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利刃06
    韩冽和叶辰到达李梨家的时候,暮色四合,夕阳落到天边,染的云霞一片赤色。

     进入三楼,韩冽敲门,没有人回应。他掏出工具,轻巧把门撬开,侧身进入,叶辰将枪掏出来,背过身去再次扫视楼道一遍,跟着一起进去,将门轻轻关上。

     客厅的窗户开着,风吹的窗帘飘动。屋子里十分安静,叶辰吸了吸鼻子,隐约闻到了……铁锈的味道。

     她连忙拽了一下韩冽的衣服,韩冽没有回头,但侧手轻轻拍了她一下,示意自己知道。

     他们按照正常顺序依次检查了各个屋子,最后终于走到卫生间前。卫生间半透明的玻璃门关着,韩冽单手将门打开,血腥气瞬间涌出,浓烈的让叶辰滞了一拍。

     浴缸中淌着赤裸的女人,猩红色血迹自浴缸蜿蜒而下。水龙头没有关上,温热的水还在不断流淌,浴缸满了之后就溢了出来,地面上铺着一层水渍。

     那女人仰着头,脖子上插着一把铜色匕首。

     “是李梨。”叶辰看着那张苍白惊慌的脸,然后撇开目光观察插在她脖颈上的那把匕首,“这是……”她回过头去看了一眼门外,“客厅架子上摆的装饰品,一共一双两只,另一只还在架子上,这只被凶手拿来杀了她。”

     “是,”韩冽俯身将水龙头拧上,“没有准备杀人工具,凶手十分自信,而且这样的插入手法……”他凑过去仔细看了一下匕首插入的角度,“需要力气以及熟练度。凶手是惯犯。”

     “我打电话叫暮歌过来做尸检?”

     “来不及,法医那边需要的时间太多。”韩冽试了一下水温,然后小心地捻起一瓣漂浮在水上面的玫瑰花瓣,“热水一直开着,水温在三十七度左右,超过人体正常温度,无法靠温度判断尸体死亡时间。花瓣外层的细胞壁,可以保持细胞不会因过度吸水而破裂,但热水浸泡会破坏细胞壁,因此会失去保护作用,细胞因过度吸水而破裂,就导致了细胞液中色素渗出,颜色减淡,浴缸里边的新鲜花瓣都已经泛白了,这说明花瓣的浸泡时间至少在五个小时左右。”

     五个小时,叶辰默默换算了时间。

     韩冽直起身来,带她出去,“对方有意留下信息,引我们找到李梨。李梨在小孩被带走之前就已经被杀死,她并不是最终的结果,应该也只是中间的过度,是找到下一个东西的提示。”

     “提示……”叶辰走回客厅,打量整间屋子。大概是因为记者的职业,房间比起其他同龄女性来说更凌乱一些。客厅中一些零碎杂物随意堆放,书房更乱,一进去便是一整面的照片墙,世界各地的照片无序贴在上面,对着对面整整一架书架,里面塞满了书和本子。地上放着一摞一摞的杂志,只有书桌上简洁干净,只有一台笔记本,两个相机,还有……

     “数独?”韩冽拿起笔记本键盘上的那张报纸,数独这页被从报纸上单独剪了下来,9×9盘面上数字几乎都被填满,只留着三个空。

     “如果是要用数独留下信息,只要一行一列即刻确认,三个的意思……”叶辰走到他身后,跟着看了一下,几秒钟时间,她举起食指依次点过三个空格,“2,6,7.”

     然后她收回手在空中画出三个箭头:“立体空间?”

     三个箭头组成了一个透明的立方体,她凭空想象出来,却仿佛眼前有这个实物,抬手举着它,透过空气看到那个由2,6,7确定下来的红点。

     这个点……是什么意思?

     “不,”韩冽食指轻轻按住第三个数字,“只有两个。”

     “两个?”

     叶辰一下子反应过来,她转身几步走出去,看那个杀死李梨的匕首,它原本放在客厅架子上,第二排……第七个格子。

     匕首,是凶器,也是提示。

     除却7,剩下的是2,6.

     由两个数字确定的,是书架第二排,第六列。

     叶辰打开书架,从那个格子中取出一个黑皮的厚本子。

     里面是李梨做的笔记,剪裁的各种新闻报纸,搜索的各色数据,厚厚的记了一本子。叶辰一页一页翻过去,第一个笔记已经是2008的新闻,根据李梨的年纪,大概是她大学时候开始记录的。时间的印记让纸张发黄,这样往后翻下去,第六个新闻时,叶辰停了下来。

     “怎么了?”

     韩冽本来在查看李梨的电脑,听到叶辰翻书的声音停下来,回头看她。却发现叶辰一张脸如失了血色一般。

     他快步跨过去,一手接过本子,一手抚住人肩膀:“叶辰?没事吧?”

     谁知叶辰手指将笔记本抓的很紧,被韩冽这样一拽,她整个人都向前一倒。

     叶辰一向是优雅的、从容的,韩冽没见过她这样……无力的时刻。他干脆一把楼过人,另一手打开本子,看叶辰之前看的那页。

     那页上是一个2010年的新闻事件。讲的是某位年轻律师,深夜死于枪击。

     律师的名字叫做……谭相如。

     “相如……”叶辰忽然开口,她的声音很低,莫名沙哑,仿佛是用尽了力气的人,跋山涉水的,“取自诗经,‘秩秩斯干,幽幽南山。如竹苞矣,如松茂矣。兄及弟矣,式相好矣,无相犹矣。’,是祝福和希冀的诗。”

     “兄及弟矣,式相好矣,无相犹矣。”她低低地重复了一遍,然后偏过头去笑了一下,那笑容却很难过,甚至透过空气隐隐地压在人心上,“谭相如,他是我的未婚夫。”

     叶辰在B大学的物理,谭相如在同校学习法律,是他的师哥。

     那时她大二,他研一。

     叶辰自小有人追,等到大学的时候情况更甚,那些摆脱了高中学业压力的男生们如狼似虎,每天都有人堵在叶辰宿舍楼下学狼叫。她的室友们能忍受这种情形的唯一理由,是那些傻乎乎的男同学每个月送她的零食,都够开一家小型零食店。

     谭相如在这种严峻形势下追到了叶辰,可他在那之前,几乎比她还要傲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