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七章 少女11
    U盘里面是一段视频,池寻跟叶辰指过小学对面路口的那个监控,所以他一眼认出来,这里拍摄的正是小学对面的马路,调远一些就可以看到学校那一截栏杆所在的位置。

     时间已经调控好,原本安静的栏杆忽然轻微地抖动,然后一个小脑袋就钻了出来。女孩儿很谨慎,先是左右看了看,然后才快速地把脑袋缩回去,扭转过身体,迈出一条腿,整个人跨过来,再迈出另一条腿。她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连衣裙,裙摆到小腿的位置,下面露着一截细白的脚腕。

     这裙子其实不算短,只是落到别有用心的人眼中,就实在太过诱惑了。艳色与赤白的对比,小巧的脚踝,这些无疑能激起人某些方面的爱好。

     微微发育的身体。

     洛丽塔。

     她出来之后,先是四下打量了一下,随后转过身,很明显是准备向大门这边走。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她却又转过身,此时在监控中只能看到她的侧脸。

     池寻微微皱眉,将鼠标移过去调节脸部区域的清晰度。

     ……没用。

     那边路口用的还是未经升级的老式监控,清晰度很一般。需要再转换的话只能靠电脑技术人员手动调节。

     “这个表情……”池寻手指轻轻点了点她的嘴巴所在的部分,“她在跟什么人说话。”

     “嗯?”叶辰凑过去,看清李佳蓉嘴巴确实在动,“她遇到了什么人?”

     “不清楚,这里已经超过了监控的范围,但是从肢体动作上来分析,她现在是一个比较轻松的状态。”池寻说着,把市区一小附近几条街道的地形区调出来,查看监控的分布,“李佳蓉算是比较聪明、谨慎的女孩儿,而且以她这个年纪,也该学会防备陌生人了,能让她不那么紧张的人,也许是个熟人。”

     随着池寻的话,就见李佳蓉径直向那边走了过去。在走出摄像头的监控范围之前,她最后又回头看了一眼学校的大门方向。

     这是她留下的最后一个正脸镜头。

     “嗯?”池寻本来在看地形图,余光瞥到这一个回头,目光变的有点琢磨,“也许不是熟人,这个动作……她并不是十分信任那个人,她有些担心,所以下意识地回头去看熟悉的地方。是她认识但并不十分熟悉的人,或者……能让一个女孩儿放心跟她走的,也许是一个看上去很和蔼的女性。”

     “女性?”

     “是啊,”池寻将地形图上几个街道标注出来,然后将电子地图发给沈星繁,“如果你是一个十一岁的女孩儿,刚刚从一个坏人手中跑了出来,本来是想回头去找你的同学们或者先去找警察,这时候遇到了一个看上去很温柔的女人,她对说了什么话,说服你跟她走……她会跟你说什么?”他抬手挠了挠眉头,“她会安慰她,然后跟她说……‘我知道那个凶手的事情’。”

     “星繁,”他偏头冲外喊了一声,“把我圈出的那几个地方的监控调出来,看看有没有一个穿红裙子的小女孩儿的身影。”

     “好嘞。”沈星繁收到指使即刻行动。那边老梁同志看着她的手速咋舌,“说实在的,我现在知道上次咱们全团几乎要全军覆没的时候你是怎么一骑绝尘地从天而降把我们救了。”

     “是不是特别想跪下喊爸爸。”

     随后对自己操作十分自豪的沈小姐就被年久失修的老梁同志揍了。

     而此时池寻还在盯着电脑屏幕,食指一下一下点着桌面:“这个人……”

     “嗯?”

     “一点都没有露出来,是因为凑巧,还是反侦察意识极强。”池寻干脆把电脑一合,“从李佳蓉身边的人下手,调查有没有什么人最近举动反常,包括银行账户有无大笔收入入账。另外,老梁!”池寻高声叫了一声,老梁同志放下正“教育”年轻人的手,大着嗓子回了一句,“在呢!”

     “走你的门路,查一下我市这一段时间下面有没有什么动静。”

     “哪方面?”

     “买卖人口,”池寻想了想,又补充道,“还有买卖器官。”

     如果是熟人作案,在对被害人有一定熟悉度的情况下,不能排除事先调查提前联系卖家买卖器官的可能性。

     “你觉得和十一年前的案子有关的可能性有多大。”叶辰收拾东西,想起来他们最先关注这件事的原因。

     “目前还不清楚,我们可以根据概率分析,十一年前犯案的人,应该是三十岁左右的成年男性,而现在如果凶手还是他,他现在应该是四十岁左右,根据我市男性不同年龄段的心理情况分析,我们可以将范围缩小至三十五岁至四十岁。这样的一个人,当年为什么会突然停止作案,如今又因为什么事情刺激了他,会让他再次作案……我们还需要分析一下当年的几件案件。”

     “我们分头吧,你和梁妄负责调查李佳蓉身边的人,我和韩冽调查十一年前的案子。”

     “明白。”

     李佳蓉身边的人情况比较简单,她的家庭成员只有一个七十岁的爷爷,且身体不好。叶辰和梁妄到他家的时候,老头裹着件破袄眼睛都是肿的。

     “大爷,我们是……”叶辰话没说完,老头儿眼泪就下来了,李佳蓉的失踪给这个年迈的老人添上了更多的痛苦,这对于原本就苍老瘦弱的他来说已经到了几乎不可承受的地步。梁妄在那边站着,看老头哭的身子都站立不住,袖口下面藏的一截手腕布满老年斑,薄薄的一层皮贴在骨头上,能看清下面遍布着暗青色的血管。他咳了一声都觉得有点受不了,走过去抚着老头找着椅子让他先坐下:“老大爷您先别着急,我们是警察,您看我们这不是来帮您找李佳蓉了嘛,您放心吧啊,我们肯定能帮您找着她。”

     老头儿大概气管不好,低低的哭声经过气管的挤压变得格外嘶哑:“这孩子……从小就命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