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章 少女04
    “我的……我的手上?”男人低头看了一眼,然后大叫道,他站立不稳,又踉跄了一下,刀刃几乎要压进那条白嫩的脖子,小孩儿的咽喉处隐约可见红印,“我的手上是刀!我告诉你们!我手里有刀!你们谁都得听我的!”

     看他突然情绪又激动起来,脸色泛着不健康的潮红,双眼微凸,显出几分癫狂的模样来,后面守备的警察都一下子停止腰板,进入防备状态。

     毕竟这人……看上去真的是个神经病啊。而神经病,可是做出什么事情来都有可能的。

     池寻倒是毫不紧张,他依旧松散地站在那里,还对人动了动自己的手指:“不是说刀,我是说……你的戒指呢?”

     “戒指……”那男人低头去看,手上因为紧紧扣着那个男孩的肩膀,只能别扭地把手腕扭过去“我的……我的戒指呢……”他有些茫然地看着四下的地面,眉头因为努力回忆而皱成一团。

     池寻看着他,一边十分轻松闲适地向前走了几步。那个几秒钟之前还凶神恶煞宛如罗刹的男人,此时像一只迷途的羔羊,但是被外表蒙蔽的人并不知道,绵羊温驯,但是山羊却是一种喜爱并且善于角斗的动物。

     池寻好意地、温柔地提醒他道:“是因为离婚了,才摘下来的吧?”

     “离婚了……”那男人的目光因思索而由涣散渐渐聚焦起来,然后他灰蒙蒙的眼神忽然亮了一点,但是透出的那一点光,却像是火焰般炽热,充满着疯狂的恼怒,“那个女人!那个女人胆敢背叛我!”他陷入不能自控的暴怒中,细的骨节凸起的手指紧紧抓住男孩箭骨,男孩因为疼痛和惊恐,又大哭起来:“救命!救命啊!好痛!你快松开我!”

     “可是她对你很好不是吗?”池寻抬起手来,给身后那些不知是不是该冲上来的警察们一个止步的示意,“你看你身上的毛衣,不就是她给你织的吗?这衣服看上去就很暖和,她织了很久吧?”

     “毛衣……”男人抓刀的右手青筋暴起,显示他仍在癫狂恼怒的状态,但是提起毛衣,却又有神智恢复,语调上自控了一些,“是她……是阿云织给我的,我好喜欢……她手真巧……那时候我们还没结婚……阿云……大勇三岁大的时候我们陪他去游乐园玩……我们结婚那年……后来妈妈死了……”

     他不停地来回念叨着一些生活琐事,然而时间点全部是错乱的,有时是他和阿云还没好的时候,有时是他们的儿子大勇三岁的时候,有时又回到了刚结婚的时候。他的理智不能把这些事件按照正常发生的顺序串起来,它们就像是许多零碎的片段,不停的相互撞击。

     “是啊,她对你真好,”池寻说着,对那个大哭的男孩儿做了一个手势,他将食指竖在唇前,轻轻地嘘了一声。那个男孩儿依旧惯性地抽泣着,肩膀一抖一抖,但是看着池寻,终于也忍住了哭声。池寻轻轻地笑着,对他做了一个口型,乖。

     这个时候,要避免那些可能会激化男人的事件。哭声也不可以。

     “后来……后来她就走了……阿云就走了!”他本来在不断地小声碎碎念,但是那些痛苦的、难堪的根源,还是浮了上来,它们就在那里,躲是躲不开的,他说着,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咬牙切齿,每一个字都使劲发音,像是要咬在什么人身上,咬碎他的肉,嚼碎他的骨头:“她!竟!然!走!了!这个婊.子!”

     “是啊,她走了,”面对暴怒的人,池寻依旧淡定,“因为你的腿吧?你的腿受伤了,赔的钱又不多,你干不了以前的那些活儿了,挣不了钱,所以阿云就走了。”

     那个男人站在那里的时候,一直站立不稳,停住不动的时候还好,偶尔一有动作,两腿之间的总不协调,池寻观察了一下,他左腿比右腿稍短一点,所以在走动的时候不容易保持平衡,如果一个人长期如此,两腿动作已经习惯相互配合,也会通过调节鞋子底部的厚度来辅助走路,但是在他身上,这些都没有。腿上是新伤。

     “就是因为我挣不了钱!”男人顺着池寻的话往下讲,他没有意识到有问题,池寻的推测是正确的,悲愤、恼怒,他大声喊叫,口水喷了出来,没有任何形象,歇斯底里,“钱!钱真他妈是个好东西!混蛋!贱.人!”

     他一直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这一点,池寻几乎看他一眼就能判断出来,家教对人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这造成的结果是,它的体现十分稳固,如果没有额外的极大的影响,它几乎能在人身上存在一辈子。贫穷,愚昧,这些特质一旦形成,将渗透进一个人的一言一行、生活的每一处细节中。这个男人原本就是这样的,活的像蝼蚁一样,如今这样破口大骂,就更难看了,像是肮脏的下水道里的臭虫,每个看到他的人都厌恶它,女人害怕地尖叫,英勇的男人会挺身而出充当英雄的角色一脚踩死它。

     可是池寻就那样看着他,目光仍然是那样的,在无限的温柔底下,藏的是悲悯。

     “而且她还带走了大勇。”他的语气很淡,很平静,就像是单纯的念什么故事。

     “大勇!”提到自己的儿子,那个他抚养长大,却已经好久都见不到的儿子,那个虎头虎脑的、永远精精神神的儿子,那个他一只手就能把他抱起来、会开心地大叫“爸爸!”的儿子,他动作顿了一拍,眼泪从那双布满红血丝的眼睛里流了出来。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下来,顺着他憔悴、沧桑的脸颊。

     即便是这样的人,眼泪也是澄澈、干净的。

     “我的大勇……爸爸对不起你……你在哪儿啊!”

     “你手里抓着的这个孩子,也是一个人的儿子。你的大勇如果被人抓住的话,会哭、会害怕,会想要叫爸爸救自己,这个孩子也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