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一章 孤岛12
    小叶似乎真的很不喜欢玉嘉眠、玉嘉烟姐妹,话开了口,后面的更好说,她继续抱怨道:“都在查到底是谁杀了玉嘉烟,我猜,指不准就是她姐姐玉嘉眠!”

     “为什么?”池寻觉得这个猜测很大胆。

     “当然是为了钱。玉先生名下有一大笔钱,我听说,比现在家里的玉老爷继承的钱还要多,那两个女人,本来就薄情寡义,对自己的亲生父亲都没有感情,何况对别人呢。她们花钱又大手大脚,虽然说玉先生出事后,玉家的长辈们做主,把玉先生的好多钱都给了她们,但到底不是全部的。玉先生只有两个女儿,如果妹妹死了,那以后姐姐可就能继承全部的遗产了。”小叶言之凿凿。

     “小叶,你在这儿干什么呢。”福伯严厉的声音忽然响起来。小叶吓了一跳,连忙转身:“福伯好,我回我屋儿拿东西。”

     “那就快去,跟你说过几遍屿老爷的屋子里必须有人。”

     “是。”小叶很怕福伯,应了一声连忙跑了。福伯望着小叶的背影,半晌转过脸来看着池寻:“池先生一切还好?”

     “一切都很好。”

     “那就好,家里现在出了事,恐招待不周。下人们不受管教,偶尔失言,希望池先生不要在意。”然后他顿了一拍,半笑不笑道,“如今岛上不比寻常,池先生若是没有事情,还是不要外出的好。”

     这一番话有些门道,池寻微微眯起眼睛盯着他,然后对人点了点头,回了屋子。

     回去之后,就看见韩冽正坐在窗台边看书,如果不顾及此时岛上发生的事情,雨后初晴,海风阵阵,倒确实是看书的好时节,池寻有谜不能解,心里憋气,过去两手一合啪的把韩冽手中的书扣上。

     韩冽懒懒抬眼扫他一眼,“怎么了?”

     “我在门口看见了福伯。”池寻转身往他旁边一坐。

     韩冽跟撸猫似的捏了捏他后颈:“嗯?”

     “他的态度……他似乎确信陈知没有杀人,但是他又没有证据证明。”

     “这样,那你觉得呢?”

     “我也觉得他没有杀人,他这种人,除非穷途末路,否则不会做出这种事情。而且昨晚他的表现,实在太不像了,除非他能骗过我,”池寻顿了一下,侧头看韩冽,“他能吗?”

     韩冽自觉摇头。

     池寻颇以为是,“所以如果玉嘉容专注于调查陈知,是查不出什么的。你说,玉嘉容是真的不知情,还是……有意为之?”边想边伸了个懒腰,衣服下摆掀起,韩冽顺手捏了把嫩白肚皮,语气沉着:“你胖了。”

     池寻瞬间坐直一把拉下衣服:“我没有!”

     韩冽十分可惜地摇了摇头:“还不承认。”

     “……我没有!”

     韩冽不理会这个嘴硬的人,偏头看向窗外:“等这件事情过去了,就开始带你健身吧。”

     “……韩冽你说这句话的时候,为什么莫名有一种要开始遛狗的感觉。”

     韩冽抿了一下嘴唇掩去笑意,“你太敏感了。”

     等到池寻和韩冽终于再次见到玉嘉容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左右。因乌云遮蔽,天色阴沉,倒比平时更显昏暗。玉嘉容忙碌一天,一身疲态,进门脱了外套随便拍了拍扔到一边沙发上。

     “一天没顾上你们,你们俩今日还好?没什么不周全的地方吧?”

     池寻看他满脸疲惫的样子,嘴里刻薄嘲讽的话也都咽了回去,只说还好,至于玉嘉烟的事情,也没有开口去问。

     “那就好,”玉嘉容大概确实累过劲儿了,压力也大,此时坐在那里有些魂不守舍,半晌又重复一遍,“那就好。”然后猛然反应过来,一拍大腿:“哎呦!我晚饭还没吃呢!”一边咳了几声转头吩咐人去做饭,一边作势要起。

     池寻瞥他一眼,无奈道:“得了,你待在这儿吃吧,来回跑什么。”

     “这多不好意思,”玉嘉容舔着脸笑了笑,然后安稳靠回去,“是真累啊……一整天没吃东西了。”然后又招呼人,“让厨房做碗面吧,煮面快。”

     池寻也没理他装可怜的样子,一会儿面端上来了,玉嘉容接过筷子,几大口卷着面条吃完,又喝了口汤,这才缓过来。摊在椅子上休息了会儿,对韩冽和池寻说:“我想好了,明儿一早跟父亲说这件事,到时候案子交给警方来查,我……配合你们办案。”

     池寻抬眼看了眼表:“那你还有几个小时,加油吧玉大少爷。”

     玉嘉容不理他冷嘲热讽:“你们吃晚饭了吧?”然后想起来,偏头问人,“姑姑、绘里还有堂姐用晚饭了吗?”

     “眠小姐并没有用饭。”

     玉嘉容立刻冷了神色:“堂姐人在哪里?”

     那两个下人互相望了一眼,犹豫着回答道:“没……没见着啊。”

     玉嘉容立马站起来,大步向外走。池寻看了韩冽一眼,两人也立即跟上。在这个时候,玉嘉眠忽然不见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他们很快检查完玉嘉眠的房间,又将住宅检查一遍,都没有玉嘉眠的踪迹。

     玉嘉容又急又累,眼前一阵昏眩,韩冽动作迅速向前跨出一步,一把扶住他。玉嘉容将脸埋在两手中,半晌闷声吩咐福伯:“带人去找。”

     玉承莯被刚刚那一阵搜查惊动,从屋里走了出来:“怎么了?”

     “大堂姐不见了。”

     “她也不见了?”玉承莯有些吃惊,又显得疑惑,然后进屋去拿了外套披上,“我跟着一起去找吧。”她想了想又看着福伯道:“我跟您一起,连着出了这些事情,我也害怕了。”

     池寻则拉住韩冽的衣袖,低声对他说:“我们去眺望台。”韩冽知道,他还是想从犯罪现场开始调查玉嘉烟的死。

     一路与他人错开,到达眺望台时,四下静寂,唯有风声越盛,吹得衣衫猎猎。

     池寻率先去了发现尸体的地方,蹲下来检查那一片鹅卵石:“韩冽,你也发现了吧?”

     “嗯,”韩冽站在他身侧,“没有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