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章 孤岛01
    池寻早上睡的昏沉沉的时候听到客厅的声音,他摸过一边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6:57.

     “韩冽?”揉了揉眼睛,抓过一边的枕头盖在脸上。

     韩冽推门进屋,把枕头拿开,抚了一下他遮在眼前的额发,低声说:“你再睡一会儿,我去做早饭。”

     “不至于吧,”池寻打了个呵欠,好歹睁开眼,“今天不是放假嘛。”因为困倦,说话的时候带着点儿鼻音,听得韩冽有点乐,食指轻轻摸了摸他的睫毛:“方局刚才打电话,说有个案子需要心理专家,叫我陪着你去。机票警局已经买好了,九点的飞机。等我做好饭了叫你。”

     池寻尚有起床气,听完翻了个身往床上一趴,顺手抄起枕头就扔了过去以表现内心不满情绪。

     他昨晚看电影,两点钟才睡,到现在也还不到五个小时。

     于是两人到机场的时候,池寻还困得睁不开眼,韩冽去打登机牌,他就和熊一样的坐在行李箱上抱着拖杆。

     直到被人拍了肩膀。

     “池寻?”

     池寻打着呵欠睡前惺忪回头:“诶???”

     沈星繁和叶辰俩人站在他身后。

     “你们俩怎么在这儿?”

     “你怎么在这儿?”

     三人同时出声。

     这时叶辰看见韩冽,目光饶有深意:“呦,私奔啊?”

     韩冽大概没听清这话,对她点了点头打招呼,然后看向另一边。

     叶辰还没来及接着这个话头嘲讽下去,就听见吊儿郎当的一句:“呦喂,今儿人这么全啊,有意思,送哥的?不至于吧。”

     “不是吧……”沈星繁感慨了一句,认命回头,看见梁妄和唐暮歌一人背着包,一人托着行李。

     “你们俩怎么也在这儿?”

     “你们四个怎么都在这儿?”

     依旧是齐声。

     几人面面相觑,然后依次解释。

     池寻抓了抓头发:“方局通知有案子需要心理专家,所以我和韩冽来了呗。”

     “我去,”梁妄裹着件墨绿冲锋衣,单手抓着背包带子,“方局跟我说爆破那边儿有事儿啊,场外援助来着,我搁门口碰见暮歌的,说是有案子缺法医。”

     唐暮歌点头,他穿着件深色风衣,衬的一张脸白的剔透。

     叶辰则歪着身子搂着沈星繁,俩眼笑眯眯的:“不至于吧?你们都是工作啊?方局通知我和星繁说是警局福利,女士专享,免费假期啊。”

     “免费啥啊,”池寻裹在一件带着熊耳朵帽子的毛绒绒的黄色外套里,眼睛困的有泪,“这不是明显支开我们吗,不让我们在警局待着,而且……”他顿了一下,“八成还要把我们分开,免得我们在一起商量事情。”

     “为什么?”沈星繁嘴快,叶辰则看了韩冽一眼。她听说了消息,方局有意解散二组。韩冽应该已经跟他讨论过这个问题,从目前的情形来看,结果未知。

     梁妄不知道从哪摸出个苹果啃了一口,然后一面叼着苹果一面言语模糊地招呼他们把身份证给他,他去打登机牌。

     池寻和韩冽的已经打出来了,池寻就干脆往韩冽身上一靠,继续补觉。

     等梁妄回来,几张登机牌放在一块儿一比较:

     韩冽和池寻同一目的地。

     梁妄和沈星繁同一目的地。

     叶辰和唐暮歌同一目的地。

     “这是……什么意思?”沈星繁纠结地盯着梁妄。

     梁妄一脸无所谓地继续啃苹果,不负责任随意猜测:“家长带孩子的模式吧。”

     叶辰倒是猜的更合理:“均匀分布武力值吧?”

     “均匀分布武力值?”唐暮歌跟着依次比较了一番,认可地点点头。

     “最差的总不能是我吧?”池寻表示不满。

     梁妄脑子飞快,即刻接上:“开什么玩笑,方局这意思明显最差的是小沈同志。”

     “诶???”沈星繁无辜躺枪,表示不明白。

     叶辰和唐暮歌倒是一下子就懂了。池寻觉得韩冽最棒,因此根据武力值分布考虑,自己就是最差的。而梁妄很快听出来,说最弱的是沈星繁,依次表明自己比韩冽强悍。

     “你们继续比较。”叶辰轻轻松松一挽唐暮歌胳膊,冲人甩了甩登机牌,“我们俩就先走啦。”

     “瞧叶大美女这状态。”梁妄啧了两声,然后对韩冽和池寻点了点头,拽着沈星繁衣领子走了。

     而池寻此时终于摆脱了放空状态,盯着沈星繁背影犹豫了一会儿:“Turing已经找到方局,说要把星繁调走了吧?”

     “嗯。”

     “这个时候……也未免不是好选择。”池寻也不再多说,干干脆脆往人背上一蹦,“向着星辰大海——出发!”

     三个小时航程,池寻从飞机还在滑翔时陷入睡眠,然后在飞机再次落地滑翔时醒来。

     “这一觉啊……”一边将眼罩拿开,一边看向窗外,“嚯,南方这片绿色很凶猛啊。”

     韩冽打开手机,消息已经纷纷涌了出来,点开方局的名字,看到了一个地址。

     “这是?”池寻凑过去看了看,“没什么印象,打车过去吧。”

     出租车司机听到他们要去海边,还挺热心地介绍:“冬天来看海的人不多哦,大多数都是夏天来的嘛,但是要我说,冬天的海也有冬天的海的味道,你们说是吧?”

     池寻此刻彻底睡醒了,完全恢复活泼,扒在窗户边儿往外看,一边回应人:“是啊,不过我们是打算去一个岛,索利蒂岛,您知道吧?”

     韩冽本来正看着池寻,余光瞥见司机听到这个名字后手抖了一下。

     “索利蒂岛?那个岛……可不详啊。你们如果只是来旅游的,还是不要去的好,我们这里风景好的地方还是很多的。”

     池寻也从他语气中听出问题,不声不响继续套话:“那您给我们讲讲吧,不行的话我们就不去了。”

     “这岛啊……”司机顿了一下,似乎在犹豫从哪儿开始讲,“虽然不是很有名,但是我们这儿的人都知道不要过去,平时渔民打渔,就算遇到风浪,也不会过去休息的。因为大家都知道,那岛上有点古怪,渔民嘛,又最信这些。其实这个传说……也有些年头了吧。说起来也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当时那岛上住的都是些渔民,不过还有个岛主,很有钱,人也好,岛上的渔民也都听他的,后来有一天,岛上收留了些被海浪冲上来的人,那时候民风很淳朴,大家看他们可怜,就留下了他们,供他们吃喝养病,谁想到,那些人竟然是些海盗。他们联络了旧的团伙,然后在一个深夜里,杀光了岛主一家人,霸占了整个岛。”

     “据说岛主在临死前,发下诅咒,说诅咒这些海盗以及他们的后代,全都会死在贪欲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