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九章 孤岛10
    玉嘉容找到陈知的时候他还在自家床上呼呼大睡。猛地被人叫醒,本来还迷迷糊糊的人看到屋里突然出现的这一群人,也一下子惊醒过来。

     陈知本就是单薄瘦弱极清秀的长相,此刻抱着被子努力向后靠,更显出几分脆弱无助来:“你们……你们干什么!”

     “我们干什么?我倒要问问你干了什么!”玉嘉容惊怒之下几乎要揍他,被村长等人连忙拉住。他虽气极,但到底懂得分寸,要给村长面子。

     陈之仍旧一脸的不明所以:“我……我干什么了?”看到玉嘉容的动作,他连忙躲了一下,十分胆怯地将脑袋缩回去。

     “还装傻?你今晚对玉嘉烟都做了什么!”

     “嘉烟?”提到玉嘉烟,陈知的表情有微妙的变化,然后他继续问道,“她怎么了?”

     这下连村长都差点拉不住玉嘉容,幸好福伯闯了进来。他在半路上被人通知了发现玉嘉烟尸体的消息,又听说了玉嘉容带着一堆人来了自己家里,虽然不清楚陈知到底跟玉嘉烟的死有什么关系,也隐隐意识到有什么问题,连忙追了过来。

     “少……少爷,”福伯喘着粗气,连忙拽住玉嘉容的胳膊,“这是怎么了!”

     福伯上了年纪,连着跑了这么长一段路,又是内心惊慌,此刻几乎连站都站不稳。玉嘉容看了他一眼,张开手掌把一直握着的纸条给他:“这是从我堂姐身上找到的。”

     福伯认识自己儿子的字,看完字条后也愣了,“这……”他的目光从字条移到陈知身上,犹豫了一下又移回玉嘉容的脸上,然后他扑通一声跪下了,抱住玉嘉容的大腿颤巍巍说道:“少爷明鉴啊,陈知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呢!就算……就算他有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他也绝对没有那个胆子啊!陈知和少爷小姐几个人也是打小一起长大的,少爷就算不顾及从小的感情,也至少明白陈知这小子的为人,他是……他是绝对干不出这种事情的!”

     陈知看自己跪在那儿痛哭流涕,自己也愣了,反应过来自己一定是摊上了什么大事儿,连忙也从床上跑下来去扶福伯:“爹!爹你这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到底?是不是……是不是嘉烟出事儿了?”

     福伯一心想把他从玉嘉烟的事儿里摘出来,抬手啪就扇了他一巴掌,“玉家小姐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

     玉嘉容被这父子俩的戏码闹的烦躁,他其实确实了解陈知,知道这小子老实虽然算不上,但也绝对没有杀人的胆子,不过他和玉嘉烟之间到底有些私情……现在又有字条在这里……

     他犹豫了一下,单手把福伯扶起来:“福伯,咱们做事讲道理,现在证据都摆在这里,我堂姐的死跟陈知确实脱不了关系,事实具体怎么样,我把陈知带回家再查吧。”

     福伯踉跄着站起来,然后一把抓过陈知的衣领,咬牙切齿般低声对他说,“要跟少爷说实话,知道吗。”陈知慌张地看着他父亲那双猛然犀利的眼睛,虽还不十分明白,却连连点头道,“知道了知道了。”

     这过程中,池寻和韩冽一直站在门口,离着玉嘉容和陈知都有一定距离。池寻安静地看着陈知的表现,然后在陈知被绑起来带回玉家宅子的路上,不动声色的落后一步,走到陈知身边。在他被绑起来之后,就一直没有人敢跟他说话,玉嘉容冷着脸走在最前面,福伯为了避嫌也离着他有一定距离,陈知一直丧气的垂着脑袋。

     陈知尚且没有注意到自己身边多了一个人,池寻小声地叫了他的名字,陈知抬起脑袋来奇怪地看着他。

     “陈知,你知道玉嘉烟怎么了吗?”

     陈知听到这话,明显挣扎了一下:“嘉烟她到底怎么了?”

     池寻盯着他的眼睛,然后缓缓说道:“她死了。”

     “什么?!”陈知脚步一顿,死死盯住池寻,然后他反应过来,长大嘴巴又退了一步。韩冽及时伸出手来扶住他的胳膊。

     “怎么会……”他低语了一句,半晌又重复一遍,“怎么会……”

     然后他终于意识到玉嘉容为什么要抓自己,今晚在自己身上会发生些什么事情。他的脸因恐慌而彻底白了。

     此时他担忧自己已经胜过悲伤玉嘉烟的遭遇。

     到了玉家之后,玉嘉容拒绝池寻和韩冽的帮助。“这到底是我们家的事情,好意心领了,但希望你们不要插手。”

     “既然死了人,就已经不只是家事了。”

     玉嘉容向前一步,挡住他人目光,诚恳地望着池寻,“这两日下来你们应该也知道了我的为人,就当帮我一个忙,玉家的事情不能就这样轻易解决,给我一日时间,若查不出来,尽管交给警方。”

     池寻现在就算不答应他也没辙儿,何况他也算了解玉嘉容的脾气,他这人,看着温和有礼,实际上骨子里也是娇生惯养惯出的脾气,决定了的事情绝不肯轻易改变的,玉家的人死了,他必须要自己解决。

     此时已近午夜,韩冽和池寻也就不再说什么,回了自己卧室休息。

     一直到第二天白天,因为玉家出了这样的事情。玉嘉容就安排人将早饭直接送到他们院子里,意思很明显,希望他们不要过去插手这件事。

     韩冽吃完了饭从后门出去去海边晨练,池寻懒屋里看了会儿书,想起来那个叫小叶的护士,在那天讲起玉嘉烟时有些古怪的神色,便想找她聊聊。

     结果到了玉承屿修养的独栋屋子前,透过窗户看到坐在里面的人是玉承莯。

     玉承莯并没有做什么,只是坐在床对面的一把木椅上看书,姿态很是闲适,有风吹过,抬眼的瞬间,她也瞥见了池寻,她似乎有片刻的疑惑,然后微微笑起来,向他招了招手,让他进去。

     池寻顺从走进:“上杉夫人,打搅了。”

     玉承莯指了指椅子让他坐下,“本来你同韩先生来岛上,是为了休息的,没成想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此时嘉容又在查这件事,顾不上你们。希望你和韩先生不要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