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 利刃18
    他们跑到三楼时,手机铃声响起。

     楼顶哄然爆炸。

     沈星繁正下楼梯,只觉楼层一晃差点摔下去,身后的唐暮歌连忙拽了她一把。

     几人加速,好歹赶在这危房再发生点什么变故前冲了出去。

     冷风迎面吹来,简直焕如新生。

     沈星繁也懒得顾及什么,捂着脸往雪地里一跪,半晌掏出手机拨打火/警电话。

     唐暮歌本来心脏就不好,很难负荷高强度的活动,此刻站在那里微微弓着身子,慢慢地喘匀气息。

     “对不起。”他偏过头去,看叶辰在这雪色下,瞳色如墨,眼泪在瞳仁里像化学试剂一样弥漫开来,冷静又黑暗,悲伤掩于其后。

     他的心脏仍旧一阵阵不规律痉挛,但他站直了将叶辰抱过去,“叶辰,真相固然重要,但我不能为了一个可能存在的真相,牺牲身边切实存在的人。”

     叶辰的脸埋在他的脖颈处,小声地又重复了一遍:“对不起。”

     打完电话的沈星繁盘着两腿坐在地上,歪着脑袋看他俩,慢悠悠开口:“两位,我们现在已经从悬疑灵异频道转到现代言情了吗?霸道总擦爱上我?甜蜜小娇妻?哦你这该死的小妖精?”

     叶辰抿了一下嘴唇:“不要阻止我揍她。”然后在回头的瞬间愣了一下。

     爆炸的屋子,窗户被气流冲碎,火苗不断燎出。

     安枝就吊死在那里。

     那女孩儿的身体悬在半空,脸正冲着窗外。

     “将腌制好的芽菜洗净控水,切碎……燃面做好,那女人回来了……今晚肖谦做了大酱汤……倒入豆腐块、蛤蜊、牛肉,盛出后加青红辣椒”叶辰喃喃日记中的内容。

     为什么安枝这么清楚肖谦的一举一动。

     连做菜的步骤都记录的这么清晰。

     她抬着头,看那火光映照在对面楼的玻璃上。叶辰猛然想起秦争的事情。

     然后她转身向对面跑去。

     “……叶辰!”沈星繁大叫,唐暮歌把她拽了起来,她十分沉重地叹了口气,“真是……英雄从不回头看爆炸啊……”说完认命地和唐暮歌一起跟了上去。

     他们到的时候,叶辰已经站在五楼空旷的房间中。

     听到脚步声,她回头看着他们:“我明白了。”熊熊火光映在她的眼中。

     “安枝能够记下那些日记,是因为那段时间她一直在这间房间观察他们。我们先入为主的犯了一个错误,我们以为,她自杀的房间,就是藏尸的地方,可是……长久以来她住的地方、包括她死的时候看着的地方,都是这里。”

     我们将永远在一起。

     从杀死肖谦,到自杀,在这个房间,他们确实一直在一起。

     墙面上墙纸因气温差异、空气湿度变化而斑驳,露出所遮蔽的墙面,叶辰将破碎的墙纸整个剥离下来,就展露出了原本的墙面。

     和上面油彩所绘的巨型画面。

     金发的美少年,举着蜡烛的美貌少女,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城堡外的海洋。

     丘比特和普绪克。

     永不许看我的容貌,否则我将永远离开你。

     承诺与背叛,阴谋与怀疑。

     爱情和……谎言。

     火光映照下,连丘比特的面目都扭曲妖冶。他不只是那个向人射出爱情之箭的天使,他也是骄纵而俊美的陷入爱情的少年。

     唐暮歌找到铁棍将墙壁敲开,画面破碎,终于暴/露出被塑料膜包裹着的男人尸体。

     肖谦。

     叶辰不自觉地转身看着对面的屋子,仿佛安枝就站在窗边,看着这里。

     同时有一个小的塑料包也一起掉落出来。

     “这是?”

     唐暮歌脸色惊变。

     沈星繁俯下身想去捡起来,却被唐暮歌一下子打开手。

     “怎么了?”她不解看人,发现唐暮歌脸色不对,连忙扶了他一下,“暮歌?”

     唐暮歌像被这一声唤醒,闻言突然回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那个眼神极其的森冷,他本来就是冷艳的长相,沈星繁就像是大热天的被一桶冰水兜头浇下一般,顿时被他逼的一退。

     然后他反应过来,松开了她的手,“没事。”他勉强笑笑。

     唐暮歌将那个小袋子捡起来,然后几乎是即刻地,就交到了叶辰手上。

     Methamphetamine。

     他垂下眼睛,掩饰眼内复杂的情绪。然后别开头转身出门:“我们走吧。”

     叶辰盯着他的背影,他扶着门框的手指,他略微有些凌乱的后领,甚至他短发覆在耳后的细微的弧度,然后她抬手拦住想要问他怎么了的沈星繁:“好。”

     池寻坐在窗台上,背倚着窗外漫天雪花。电话声音响起的时候,他正在翻《摩托车维修技术与禅》,听到声音立即跑过去按下免提。

     “喂?”

     那边是经过处理的古怪声音:“池博士?”

     “……是你们。”

     “是啊,是这样的池博士,你们到目前为止做的都很好,所以我要送给你一份礼物。”

     池寻的食指轻轻抚着桌面,“你知不知道,有些战争,除非一方死尽,否则不会了结。”

     那人很明显停顿了一下,“你在威胁我?”

     “是你们先威胁我的,韩冽呢?”

     “池博士,期待看到你发现韩冽尸体时的表情。”

     电话被挂掉。

     池寻慢慢将手指握了起来,然后转身去查韩冽的位置。他的车上有定位,连接在池寻的电脑上。一面给韩冽又拨过去了一个电话,没有接通。

     他转而拨打另一个号码。

     “喂,池寻?”叶辰的声音清朗。

     “你们在哪儿?”

     “我们在回警局的路上。”

     “回来之后待在这里,不要轻易出去,查到的下一个地点是哪里?”

     叶辰看了一眼唐暮歌,“在另一个省。”

     “好,先不要去,等我回来再说。”

     叶辰敏感地听出他的意思:“你要去哪儿?”

     池寻此时已经查到了韩冽车停的地方,关上电脑从衣架上拿下外套穿上,一面大步走了出去:“我去找韩冽。”

     车上其他两人也听到池寻的话,唐暮歌快速转过头去:“他怎么去?他连辆车都没有,让他留在那里!”

     “没有用……池寻已经把电话挂了。”

     沈星繁微微张着嘴,表情茫然:“方局的车……是不是还在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