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地五十八章 利刃10
    沈星繁盯着眼前的下水道沉默良久,开口问叶辰:“你说的路……是指这个?”

     “嗯。”叶辰低头看着平板电脑,上面有刚刚她让沈星繁查出来的博物馆设计图,包括地下的各种通道。这个下水道口可以连接到博物馆的地下室。

     二十多年的时间,沈星繁终于亲身体会到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她咬着嘴唇,默默后退了一步,抬手捂住胸口,好像眼前这个美貌的女人随时会化身两只角的怪兽对自己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叶叶叶叶叶辰……我我我我觉得……我们不需要……”

     在她颤着音节说这些话的时候,叶辰已经敏捷的打开了下水道井盖,然后蹬着她七厘米的高跟鞋爬了下去。

     沈星繁痛苦的捂住脸,然后挽起袖子,跟着人一起踩着梯子往下爬。

     安静的街道上,没有人注意到,这两个人很快消失在了黑暗之中。白雪依旧飘飘洒洒,将脚印也都遮盖过去。

     这里已经建了很久,梯子上全是铁锈,潮湿的地方易滋生细菌,沈星繁边爬边默默感慨自己一个顶级黑客竟然大半夜地要爬下水道,我们明明是靠脑子和手指头就能养活自己的人???

     叶辰率先落地,比沈星繁想象的好一些,这里没有摸过小腿的积水,或是……叶辰眼睁睁地看着一只硕大的老鼠跑了过去。

     “怎么了?我好像听到下面有什么声音。”

     叶辰把灯光挪开,面不改色地回答:“什么也没有,下来吧。”

     潮湿封闭的地方味道自然算不上好,沈星繁不是太娇贵的人,努了努鼻子也就习惯了。她把手机里手电筒打开,照着脚底下的路:“我们往哪边走?”

     “左边。”叶辰率先拐弯。

     沈星繁向来不注重自身形象,天一冷就开始加衣服,如今穿着一双UGG走的四平八稳,还能抽空转着脑袋去观察四周环境。

     除了特殊情况下水道清理,这里大概都没有人来过,水泥壁上结着蜘蛛网,污泥长期存在结成了坚硬的物质固执地加附在上面。

     脚步声在空旷的下水道中回荡,有冷风穿堂而过,沈星繁没比好多少,她穿着大熊一样的厚毛衣,外面裹着件毛毯,出门叶辰尚且来不及拿外套,更别提被捂着嘴人质一般的她了。她有点惧冷,此时裹紧了毯子也还是冻的发抖。然而她看到前面那个纤瘦的一声不吭的人,忽然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想说。

     地下通道纵横交错,比起蜘蛛网也差不了多少,然而叶辰一点儿没被那些随时冒出来的小道迷惑,仿佛一个人工导航一般走得坚定。沈星繁一开始还有点儿害怕,毕竟深处黑暗密闭的空间,耳朵里能听到的只是两个人的脚步声,还有……

     “我去这里肯定有老鼠!”

     “瞎说什么呢你。”叶辰岿然不动,然后抬手挡了身后沈星繁一下,“我们到了。”

     “诶?”沈星繁歪过脑袋去看,见前面墙上是一个圆形的盖子,透过栏杆间隙去看,能看到那后面是一间屋子。

     叶辰把手机交给沈星繁,两手抓着栏杆用力晃了晃,铁杆发出吱呀的闷响,但是没被轻易抓下来。

     “叶辰……不如我们……”沈星繁抓住一切可能劝说的机会勇往直前,结果她话还没说完,叶辰侧身一脚飞了过去。

     盖子上扑棱扑棱地往下掉铁屑。

     沈星繁捂住嘴,果断地向后退了一步。

     这不是叶辰……这是一场梦……快点儿醒过来啊沈星繁……醒来我肯定还躺在我那张温暖的大床上桌子上都是吃的平板上放着蓝色生死恋……

     ……沈小姐你电脑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古老的电视剧?

     就在沈星繁杂七杂八乱想的这段时间,叶辰已经咣咣踹了无数脚,然后伴随着一声呻/吟,铁栏杆砸到地上。

     叶辰拍了拍手,向后一伸,沈星繁娇羞地把手放到她掌心里。

     叶辰面无表情回头:“手机。”

     “……哦!”

     叶辰拿着手机率先迈过去,到的确实是博物馆的地下室,屋子里摆放着各种杂物。门没有锁,从里面转动把手就可以打开,沈星繁默默跟在她身后,一起找到楼梯上去。

     转了两个弯到达一层,电子锁。

     沈星繁后退一步,抬手捂住耳朵,深觉叶辰已经不是那个叶辰了,极有可能又来一脚把门踹开。但这次叶辰由粗暴专为细致,将锁的外壳拆掉,眯着眼睛摆弄了一会儿电线,然后啪的一声,铁门开了。

     “叶叶叶叶辰……我们这是在犯犯犯犯……”

     “快走。”叶辰两个字止住结巴。

     “哦!”沈星繁利索把那个罪字咽了回去。

     博物馆内还留着几盏灯,一切旧物都被着朦胧的光色打下一层暗影,光洁的大理石地面将他们的身影反映的清晰,叶辰和沈星繁都放轻了脚步,她们知道这里有猫腻,但是……具体是哪里?

     两人都在思索历史博物馆里哪些区域跟本次案件有关,叶辰回忆博物馆中有哪些地方摆放着墓碑。

     然后她们忽然听到……一阵摩擦声。

     这时响起的声音,很明显不是博物馆奇妙夜里古董成精,而是人。

     为了一切安排更加准确,排除突生的变故,所以步骤严丝密合,对方没有料到二组率先猜出了这个地点,现在还在布置,时间上虽然与还在墓园的韩冽和唐暮歌错过,却赶上了提前来到的叶辰和沈星繁。

     两人对视一眼,都下意识放轻了呼吸。沈星繁本来想问叶辰有没有带枪,瞥眼她穿的衣服,发现实在没地方藏枪。结果就见叶辰随手拿过一边架子的弓矢,还把那筒木箭背到了背上。

     我去……沈星繁倒吸一口冷气,回头看一眼牌子上标注的历史年代,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憋了过去。

     这把弓的价钱把她和叶辰卖了也赔不起吧?

     ……现在去黑了这里的监控还来得及吗?

     脑子里疯狂转着各种破坏犯罪证据的方法,一面紧跟上叶辰。两人顺着刚刚听到的声音转了两个弯,然后叶辰忽然抬手拦住她,跟她指了指地面。

     光滑地面上,她们可以看到拐角处的一个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