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八章 杀手01
    如果梁妄和沈星繁知道唐暮歌和叶辰的境况,可能会嫉妒发狂。

     唐先生和叶小姐,下了飞机之后,就在出口看到有人举着牌子等他们,然后坐上一辆宾利,一路被拉到了一家全球连锁的高级酒店。

     “不至于吧……”服务生躬身把车门拉开,唐暮歌走了出来,“方局不是这种人啊,我记得上次有人义务帮忙,出了点儿意外里里外外砸了辆车进去,方局跟上面商量完了之后,抠抠搜搜地就给人家发了面锦旗,这老头……没道理给咱们这个待遇吧。”

     叶辰走出来袅娜一挽人胳膊:“啧,有阴谋,这老头这次为了支开咱们,真是费了大力气了。”

     透过酒店的透明旋转大门,可以看到里面灯壁辉煌,水晶灯发着金灿灿的光芒,中央空调非常有效,服务生们一水儿的旗袍,个个前凸后翘,头发在脑后挽成一个优雅的发髻,站立和走动的姿势都非常标准,流水线里包装出来的,和行云流水的。

     叶辰都不需要去看,就知道她们脸上肯定都是标准八颗牙的微笑,又温和又谦逊,能把脸型修饰到最讨人喜欢的角度。

     她的眼睛瞥到酒店门口那几个金刻的似的字上,犹豫了一下:“我忽然觉得,这大手笔不是来自方局。”

     “我忽然觉得,这阳谋我还挺喜欢的。”唐暮歌从从容容挽着人走进去。他俩这一对儿可算是警局极其养眼的一对,管往哪儿一杵都是一对璧人。局里宣传科那边本来还想过来借人,做个宣传片什么的。唐暮歌当时正坐解剖台边儿看书,闻言就掀起眼皮瞥了人一眼,他眉眼细长,看人的时候都不需要做什么表情,就带出一股不耐烦的味儿来:“警局给我发拍视频的工资了?”

     “没……没有。”小警员还没接受过二组这帮人的熏陶,被他这么一看,几乎惊出一身汗。

     唐暮歌翘起一边嘴角,做了个十分刻薄的笑容:“那我倒想知道,什么时候法医的工作还包括给活人拍照片这么一项了。”

     小警员被奚落地哭着跑走。叶辰听说这事儿之后拍案大笑,最后只隔窗指着唐暮歌评价了一句:众女争艳,竟不及此人矜贵。

     二组其实算是警局里待遇出格的一个部门了,毕竟是局长特批,干的活又牛逼,偶尔有个把特殊待遇,大家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的让它过去了,毕竟二组的这么一群奇葩,你不知道哪天会求着哪个。

     而唐暮歌是这群奇葩里最挑剔的一个。沈星繁当初说以为他是喝酒都不会喝三万以下的那种人,这点没说错。他上学的时候跟着导师干活儿,在外面兼些职,多多少少挣点钱,攒起来给自己买酒喝,普通家室的学生,喝几千上万的红酒,对于那个层次来说略显奢侈。唐暮歌自觉不是个有贪欲的人,为数不多的几个喜好,他很愿意宠着点儿自己。

     所以今天这就算是个龙门阵,他也很愿意踏进去。

     在大厅办理了入住登记,服务生领坐坐电梯上楼,观光电梯,窗外景观一览无余,一路升到12楼。两人被安排了相邻房间,进去之后就看到行李已经被送上来放好了。

     唐暮歌先把东西收拾好,过来敲叶辰的屋门。叶辰踩着小高跟穿着长裙往唐暮歌胳膊上一挎:“哎呦住着豪华酒店还有美人相陪,我的人生怎么这么志得意满呢。”

     在终于从紧张忙碌且阴暗晦涩的案件中解脱出来后,即便经历了一整天旅程,叶辰的一张脸依旧容姿焕发、顾盼生姿,分分钟展现最美警花风采。

     唐暮歌跟着点头,十分懂她的说道:“如果碰巧那四个人被方局安排到了荒山野岭里,你的多巴胺是不是能分泌双倍?”

     大山深处的梁妄同志和沈星繁同志忽然打了个喷嚏,面面相觑。

     “谁骂我们呢?”

     “要么是池寻,要么是唐暮歌!”

     正在远方见证玉家人家庭伦理大戏的池先生莫名遭受无妄之灾,让我们为他默哀。

     楼道里铺陈着加倍厚的羊毛地毯,一踩一陷,脚部压力充分缓解。前面正好有服务生送完晚餐,从房间里推着车子出来,唐暮歌和叶辰停下来等他先走。

     然后叶辰瞥见推车底部有红色液体滴漏下来。

     “嗯?红酒?”

     唐暮歌跟着看过去,微微皱起眉头,然后他对叶辰做了一个嘘的口型。等那个服务生走远了一点,他悄然走过去,将落在地毯上的红色液体捻起来,放在鼻端闻了闻,然后又微微抬起头冲着灯光仔细观察了一下:“不对,这是血。”

     叶辰下意识看向那个服务生:“那个推车里面装了什么?这样的一块空间……如果装人,”她想象了一下,“也不是没有可能,个子很小的女人能够塞进去。”

     然后她推了唐暮歌一下,“你跟着他,我想办法进这屋里看看,注意安全,保持联系。”

     “嗯。”

     唐暮歌两手插兜,保持着不紧不慢地速度从容地跟上那个服务生,站在电梯口的时候,还偏头跟人打了个招呼。

     而叶辰站在那个房间口,等了片刻,等他们都上了电梯后,敲了敲门。

     没有回应。

     这时她看到后面有服务生开始打扫卫生,这个点儿……可能是哪个房间专门叫的服务。她掏出手机,装作跟人打电话的样子:“我不是说了吗,我现在很着急的,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我身份证还找不着。你到底在哪儿呢!您是不是又背着我约什么小姑娘了!我不管,你现在赶紧给我回来!房卡在你那儿放着呢我怎么进屋!”

     说着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等那边的人说话,然后她继续说道:“对对对,每次都是你有道理,就你忙是吧!本来说好今天送我的,临了又出事!现在让你回来帮我先把门打开也不行!你到底想怎么样!分手算了!”说完最后一句狠话,她气冲冲地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

     她的声音一直保持地不大不小,恰恰好能让那边那个服务生听到。

     这么一出夫妻吵架的戏码,确实让那个服务生好奇地停在那里。

     然后叶辰装作才看见她的样子:“呦,什么人啊你。哦对了,roomservice,你应该有房卡吧?帮我把我房门打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