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章 盗墓06
    他们进到的仍然是一条甬道,但是与之前不同,这里两边石壁上没有灯火,只是地面发亮。沈星繁忍不住蹲下身去看,见铺在地面上的是些似玉非玉的半透明状石头,不知是石头本身的光还是下面还有东西,里面隐隐的有水色流转。

     “是它啊……”小陆也在观察。

     “是谁?”

     “黄白老玉,不过年代要早得很,商代妇好墓出土的玉器多数玉材与它相似。”小陆说着把沈星繁拉起来,“别乱踩,每一步紧跟我,这一整条密道……就是一把锁。”

     “那……走错了会怎么样?”

     小陆紧张时慢慢搓着拇指和食指,一面不停转着眼珠观察地面玉石的布局,“传说这玉中封着螭魅。魑魅,是山林中的异气化生的鬼怪,杀人无形。《左传》中有记载,‘流四凶族浑敦、穷奇、梼杌、饕餮,投诸四裔,以御螭魅。’如果走错,哪怕一步,玉石破碎,所封精气破玉而出。”然后他咧了咧嘴,“当然,这都是传说,具体如何我没见过,我猜这不过是一种夸大说法,死是会死,但是不是被魑魅所害。姑娘,”他大概是想好了出去的路数,回头去看沈星繁,“你喜欢什么死法?”

     沈星繁一张脸惨白:“我想等到七老八十,子孙满堂,躺在一张温暖的大床上,寿归正寝。”

     小陆大概是没想到沈星繁真被吓到,有点不好意思地收敛了脸上不正经的笑容,认真地看着人说:“你会的。”

     这时梁妄一巴掌拍他肩上:“没事儿你吓唬她干嘛!麻溜找着路咱们赶紧出去。”

     小陆一个踉跄:“大哥大哥,你手上收着点儿,对了,我们在走这条路的时候,无论听到什么声音,不要信。”

     沈星繁正歪着脑袋看石壁上那些壁画,听他这么说下意识问他:“会有什么声音?”

     小陆把背包往肩上一捞,拧着眉头庄重向前跨出一步:“魅。”

     魅……?沈星繁不解,从那些女子画像上移开目光,跟上小陆的步伐。

     于是三人自然排成小陆在前,沈星繁居中,梁妄处于最后的队形。

     小陆似乎也不是完全确定路线,走走停停,不时要现去判断。停下来的时候沈星繁没事儿干,就又去看那些壁画。那些女子形似飞天,裸露上体,脖饰项链,腰系长裙,肩披彩带,各个容貌俊美,脸带笑意。

     看久了有点儿晃神,她忽然那些人好像动了。

     她想偏头去叫人,但已经有女子从石壁上脱身出来,像是一团虚无缥缈的云彩,在她身边浮动。

     “你们……”她瞠目结舌。

     “小可怜儿~”

     “怪有趣的……”

     “嗯~想问什么?”

     那些女子互相推搡着颇有趣地调笑着她,一面从彼此的身体里穿了过去。那些颜色迅速融合分解,像是墨汁落入水中。

     她们的声音清脆悦耳,长久听来,就有一种昏昏欲睡之感。想不由地……完全听从她们的。

     沈星繁的眼睛开始晃神儿,她的目光在这些有色彩的雾气间游离。

     “哦~我知道了,”其中一个女子飘到她的身前,细长指尖轻轻点了点她的鼻头,“你想要知道怎么出去是不是?”

     她的笑容那么甜美,沈星繁不由地点了点头。

     其余的人都笑了起来,她们互相穿过身边人的身体,上下浮动,那些衣裙仿佛被风吹起,衣裙上的花瓣四溢。

     依旧是眼前的那个人,她浮在空中,双手捧起沈星繁的脸,垂着脸看她,“你要记得,三个人……有一个人要留在这里,只有两个能够出去。”

     她的瞳孔颜色不断加深,仿佛一滴墨在水银中不断旋转。

     其余的那些人都从四下涌了上来,反复地、低低地在她耳边呢喃:“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杀了他……

     那些极具有诱惑力的声音此刻听来竟然如同长蛇吐信,沈星繁觉得自己的意识在无形中散了出去……她的脑中开始反复重复一句话:“杀了他!”

     然后她被人使劲晃了一下。猛然惊醒。

     “怎么?”她恍惚地摇了摇头,身边梁妄捏紧她的下巴迫她抬头,紧张严肃地盯着她的眼睛:“什么感觉?”

     “啊?”沈星繁吃痛,低呼了一声,然后清醒过来。

     不知什么时候,他们三个人已经走出了那段路。梁妄在她身侧,而小陆……在他们前面,手里拿着一把刀。

     沈星繁向后退了一步,盯着面目模糊的小陆:“你也听到了,是不是?”

     小陆笑起来,低低的声音回荡在甬道中,然后他微微抬起下巴,让脸曝露在暧昧不清的光下,他的两只眼睛看着梁妄。

     梁妄也听到了那些声音,但始终没有受到蛊惑。

     他似乎觉得有点儿意思,然后轻松地耸了耸肩膀:“大哥,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敏感?”

     “有,床上。”梁妄面不改色地说黄段子。

     这一下小陆都愣了:“嚯……”然后他闪了一下身,给人看自己身后,“我拿刀不是要伤害谁,虽然看上去好像我要对这姑娘做什么似的,这里有个血槽,血已经干了,需要重新输入血,才能驱动机关。”

     他的手指指着血槽,它沿着地面盘旋而上,最后攀上石壁,构成了一个古朴的花纹。

     随后他咬紧牙,右手一挥,尖利的刀锋直接在左手腕上划出一道伤口,鲜血瞬间流出,他单膝跪下,将左手垂在血槽边:“大哥,咱们好歹共患难这么久了,你对我能不能有点儿基本的信任。”

     “想要信任?好啊,你对我说实话,我就给你信任。”

     小陆苦笑一声:“你起码相信我不会伤害你们吧。”

     沈星繁趴在梁妄肩头眨巴着眼睛看他,一边悄悄戳梁妄:“我觉得吧,他好像是个好人。”

     梁妄看着他的手腕下鲜血不断流下,那些粘稠的血液渐渐填满了地面上的血槽,犹豫了一下,回头一拍沈星繁的脑袋:“少说话,你知道什么。”

     地面上的两道血槽完全填满后,小路的脸已经白的没有血色。他从包里抽出布条将伤口随便裹了几圈,单手打了个结。

     然后地面上的血就像是有生命的蛇,蜿蜒着盘上了墙壁。逐渐在墙面上盛开了一朵艳红色的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