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七宗罪09
    拿出照片后工头很快认出人来,“呦,他啊,在我们这儿干了几个月了,结果前几天不知道为啥,就没再来了,这个月工钱都没领呢。”

     “他是不是没事不怎么说话,但是其实脾气很大,一旦有人惹他,就会往死里揍人。”池寻偏过头,看了看他身后的建筑工地。

     “是啊,”工头吃惊,“你认识他?”

     “知道他住哪儿吗?”池寻去查看线索,留下韩冽询问。

     “不知道啊,”几个人面面相觑,“大家下工了都挺累的,谁顾上看他呀,再说他又不常跟人往来,也不跟人一道吃饭啥的。”

     “他出了这儿一般都往哪儿走?”

     “那儿。”之前开口的小个子男人出来指了个方向。

     “嗯,他平时负责哪一块儿。”

     “我带你们过去。”工头带着韩冽往里走,最后停在了池寻停的地方,“……警察你咋啥都知道?”

     “所以才能保护你们么,”池寻随意回答了一句,蹲下来检查高博留下的一些琐碎的东西。

     那边梁妄和叶辰也已经到了小区。“这可怎么着啊,分头吗?”梁妄叼着冰棍看分区,池寻画的方位大致涵盖了三个小区。

     “直接问门卫吧,有照片又有池寻给的特征,挺好认的。”

     叶辰出马,毫不费力,没有任何男人会拒绝他。

     “嗨小哥,有没有见过这个人?”叶辰笑眯眯往门卫室窗口一靠,正低头玩手机的门卫刚想撵人,抬头看到这么一张美艳的脸,立马把嘴里的话咽了回去,“呃,什么人?哦哦哦,我看看。”边说边把头凑过去,眯眼仔细瞧照片,“嘶……好像……有点眼熟?”

     叶辰给他描述了一下高博的行为特征,门卫一下子想了起来,“哎呦,就是他嘛,住37、38栋那边儿,每天都挺晚回来的。哎哎哎,小赵!你过来一下!”他忽然向旁边打了个招呼,“这是物业的小赵,你们再问问他。”

     小赵走了过来,好奇看看梁妄他们:“啥事?”

     “警察同志办案,那个,你,那啥,协助一下。”门卫挺热情。

     叶辰又把照片给他看了看,小赵倒是认的很快:“呦,他嘛,我记得,脑子好像有点问题,租的是37栋504的房子,物业费总不及时交,他咋了?”

     “带我们去看看吧。”

     小赵没怎么犹豫,就拎着钥匙陪他们去了,大概也被高博总不及时交物业费的事情弄的头疼,叶辰让他开门,他想也没想,就把钥匙给了他们。一面还跟在他们身后嘀咕:“我就说嘛,这个人,天天阴沉沉着一张脸,肯定是有点问题的。”

     此时已是黄昏时分,屋子里厚重的黑色窗帘全部拉着,只有暗黄色的光从帘布的缝隙中钻了进来,整个屋子阴沉晦涩,一瞬间沉沉地向人压了过来。

     “哎呀,这人是个变态吧?”小赵干干脆脆地躲在梁妄后面。

     几天没有通风,屋子里有股发酵的味道。

     梁妄先进屋看了一圈:“安全。”叶辰跟着进去拉开了窗帘,又把窗户打开,午后温暖的风吹进来,把有些浑浊的空气席卷出去,阳光照着空气中浮浮沉沉的细小尘埃。

     屋子不大,除了和厨房混在一起的客厅,也就只有一小间卧室和一小间卫生间。梁妄收了枪,和叶辰一起仔细检查了每个地方。

     “弄得还挺干净。”什么也没搜到的梁妄坐到床板上。叶辰抱臂看着整间屋子,“有点过分了吧。”

     “怎么?”

     “床铺都是收拾走了啊。”

     “呦,这有问题吧?”

     “必须啊。”叶辰拿起电话给池寻拨过去,简短交代了房间情况。

     “铺盖都搬走了?”池寻还站在尘土飞扬的工地里,搓搓鼻尖,没忍住打了个喷嚏,韩冽拉着他胳膊把他往旁边一拽,“跟星繁说位置,让她查一下监控,咱们警局碰面。”

     “怎么样?”

     池寻好像还有点不太舒服,揉了揉鼻子,一边往车那边走,“老鼠搬窝了。”

     “等会儿,”韩冽叫住他,两手捧起他的脸,低头认真地看着人。

     倒是池寻先有点儿不好意思:“干嘛啊你,这么多人呢。”

     韩冽从他睫毛上拨掉一点脏东西,“没感觉?”

     池寻眨眨眼,然后推开人踉跄一跤转身上车:“没来得及呢。”

     留人在他身后无声笑笑。

     沈星繁收到了地址即刻去查,等韩冽他们两行人到达的时候,她已经趴在桌上开始吃薯条。

     “老实交代,哪来的薯条。”叶辰凑到去脸冲她一张嘴,示意喂一根。“啊——”

     梁妄也凑过来,不管自己没洗手,抓过一根就塞嘴里,毫不见外:“小沈同志,还有汉堡吗?”

     “喂喂喂,”沈星繁拍掉梁妄不老实的手,“这是楼下法医室送来的,小姑娘给暮歌,但是暮歌不吃,我就吃了。”

     梁妄:“法医室……?”

     叶辰:“小姑娘……?”

     韩冽:“监控调查的怎么样?”

     “哦!”沈星繁迅速把监控调出来,几个镜头间切换,“喏,他从小区出来,左拐,进入梧桐街,沿着街道走,拐进巷子,从巷子这头出来,上了灵秀路,沿着灵秀路……消失。”沈星繁耸了一下肩,“他进入了监控死角。”

     “反侦察意识,”池寻站韩冽身后跟着看完,点了点头,“明天再继续分析,都这个点儿了,大家吃点东西,早点休息,明天早点过来。”

     “好嘞。”梁妄打了个哈欠,“小沈,送你回去?”

     “好~叶辰呢?”

     “我有人接呀小妞。”叶辰冲她晃晃手机,“先走啦,大家晚安。”

     “wow,”沈星繁望着她的背影,自愧不如。

     梁妄的目光在两个人间转了一转,深沉地拍了拍沈星繁的肩膀:“这对比也太残忍了,你就和没发育完全似的。”

     第二天早晨还是韩冽、池寻最先到,沈星繁咬着包子进来的时候,看见人已经齐了,韩冽和池寻在韩冽的隔间讨论什么,叶辰捧着咖啡站法医室门口跟唐暮歌说话,梁妄叼着烟,边打呵欠边看手机。

     “大家早上好~”

     池寻正好说完事情,向这边摆了摆手,推门出来:“星繁查一下这个范围内的桥洞、废弃工厂这些可以短期居住、没人管理的地方,我们今天排查一下。”

     背着行李,高博不准备去需要登记或容易找到的旅馆;为了躲避侦查,他会去步行可至的地方。

     “好。”沈星繁三两口把包子解决掉,打开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