罗斯的那些玩家,都在看着他。

     N899,八百九十九个人,见证了秦争的死。

     “池寻,”沈星繁食指轻轻擦着回车键,“视频没办法打开,点的时候会弹出要去下载手机app的界面,现在要看吗?要看的话我就黑了它。”

     “不用,”池寻看着那个全黑的屏幕,忽然明白整个事情,“我们要看的东西在手机上,下载它。”

     两分钟下载安装完成,沈星繁打开游戏,塔尔塔罗斯跃动了一下,界面加载完成,黑色背景下,两个选项。

     Player。

     Watcher。

     “这是……?”沈星繁还没看明白,player她懂,watcher?你画我猜呢?开了房间还可以有人在旁边看着?

     池寻没说话,他略过她,食指点了一下watcher那个选项。

     画面瞬间变化,黑色的背景崩碎开来,就像屏幕被击碎,黑色的碎片反射着银光四下飞溅,隐藏在之后的金光骤然闪耀。

     一瞬间,好像有沉睡千年的亡灵觉醒,带着排山倒海之势而来,与你签下一份契约。想要窥测它的神秘,决不能背弃与它的誓言。

     几秒钟时间,动荡的屏幕安静下来,依旧是深色背景,右上角是一个玩家排名,三个名字从上至下,依次列在上面。

     蒙奇·D。

     贝尔女巫。

     若我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