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四章 盗墓10
    隔着厚厚的冰层一样的东西,她倒不算害怕,蹲下来去观察埋葬在这里的那个人。

     与之前猜想不同,这里面如琥珀般裹着的赫然是个女人。乌发浓重,束着高髻,髻上有一顶双凤珠纹鎏金银冠,冠面正中悬一火焰珠,红色抹胸,外面罩红地球路纹宽袖袍,蓝色长裙,两手合拢放在小腹上,手指上有盾形宝相花金戒指一枚。

     沈星繁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算多高的规格,只是从露在外面的肌肤部分猜测,这女人大概是极年轻的,可惜她的脸上罩着一个金色面具,看不清具体模样。

     “这么年轻……又这么厉害……”沈星繁从自己脑子里存储量不多的历史片区努力挖掘这个人可能的身份。

     而在同一时刻,那张面具下的眼睛悄然睁开。

     沈星繁跟她对视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感觉那双眼睛雾蒙蒙的,不像是活人的神情。她有些奇怪地看着她,然后吓得一股子坐在了地上。

     不是吧……诈尸?又来一遍?!

     “救——命——啊!”沈星繁绝不算什么英雄人物,关键时刻扯着嗓子扭头就要跑。结果那石面下的女人却突破了禁锢她的屏障,像是那玉石毫无用处一般,径直将胳膊伸了出来,如玉般的五指直接掐在了沈星繁脖子上。

     我去……大家能不能讲点道理,我就观光一日游什么玩意儿都不拿也能招惹到你吗?你们脾气好一点行不行啊!沈星繁危机关头脑子里纷纷往外冒吐槽的话。

     那女人不知道是经过了什么特殊处理,力气大的惊人。沈星繁跪在石面上,两手撑着地,但还是几乎被她一只手拽进了石面里面。

     沈星繁挣扎中发现自己在光洁石面上的倒映渐渐与那人带着面具的脸相重合,仿佛那面具下的脸正是自己一般。这种争分夺秒的时候她也顾不得想这些细节,梁妄之前在她兜里给她塞了一把小刀,此时她一手撑地,一手从兜里将它掏出来,两手把刀刃抽出,然后直接向那人抓着自己的手腕上刺了一刀。

     她没有松手,手上力气也没有减小。

     沈星繁几乎窒息,脑袋微垂了一下,然后咬紧牙又是一刀直插那女人面门!

     半空中她的胳膊被人一下子抓住。

     梁妄。

     在被他握住胳膊的瞬间一切景象忽然失踪,她瘫倒在地大口喘着粗气,良久回头去看他:“幸好你来了,这女人诈尸了!”她想跟他去指人,但石面下那女人安稳躺在那里,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这……”

     梁妄皱着眉头看她:“你在说什么?我来的时候只看到你拿着刀向自己脸上刺。”

     “我……刺我自己?”沈星繁不明所以,有点呆的看着周围,然后她忽然发现,自己的左胳膊上有一道新鲜伤口,血顺着手腕不断流了下来。

     刚才的那些景象……到底是幻觉,还是什么?

     沈星繁觉得这些事情已经超过了自己的理解力,然后她的目光停在梁妄身上。那现在的梁妄到底是幻觉……还是真实的?

     沈星繁盯着他,右手悄悄握紧了刀把。

     “咱们俩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嗯?”

     “第一次见面,”沈星繁左手撑地,慢慢站了起来,过程中一直面对着梁妄,“是在哪里,你对我说了什么?”

     梁妄似乎是愣了一下,然后冲她笑起来:“第一次都是那么久之前的事情了,怎么会记得说了些什么?”

     “这样吗,说的也是,”沈星繁垂了一下眼睛,微微一笑,然后趁人不备,抬手就是一刀,直插人脖颈。

     于是小陆上来的时候,就看到梁妄两手抱着沈星繁,而沈星繁手里握着一把刀,十分暴躁地想要去刺他。

     “我去……就这么一会功夫你们干嘛呢?大哥你出轨被发现了?”

     “你他妈闭嘴,”梁妄咬牙切齿,“快把她弄醒!这女人是魇着了!不是划自己就是划我的!”

     他不能伤沈星繁,又不能任由她拿刀划自己,精神失常的情况下这女人力气又异常大,要是平时一记手刀砍晕也就算了,偏偏这个情况下根本没法带着一个晕倒的人出去。梁妄坚持地十分辛苦。

     小陆也明白情况,嘴上虽然贫,却也三两步跑了过来,观察了一下沈星繁的眼睛,想了想,从包里掏出一个拳头大的铜铃铛,一手拿着放到沈星繁耳边一震。

     那铃铛似乎没有芯,这样一晃并没有发出响声。但沈星繁却好像听到了,身上一抖,然后软趴趴地倒了下来。

     梁妄连忙接住她:“醒了没?”

     沈星繁迷迷糊糊地倒在他怀里,吸了吸鼻子,半晌回答道:“同志,你刚才是不是打我了,我怎么觉得我浑身都疼呢?”

     “我打你?”梁妄气极反笑,“我真该把你刚才那样子给你录下来,然后告你一个蓄意行凶!”

     “哎呦,不至于嘛。”沈星繁痛的直哼哼。

     而小陆正蹲在一边观察那钻石里面的女人:“噫,这个面具……”十分感慨地摇了摇头,“厉害厉害。”

     “那个面具怎么了?”沈星繁坐起来,经过一场精神消耗,此刻脸色比小陆还要差。

     “这面具上的花纹,威力很强,只需要一点时间,就能让人产生严重的幻觉。我见过一次,是从南北朝萧家的墓里面挖出来的,当时面具已经碎了,只剩一半。那一场盗墓……折了几乎全部的人。”小陆低头,手指在石面上轻轻摩挲,“唯一出来的那个人,死在九天之后,死前嘴里一直念叨着……诅咒。”

     “诅咒……”他低低的重复了一遍,然后苦笑起来,“我想我弄错了一件事情。这个墓洞是没有出口的。”

     梁妄忽然听到什么声音,他循声望去,见地面上忽然升腾起白色的雾气,那些乳白色的雾气中渐渐抽离出一个个人形。

     小陆哑着嗓子继续说道:“这是一场……狂欢。”

     杀戮的盛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