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归墟08
    沈星繁晚上在小区的麦当当买了汉堡、炸鸡、薯条,哼着歌提溜着进楼。

     按下电梯按钮,看它从十一楼慢慢降了下来。无声打开,里面是暗白灯光,空无一人。她今天下午被好一通吓,犹豫了片刻走进去。

     面朝门站着,想了想,又后退到角落里,靠着电梯壁。

     寂寂无声,显示屏上的红色数字从1变成2,变成3,一直到……5.

     门缓缓地打开,她呼出口气,正要往外走,就见外面一片黑暗之中,一张苍白人脸猛地向她扑来。

     “啊!!!!!!!”

     韩冽接到电话的时候,池寻正洗完澡出来,糊弄着擦头发看他:“怎么了?”

     “星繁那边出事儿了。”他接过毛巾,给他把头发擦干。

     “诶?”池寻本来有点儿困,一听这话脑袋立马转了过去,“她怎么了?”

     韩冽把人脑袋给扭过去:“你安分点儿。”仔细擦干了拍拍他肩膀,“穿衣服走。”

     路上给他解释了缘由。

     到了保安室,就见沈星繁一脸苍白坐在沙发上。看见韩冽他们来了,跑过去一头栽怀里:“真的太吓人了!”

     池寻给人顺了顺毛,然后两手捧过她的脸:“来我看看。”

     唐暮歌、叶辰过来的时候,池寻还在给她做心理疏导。“没什么大问题吧?”叶辰坐过去靠着她,“哎呦我的小可怜。”

     池寻又说了几句,抬手摸了摸她侧脸:“没什么问题。你留在这里陪她,我们上去看看。”

     沈星繁颇可怜地吸吸鼻子:“你们也小心啊,诶?梁妄呢?”

     “别担心他,”韩冽看了眼腕表,“爆破组有事儿,临时把他叫去了。你是坐电梯上楼的?”

     “嗯。”

     于是三个人就进楼上了电梯,站电梯里池寻偏头看着监控:“那人应该会走楼梯上去吧。”

     “那就只有小区门口的一处监控了。”

     “我猜八成他没走小区正门。”池寻抱臂笑笑,待楼层显示到了5楼,正要出去,让韩冽、唐暮歌一人一胳膊给拽了回来。

     韩冽瞪了眼人,唐暮歌也低声交代了句:“小心点。”

     电梯门完全打开,外面漆黑一片,声控灯,韩冽一脚踏出观察了外面,确定没有危险,拍了拍手,灯光亮起。

     池寻跟在后面出去,搓了搓鼻尖儿:“他肯定不在这儿了嘛。”

     电梯出来后,左边延长出去是住户,右边有一小块儿拐角、墙上是窗户。

     “星繁到的时候,楼道里是黑的,所以鬼影特别清楚,应该和上官宁家里的把戏一样,用了什么投影设备。”池寻眯眼看着楼道,倒着又退回电梯里,“嗯……这个角度……”他走出来慢腾腾走到最右边的拐角处,“应该是放在这里的吧。”

     唐暮歌跟着走过去,蹲下来检查地面:“这儿,有划痕,还有……”他指了指墙根下面由于不常有人走而积下来的一片灰土,“半个脚印。”

     后脚跟的半个鞋印,清晰地印在上面。

     “挺新鲜的嘛。”池寻把它照下来。

     “为什么找上星繁?”

     “大概是着急了吧,本来想从二组做突破口,把诅咒的消息放出去,结果我们久久不提这个事情,只当做普通刑事案件处理,为了显得更真实,只得找上门来,而二组最容易受影响的人……也就是星繁了。”池寻颇同情地摇头,要是他们找的是唐暮歌,他大概会兴奋地冲出去抓鬼吧。

     回到保安室的时候,沈星繁的脸色已经好了两个度,叶辰不知道从哪儿给她搞来了一杯热奶茶,她捧着纸杯小口小口嘬着,看着他们还挥了挥手:“你们回来啦。”

     “恢复的挺好,”池寻揉了揉她的脑袋,又偏头看了一眼奶茶,“元气蜜豆?很厉害啊。”

     “女孩子吃了甜食就会开心嘛。”叶辰抱臂懒散站在一边,胯骨抵着桌子。唐暮歌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你知道今晚这事儿是没有鬼的,只是有人搞鬼,以防万一,你今晚……去暮歌家住。”池寻说完,沈星繁和唐暮歌都愣了一下。

     “去他家?”

     “去我家?”

     “有什么问题?”池寻看着两个人,眼中带着一点天然笑意。

     “我们俩……”沈星繁瞠目结舌,“我们俩孤男寡女不太合适吧?”

     “大家都是革命战友,关键时期不要拘泥于细节。”

     “喂喂喂你是梁妄附身了吧???”沈星繁思路乱成一片,惊慌地拽住他的袖子,“这语气活脱脱的就是他啊???”

     “老梁同志说的话有时候也是对的,你不要看不起老同志嘛。”池寻一副为了大局着想的模样,深沉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唐暮歌倒是反应了过来,今晚不能让沈星繁单独住,最保险的就是和组员待在一起,叶辰是女孩儿,极易成为攻击目标,池寻和韩冽的房间不方便,这么一排除……还只剩下自己了。

     沈星繁又被池寻逗了一会儿,终于认清形式,回家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和唐暮歌一块儿回了他家。

     “哇,”沈星繁进门之后拘束站在门口,没敢往里走,“你这房间……很性冷淡啊。”

     唐暮歌的房间干净的好像法医室,每样东西都在应该在的地方,一点儿杂乱的东西都没有,整体黑白灰三色,很协调,很……

     沈星繁皱了皱眉头,为什么觉得,很寂寞呢?

     “谢谢夸奖,”唐暮歌屈身从鞋柜里给她拿出拖鞋,“进来吧,要不要喝点酒?”

     “诶?”沈星繁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太棒了!有什么!”

     “Chardonnay。”唐暮歌接过她的背包放到一边桌上,“你先在沙发上坐着,我给你拿酒。”

     “好嘞~”沈星繁欢呼雀跃,蹦跳着往灰色沙发里一靠,“天呐!”她忽然坐直,扭头去看,“这是它们家近年出的那款沙发?”

     “嗯?”唐暮歌从酒柜前侧身看了一眼,“嗯。”

     “我觉得它们家沙发超舒服!”沈星繁整个人转了一圈正对沙发坐着,“我前前前个租的房子里就买了一个它的沙发,那是我那个房间里除了电脑最贵的东西了……今年这个好像也很贵吧。”

     “还好,几万吧。”唐暮歌一手拿酒,一手夹着两个酒杯走回来,几万块对他来说不算是无所谓的钱,然而画在好东西上毫不吝惜,他给两人各倒了一点,将酒杯递给她,“干杯。”

     沈星繁接过酒杯,跟人轻轻一碰:“干杯。”

     浅浅一口,“啊——”心满意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