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利刃01
    叶辰先察觉到不对,沈星繁还在那边没心没肺地戳着手机屏幕,按键音砰砰砰直响,叶辰偏过头去看脸色越来越狰狞痛苦的梁妄:“梁妄?你没事吧?”

     池寻隔得远,听到叶辰的询问才转过目光,待看清梁妄的表情,他愣了一下,然后急得踩着桌子就想去够他。

     梁妄在同一时间,推开眼前的碗盘,转身冲了出去。

     “梁妄!”

     韩冽反应惊人,但也没法去追梁妄,他要先把那个一只脚已经踩上桌子的池寻拽下来,还要绕过挡在他前面的沈星繁和叶辰。梁妄迅猛如虎,这么一耽搁他来不及及时拦住他。

     “追吗?”

     池寻被抱下来放回了椅子上,蹙着眉头回忆刚刚梁妄的脸色。

     他和梁妄共事了很长一段时间,梁妄是很正统的那种警察角色,正义、坚强、正常限度内的暴躁,梁妄和他不一样,在目的初衷这方面他更接近于韩冽,他们当警察办案子就是为了探求真相寻求公正帮助别人,这种初衷很单纯,越是单纯的东西越是坚不可摧,很少有什么事情能够彻底摧垮梁妄这样的人。他需要的只是常规的心理咨询与调查,一切都会被控制在合理的限度内。

     池寻和他是同事也是朋友,他不需要刻意观察就知道他的心理状况。

     其实二组这些人里,韩冽不必说,他简直是钢筋铁骨铸起来的一颗心,无坚不摧;唐暮歌冷酷无情出了名,他从大学第一次上解剖课时就能手都不抖,一眼不眨地看着刀刃剖开下的血红器官;沈星繁看似有情实则无情,她最温柔和坚定的感情都给了Turing,别的什么东西都伤害不了她;叶辰内心有支撑和信仰,她有一颗非常柔软的心,很容易感同身受,但很难被摧毁。

     可是梁妄刚刚的表情,分明是一个已经被摧垮的神情。

     什么东西能够摧垮梁妄?在韩冽到来之前,他在警局声望很高,又有资历,大家都以为他会成为重案组的组长。那些沉重的事情,梁妄平时绝无可能隐瞒下来,池寻是什么人,只要他想,梁妄昨晚吃了什么饭他都能看出来,何况是这样一件事情。

     只有一个可能,那是很重的一道伤口,而梁妄忘了它。它没有愈合,只是被人封了起来,今天雪化了,梁妄才猛然地感觉到疼痛,痛心疾首,几乎要了他的命。

     这样的事情说来古怪,但是心理学上做的到。

     池寻很快想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先不要追,我们等一等。”

     第二天上午,正常上班时间,梁妄没有来。沈星繁窝在电脑前喝奶茶,偷偷打了好几个梁妄的电话,但是无人接听。

     半个小时之后,唐暮歌白着一张脸进办公室:“我去了梁妄那儿,家里没人。”

     事情至此,池寻倒还没觉得十分意外,他拍了拍沈星繁肩膀:“调一下梁妄档案。”

     被池寻这样说,查的档案定然不是明面上的那些,而是梁妄真正的资料。沈星繁犹豫了一下,对人露出一个惨兮兮的卖乖表情:“局长之前跟我说,要是我再敢黑警局的系统,他就直接把我踢出去。”

     池寻一挑眉头:“那就别让他发现。”

     沈星繁无奈,只好动手。她其实不怕局长的命令,她只是不想调查自己的同事。韩冽、池寻、梁妄、唐暮歌、叶辰、还有她,他们这几个人在一起,工作、生活,不说亲密无间,起码是不互相怀疑猜忌的。

     调查梁妄这种事情……

     但她也知道别无选择。他们想要帮助梁妄,就必须要知道他的过往,即便是那些他不想透露出来的尘封多年的秘密也一样。

     十分钟时间,沈星繁把封存的电子文件调出来。

     梁妄:2004年警官学院毕业;2004年-2006年,K局爆破组;2007年-2016年,K局刑侦大队一队;2016年-至今,K局二组。

     “06年……发生了什么?”池寻盯着空出一年的时间,“查一下这一年,是请假还是什么?为什么07年他就忽然调到了刑侦这边。”

     “嗯。”沈星繁应了一声,继续在数据库里搜索,一扇一扇设置权限的门被她作弊一样打开,可是她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没有原因……调动函是局长亲自签发的。”

     “局长签发的调动函?”池寻想了想方局的那张脸,觉得还是内部调查比较方便,“查一下06年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星繁查询、删选,结果是0.

     如果那一年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么……有人删掉了它。

     “我们去查纸质版的资料。”

     K局所有重要文件都有纸质版备份,保存在警局-1楼。隔壁就是停尸房。进入档案室有三道安检,电梯入口处的实时监控,二十四位数每日更新的密码锁,管理员。

     走正常程序是要局长签字,拿着条儿就可以一路畅通,但是看池寻现在这个样子,很明显不准备走寻常路线。

     沈星繁往身后一靠,警惕地看着池寻,一面询问韩冽:“博士是疯了吧?”

     她到底要见识到池寻的真面目,以前有人评价过他,以池寻这种找事儿的功力,如果没有韩冽在他身边护着,他大概活不过三周。

     池寻说做就做,于是整个二组都被调动起来。

     唐暮歌在法医室配药,做完装进小玻璃瓶里。中午外卖小哥推车进来的时候,刚到电梯口,就被人撞了一下,“哎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鸭舌帽下面一张极漂亮的脸,两眼弯着冲人笑,看上去极为真诚。外卖小哥也不能真追究他,只说了一句让他小心。与此同时,他身后有人走过去,挑出某一个饭盒,打开来将瓶子中的白色粉末倾倒进去,又轻巧合上。动作轻柔敏捷,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小哥再转过身的时候,只看到旁边有人走了过去,没有察觉到自己手下的某盒咖喱鸡饭已经被添加了特别佐料。

     唐暮歌配完药,外套一脱,进电梯下到二楼,警局法医室正有人推着车子出来,唐暮歌冲人打个招呼:“刘法医。”

     “哎,”刘法医停下来,“你怎么到这儿来了,有啥事?”

     “我刚才好像听谁说局长叫你。”唐暮歌心理素质极佳,说起谎来眼都不眨。

     “哦哦,行,哎呀……我这具尸体还等着送下去呢。”

     “我替你吧。”唐暮歌对人笑了笑,好看地几乎让人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