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九章 少女23
    “我们之前分成两队分别调查李佳蓉身边的人和十一年前的案子,原因是这两个方向中有一个是对的,但是我们没有时间依次分析,所以二者同时进行。可是如果……这两者,不是一对一错,而是互为表里呢?”

     “互为表里……”叶辰将事情前后联系起来,很快想明白他的意思,“你是说,十一年前案件的凶手绑架了李佳蓉,在知道我们将陈夏锁定为嫌疑人的时候干脆抓住他,坐实他犯罪这件事。”

     “对,这说明,绑架李佳蓉的这件事情不是预先设定好的,不然不至于这么仓皇绑走陈夏。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绑架李佳蓉的凶手和带走陈夏的人,他们之间沟通出了问题。绑架李佳蓉是凶手擅自做主的。”

     “两方人马……”叶辰在白板上,李佳蓉和陈夏的照片下面分别标出A,B,“他们是什么关系?”

     “合作关系。”

     “合作?”叶辰用马克笔点了点B,“他们为什么要找一个十一年前犯下连续杀人案的人来……”她话没有说完,就停了下来,因为她想明白了原因。

     你用一个人,自然是因为他有用。

     池寻抬手轻轻握了一下叶辰垂下的手指,以示安抚,要她平复心情:“而且我有一个猜测,抓走李佳蓉这件事,是A做的,但不是十一年前的那个凶手做的。”

     这推测和他们之前说的话相矛盾,因为叶辰写的A就是十一年前的凶手。

     她手指轻轻动了一下,然后哦了一声,“这样啊……”

     池寻笑起来:“叶辰,你为什么这么聪明?”

     “太看不起人了呀副组长,”叶辰含笑瞥了一眼他,“所以A是一个团伙,不止十一年前的那个凶手,还有一个人。你之前说过,李佳蓉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儿,她不会轻易跟陌生人走的,那么能带走她的很可能是一个和蔼的看上去毫无威慑力的女性。所以A是凶手和这个女人的组合。”

     “是啊……”池寻卸了腿部用的力气,后倾靠着椅背,他食指轻轻敲击着桌面,一边看着白板上的几张照片,“对于女人的身份,我认为较大的可能性是十一年前被抓的齐小樱。十一年,二十五岁,未发现尸体。”

     “斯德哥尔摩?”叶辰看着齐小樱的照片,那个女孩儿对着镜头露出一个很羞涩的笑容,“这样啊……这样吗……”然后她偏头看向池寻,“有什么问题吗?”

     她注意到池寻用词是“较大的可能性”,池寻虽然一贯精确,但并不体现在词语使用上,实际上他经常说“我推测”这种话,而他的推测都是正确的。此时说到可能性,是因为他自己对这一点尚且存疑。

     “嗯。”池寻应了一声算是回答,但并不解释。

     十四岁的齐小樱被留下,而不是像前三个女孩儿一样被杀死的原因,是因为她符合凶手的需求,但是十四岁的齐小樱符合这一点,随着她的增长,她会逐渐、不断地失去少女感,而那些少女感正是凶手需要的。

     忒修斯之船,当她逐渐成长为一个正常、成年女性的时候,凶手的心理与欲望就不能够再得到满足,她在这个过程中应该会被抛弃。

     为什么没有?而且还成为了同伙、帮凶。

     斯德哥尔摩症候不能解释这个问题。它只能解释齐小樱,但是不能解释凶手的选择。

     如果是这个女人暂时地让他产生爱情的幻觉,那也终究会因为不是真实的而消失,在凶手意识到那并非爱情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地杀死齐小樱,并且继续他的犯罪道路。这一点认识,并不需要消耗十一年的时间。

     而且,非常重要的一点,绑架李佳蓉这一点是A擅自做出的,与B无关,这从事发后B迅速寻找陈夏做替罪羊就可以看出,那么,对于A来说,这件“事发突然”是当年凶手做的,还是齐小樱做的。

     凶手应该是链接A与B的关键,他不应该擅自做出破坏这段关系的事情,那么排除掉A,这件事情极有可能是意外发现李佳蓉的齐小樱擅自做的。她很年轻,是个穿着红裙的少女,这些都太符合十一年前那四起案子。

     但是从心理上来讲,齐小樱不会主动、突然地做这件事情。

     叶辰等了一会儿见池寻没再继续说,就拍了拍他的肩膀:“吃晚饭吧,我叫外卖,想吃什么?”

     池寻眼睛很干,用力眨了一下,“先不吃了吧,我想再去看一下范良。”

     “还是怀疑他?”

     “是啊,”池寻站起来,对人笑了笑,“没办法,这人让我怀疑天生犯罪人理论某些部分的正确性了。”

     “哦?”叶辰对这种理论学说当然知道,“他长的很有特征?”

     “就是那种……”池寻顿了一下,似乎在琢磨用词,“那种非常明显,走在路上家长会把自己小孩儿从他身边拽开的脸。”

     叶辰觉得这形容挺有意思,翘起一边嘴角,一边跟着人一起走了出去,“叫着韩冽吧,既然可能有问题的话,还是别把你单独放在有问题的人身边比较好。即便不是十一年前的杀人犯,也有可能成为今年的杀人犯。”

     叶辰这话完全鄙视了池寻的战斗力,梁妄正跟韩冽说话,见他们俩一起出来,问道:“什么杀人犯?”

     池寻微笑回答:“没什么,叶辰警官大概是觉得警局待遇太好了,刚才跟我建议取消茶水间福利。”

     “啧啧啧……”叶辰落后他一步,看着他背影摇头,“副组长睚眦必报啊。”

     池寻走到韩冽身边时拽了他袖子一下,虽然没说话,但是韩冽明白是要出去调查范良的意思,他转身跟他一起出去,一边回答了叶辰一句:“我惯的。”

     语气特别理所当然。

     刚充好奶茶出来的沈星繁愣在原地,半晌偏过脑袋自己拍了拍朝上的右耳,“我耳朵里好像进水了。”

     叶辰弯着一双眼走过去扶正人脑袋:“别闹了,亲爱的,总比脑子里进水好。”

     “……你说我?”

     叶辰看着那两个人离开的背影:“不,我说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