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归墟07
    韩冽和叶辰到了医院,跟护士询问上官宁的情况,进了病房,见他已经醒了,侧躺在床上看着窗外。

     几千一天的病房,环境很好,桌上高颈的玻璃瓶中插着一束新鲜的葵百合。

     “上官先生。”韩冽出口。

     上官宁好似被吓了一下,“啊,”他看着这两人愣了片刻,微微笑道,“韩警官,叶警官,请坐。”

     “感觉如何?还好吗?”叶辰自然而然承担起跟人寒暄的责任。

     “还好。”

     “可以跟我们说一下着火时的情况吗?”

     “我……”上官宁坐起来,咳嗽了一声:“中午吃完饭回到家,在书房看了会儿书,觉得困,大概睡了一会儿,然后我就被烟呛醒了。我就……想往外跑,但是厨房的火太大了,挡住出去的路,我跑回书房,拿手机报了火警。”

     “你有注意到屋子里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或是有什么人吗?”

     叶辰的话像是戳到了上官宁的某根神经,他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痛苦起来:“其实我……我前几天就觉得不对了,感觉屋子里好像一直有人,我……我能听到女人说话的声音。”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几乎带着恐惧的哭腔,然后抬起头来面目狰狞地望着他们,“是诅咒!这一切都是诅咒!”

     外面的护士听到动静连忙跑了进来:“病人需要休息,两位警察请出去吧。”

     叶辰和韩冽对视了一眼,跟上官宁最后交代了两句好好养伤,就跟着护士出了门。

     “你觉得……他说的是真话吗?”叶辰从窗户向里看了一眼,上官宁低着头,看不清神色。

     “这是池寻负责的东西,上官宁报警的时间不对。”

     “时间?”叶辰抬头想了想,把事发的时间捋了一遍。

     “上官宁说,着火时他睡着了,是被浓烟呛醒的,我们从门口的监控上可以看到着火的情况,能够达到把人呛着的程度,最早是14:50,随后上官宁跑出书房,被火势阻挡,再跑回书房,我们姑且算中间没有犹豫的过程,只花了两分钟,那么他拨打电话的时间最早应该是14:52.”

     听韩冽解释完,叶辰反应过来:“但他的电话是14:46打出去的。”

     “是,”韩冽垂下眼,“他着急了。要给消防留路上起码15分钟的时间,虽然当时火势刚起,他还是把电话拨出去了。”

     “几分钟的时差……”叶辰皱眉,“他为什么要说这个谎话?”

     韩冽摇头。

     谎话自然是为了隐瞒真相。上官宁在隐瞒什么?

     池寻和梁妄回来的时候沈星繁还在调整视频,嘴上叼了根pocky,远看像个不良少女。

     “呦,你们回来啦,博士来看一下这个视频,是上官宁家门口的监控,头儿好像觉得它有什么问题。”

     池寻走过去看电脑屏幕,梁妄进法医室找唐暮歌交流尸体的情况。

     视频还是从上官宁到家时开始播放,从包里拿出钥匙,打开房门,进屋。

     “等一下。”池寻突然叫住。

     沈星繁把视频停下来:“怎么了?”

     “这里……”池寻似乎犹豫了一下,“倒十五秒钟,调一下清晰度。”

     “哦,好。”虽然不明白,还是照做。

     两分钟调好,倒回上官宁开门的时候。

     “这里,放大。”池寻点了点屏幕,屋内的一个地方。

     沈星繁将画面调出,一张女人的脸渐渐从黑暗中显现出来。长及脚踝的长发遮盖住半张脸,惨白的面孔对准门口正要进去的上官宁。

     “我去!”沈星繁惊吓之下,差点从椅子上栽了下去。

     “唔……”池寻淡定地摸着下巴琢磨。

     “大哥,”沈星繁哭腔,扒着池寻衣角,“太可怕了,你说找杀人犯这事儿我还能接受,直接到了灵异事件我真的承受不来啊。”

     唐暮歌和梁妄听着声音出来:“怎么了?”

     池寻跟人指了指屏幕。俩人过来以后,梁妄也叫了一声:“我去,这他妈_的太渗人了吧。”唐暮歌倒饶有兴趣的凑过去仔细看了看:“啧,恐怖电影标准角色啊。”

     “还是日韩的。”池寻淡定补充。

     “诶?”沈星繁捧起桌上奶茶喝了一大口,从尾暖到心,好歹平复下来,“这是假的?”

     “投影设备就能办到吧。”池寻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怕啊。”

     沈星繁苦着一张脸:“你们都不信这个,所以不怕啊。”

     “谁说的,我挺信的,这世界上神秘的东西总是吸引人的。”唐暮歌低头摆弄了一下手机,“你看,也没什么可怕的,大多数都是这么一个模子出来的。”

     沈星繁偏头,就看到手机上一整页女鬼的照片。

     沉默片刻,嗷一嗓子窜了出去。

     在门口恰撞上回来的韩冽和叶辰,叶辰伸长胳膊就把人捞了过去:“怎么了,你跑什么啊。”沈星繁埋头嘤嘤嘤。

     池寻笑着解释,韩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还记得上官宁跟我们说了什么?”

     “上官宁?”叶辰想了想,“哦,他说这几天他总觉得家里面有人,他能听到女人说话的声音。”

     “正好能和这个对应上。”韩冽偏头看池寻,“你怎么想?”

     “我?”池寻笑起来,“我觉得……戏演过了。”

     上官宁导演了一出家中女鬼想要杀死他的戏码,为了加剧所谓诅咒的真实性。

     “一直强调诅咒,是为了什么?”

     “为了钱吧。”梁妄收到一条短信,嘲讽笑了笑,“不知什么人把消息放出去了,说是这批沉船上捞出来的都是远古文明的东西,现在黑市上价格翻了一番。”

     又回到了文明啊……那个以蛇为图腾的文化,到底是什么呢?

     蛇在地球上的出现,比人要早得多。30多亿年以前,地面上开始有了最原始的生物。经过长期的进化,生物种类从简单到复杂,从低级到高级,从水生到陆生,到了距今大约3.4亿年前后,出现了真正的陆生脊椎动物,这就是爬行动物。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类动物越来越多,种类和数量都达到了最高峰。在这个时期里,兽类和鸟类的祖先先后从爬行动物的原始种类中演变出来,蛇和蜥蜴的亲缘关系最为密切,它们是近亲,蛇是从蜥蜴变来的。在蜥蜴的原始种类里面,有一部分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适应了新的环境,四肢逐渐退化,形成了一些新的特征,变成了蛇,蛇是爬行动物中最年轻的一个分支,也是最后登上生命舞台的适应性很强的爬行动物。最早的蛇类化石发现在白委纪初期的地层里,离现在大约有1.3亿年。

     在原始部落中,以蛇作为图腾的氏族也很普遍。据摩尔根《古代社会》中的记载,在美洲印第安人里面,就有9个部落中有蛇氏族,有的甚至以响尾蛇作为氏族的图腾。在澳洲的一些原始部落中也是这样,特别是华伦姆格人,还要举行一种蛇图腾崇拜的仪式。参加这种仪式的人,用各种颜料涂抹全身,打扮成蛇的样子,模仿蛇的活动姿态扭动身体,且歌且舞,歌唱蛇的历史和威力,以祈求蛇神赐福保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