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五章 利刃17
    日记诸如此类,详细记述那个男人同情人在一起一点一滴的细节,读来琐碎平淡,却让人莫名心惊。叶辰尚不了解,但如果池寻在这里的话,就会跟她分析,这本日记中一字一句,都暗含着怎样的情绪,多么的波涛汹涌。

     深海逆流。

     所有的情绪慢慢积累,最后变成了彻底的爱与恨,面目全非,失去本来的意义。那女人是踏着这样的情绪,一步一步地走向疯魔。

     日记的最后一章。

     10.10

     今天肖谦挂了我的电话,在我询问他为何连续几日没回家的时候。

     相识数载,今日才知他变脸技巧,这边对我如此无情,转头却对那女人温情脉脉。

     而事情发展至此,我渐渐对我们的过去产生疑惑。那些所谓的恩爱瞬间,究竟是真是假。

     或者,是我们从未经历过。

     一切不过想象而已。

     今晚肖谦做了大酱汤。

     在盐水中加入少许油,将蛤蜊放入,吐干净沙子,放入开水锅中煮,盛出,热油锅中炒洋葱丝、牛肉,倒入蛤蜊汤,加两勺大酱,水开后加入土豆、豆芽、蘑菇片,加盖焖一会儿,倒入豆腐块、蛤蜊、牛肉,盛出后加青红辣椒。

     依旧是我教的做法。我曾要他学,既然他这样喜欢吃。当时他是怎样回答的?

     哦,他说,愿意永远都吃我做的。

     然而我们没有永远了。

     我这一生并未伤害过他人,何以至此。

     若是我没有错,那错的必然是肖谦。

     既然有错,那便以死赔罪吧。

     肖谦,现在你将永远陪伴我了。

     叶辰把平板还给沈星繁:“我读着……真是……”

     “嗯?”沈星繁也没管她没有发表完评论,在这阴冷潮湿鬼气森森的环境中竭力把自己缩成一团,“所以我们来这里到底要找什么?”

     “现在还能作为谜题值得找的……是那具一直没被找到的尸体吧。”

     “尸体?”沈星繁反应了一下,“她男朋友的?不会吧,当年警方都没找到,现在过了这么久,现场早就被破坏掉,什么线索都没了,我们还怎么找?”

     唐暮歌拿过平板轻轻敲了她脑袋一下:“闭嘴,玩连连看。”

     沈星繁万分委屈:“我这是正常人在这种情况下的正常反应。”说完她想了想,往叶辰身边一拱:“喂,叶辰,我觉得你今天晚上也不太正常,不如你分析一下,她会把背叛了自己的前男友的尸体藏在哪里?”

     “……我怎么分析?”

     “你从她的角度去分析一下嘛。”

     唐暮歌适时插嘴:“能把一起出轨事件上升到刑事事件,我觉得她已经有心理疾病倾向了。分析一个精神病人……她又不是池寻。”

     沈星繁面色诚恳:“那你从女人的角度分析一下啊,”说完还淡定补了把刀,“反正陷入恋情的女人大多和精神病没什么两样。”

     唐暮歌在叶辰暴走之前果断抱腰把人拦住:“星繁你快跑我掩护。”

     沈星繁十分配合地抱住叶辰大腿,对着唐暮歌声嘶力竭:“不!要走我们一起走!”

     叶辰沉重扶额:“你们两个严重干扰了我的思想。”

     “……我们的战友情深?”

     叶辰对她露出一个极虚伪的笑容:“不,你们的存在。”

     沈星繁捂着破碎的心躲到一边:“所以尸体可能会被藏到哪里呢?安枝日记的最后一句话我觉得有点意思,‘肖谦,现在你将永远陪伴我了。’,永远陪伴……那时候安枝还没有自杀,她说的‘现在永远’,也就是从那天起,他们俩就一直在一起了……他们俩……怎么一直在一起了?”

     叶辰听她讲着,一面开始观察整间屋子,既然说是谜题,必然是可以得到解决的,不然出了这样的题就没有意义,这间屋子……一定有什么线索,即便在后来换了不同的人居住,也能够留下来的线索。

     那么……不应该是桌椅……而应该是……更为稳固和长久存在的。

     “对了!”沈星繁突然出声,“永远在一起……她会不会是把他煮了吃掉了?”

     这个猜想一说出来,叶辰都愣了:“……还说你不看鬼故事?”

     “……这是新闻报道好吗!”

     一直沉默的唐暮歌忽然开口:“你们闻到什么味道没有?”他吸了吸鼻子,边说边顺着气味向里面走,直至走到一间紧锁的房门前。

     老式的房子,门锁还是插销,唐暮歌手放上去的时候,内心觉得不安,动作顿了顿。

     后面的沈星繁经他提醒,也察觉到了味道:“暮歌,是什么?”

     “四氢噻酚。”唐暮歌声音压的很低。

     “四氢噻酚?”沈星繁没听懂。叶辰却一下子明白了。

     四氢噻吩,主要用作城市煤气、天然气等气体燃料的赋臭剂即警告剂。也可用作医药、农药和光化学品生产的原料。目前,按国际标准要求,城市煤气、天然气等气体的赋臭剂必须使用四氢噻吩。

     它的存在代表着……

     唐暮歌猛然转头:“快走!”

     显然那个屋内已经被提前放置好泄露中的天然气罐,以外面的气味推测,里面的密度已经使整个房间接近于一个大型天然气罐,而对方设置这样一个东西,绝不会只是让他们闻闻味道而已。

     “可是我们还没有找到线索!”叶辰握了一下拳头,“让我再检查一下!”

     她说着,迅速开始检查房间的墙壁、地面。

     而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天然气慢慢渗漏,地面上安静地躺着一个手机。

     叶辰最后停在那个关着门的屋子前。

     也许就在这里。

     想要得到真相,就要肯冒险,对方报的也许就是这样的打算。

     心理战。

     “……叶辰?你别发疯啊?”沈星繁愣在后面目瞪口呆,而唐暮歌二话不说,大步跨过去直接将人扛到肩上。

     “……我去???”沈星繁彻底蒙了,唐大仙平时一阵大风就能吹倒的样子现在竟然瞬间化身梁妄?

     “傻愣着干吗!快走!”唐暮歌咬着牙,边走边叫她。

     “哦哦哦!好!”沈星繁连忙跟上,被扛着的叶辰还不放弃,“万一就在里面呢!”

     唐暮歌大吼:“你想死不要拖着我们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