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七章 利刃09
    最后一个星星所在的位置是……历史博物馆。

     “叶辰,星繁,下一个地方如果不出意外是……”池寻回头想跟她们说,结果话还没说完,就憋了回去。原本靠在沙发上的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叶辰?星繁?”

     他想了一下,大步走到窗边,向下望去。

     两个身影正好跑出了楼,叶辰在前连头也没回,沈星繁好歹停下来冲上面挥了挥手,然后两手搭在嘴边,对上面大喊道:“池寻!我们先去了!”

     声音淹没在风声中,一点儿没传到池寻这里。

     玻璃被风雪吹的震荡,池寻急的捶了一下窗户。

     但是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他不能走。

     沈星繁此时也很慌张。她本来以为叶辰好歹已经被安抚下来,既然已经能跟着她一块儿摊在软软的沙发上喝奶茶……应该就没什么大问题了吧?却没注意到,在池寻在地图上测绘的时候,叶辰一直紧紧盯着他手的移动,等到池寻终于定下地点,将历史博物馆圈了出来,叶辰便即刻放下杯子,一手牵着沈星繁快步跑了出去。

     并且未雨绸缪地,在沈星繁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捂住了她的嘴。

     沈星繁本来想提醒池寻,但是看到叶辰的脸色,嘴里话咽回去,立即在心里对池寻道歉:对不住了啊博士,叶辰现在这个表情……实在是一个要命的样子啊。

     梁妄曾经夸她,沈星繁这个眼力见儿,抗战时期绝对死不了,大概还能赶上奋勇崛起建设祖国的第一波大潮。

     风雪卷裹隐没的声音吹起沈星繁的额发,她莫名觉得有些不安。但叶辰已经拦下车打开车门,把她推了进去。在后座上愣了片刻,她忽然回过头去,透过后车窗向外看。

     车外白茫茫一片。星辰冷寂。

     “星繁。”

     “嗯?”沈星繁坐回去,叶辰转身握过她的手。

     她望着她的眼睛,轻轻对她笑了笑。

     韩冽和唐暮歌还在检查门卫的房间。热茶已凉。

     他们到达时,茶水还冒热气,再加上对尸体僵硬程度的判断,可以推断出:他们到墓园的时候,门卫刚死不久。

     他们也许与凶手擦肩而过。

     韩冽让唐暮歌留下,自己持枪出去,又将四周检查一遍。风一阵阵呼啸起来,雪意渐盛,唐暮歌背倚着墙,慢慢搓着手,然后他注意到死者的手指有异样。

     他走过去蹲下查看,死者的右手食指僵硬状态并不自然,不像是死前的动作,更像是……死后被人强加外力掰动。

     他的食指指着一个方向。

     唐暮歌微侧过头,顺着指向望去,是屋子正中的床。

     “怎么了?”韩冽带着满身风雪气大步跨进来。

     “你看,”唐暮歌跟他示意,“是不是在指着那张床?”

     单人床,普通高度,大概到人膝盖。蓝白格子的普通床铺,杯子叠的整齐放在床脚,一个枕头放在床头正中。干净整洁,并没有多余的东西,一眼望去并看不出什么。

     两边床单对等垂下,略微遮住床底。

     韩冽抬手将唐暮歌护在身后,走过去一把掀起床单,床下空空如也。

     见没有问题,唐暮歌跟过去检查床上物品,枕头、被子、床单、被褥,都没有问题,床板与褥子之间也没有夹任何东西。

     ……那这是在指什么?唐暮歌拿起枕头又仔细摸了一遍。

     韩冽却停下动作,然后绕到了床的右边,他盯着床看了一会儿,然后俯下身去,顺着床沿向里摸,半晌,拿出了一个木盒。

     “这是?”

     根据门卫的身长,判断他躺在床上时,手能够到的地方。找到藏起来的盒子。

     将木盒打开,见里面是各色收藏品。车票,门票,电影票……

     韩冽将它们翻动一遍,然后找出了最新的一张:历史博物馆的预约门票。本市参观历史博物馆需要提前预约,然后参观当天,拿着预约票去换取门票。

     预约的参观时间,是三天后。

     这张门票自然有问题,三天后的预约门票,还没有使用,为什么会和具有纪念意义的收藏品放在一起,就算是珍而时之,也应该是放在最上面,而不是打乱了时间顺序,夹在在中间。

     韩冽给池寻打过去的电话:“池寻,我们找到了下一个地点……”

     “是历史博物馆,我知道。”池寻打断他,“叶辰和沈星繁去了。”

     韩冽不需要问池寻那边的情况,只对他说:“我们马上去博物馆,你不要离开。”

     回过头去叫上唐暮歌,一面快速跟他交代了情形。

     正常状态下的叶辰加上沈星繁,在这样的深夜去一个可能已经被布置了埋伏的地方,尚且有问题,更何况是一个非自然状态感情明显受到打击的叶辰。

     唐暮歌简直不需要多想,心就已经悬了起来。

     此时心比他还紧张的,就只有沈星繁了。

     她乖巧坐在后座,通过车内部的后视镜偷瞥叶辰寒如冰雪面无表情的脸,手指偷偷交叉,做了一个祈祷的手势。

     博士啊……快把韩队派给我吧。

     池寻博士的技能点没有加满,韩冽还没被幻影移形,沈星繁所乘坐的出租车已经到了目的地。

     她透过车窗看那栋建筑上历史博物馆五个字,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不想来这个地方。

     然而她只能叹口气,痛苦万分地下车。

     叶辰付完车费后,车轮袭裹冰雪一骑绝尘,叶辰出来的急,没来得及换衣服,此时穿着杏色的羊绒衫,外面披着一条毯子。沈星繁低头咬手指,觉得身边这个女人再补个妆就可以上T台,但实在不适合和暴力分子进行搏斗。

     “星繁。”叶辰叫了一声明显在走神的人。

     “啊?”沈星繁茫然抬头,看了面前漆黑一片的博物馆后,脑子里立即浮现出一个念头,于是她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并且竭力控制住自己欣喜若狂的语气:“叶辰你看,门关啦!”

     如果池寻在场,一定会给天真幼稚的小沈同学打一个大大的叉,在这种情形下,门关了是阻止叶辰的理由吗?

     她还不如抱住叶辰说自己羊水破了。

     “嘘,”叶辰反手握过她,“我们走别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