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一章 少女25
    “别怕,刚刚说了,我们只是想跟你问点事儿。”池寻永远顶着一张漂亮摆出极其真诚的表情,猫似的一双眼不住地往人身上撒桃花。

     女人看会儿池寻,觉得这要是做了什么大概算是自己占便宜吧?

     她哼了一声,把池寻手里的钱拿了过来,对着太阳检查了一下真伪,然后塞进了自己裤腰,“不够啊,一个钟,最少八百。”

     池寻笑意更胜:“如果我想跟你发生点什么,一定是基于喜爱之心,它不会以钱作为开始,也不会以钱作为结束。”

     这话挺绕,女人顺着想了想,然后脸就红了。

     她抬起冰凉的手往自己脸上一摸,感觉十分震惊,老娘纵横江湖这么多年,竟然输给一个小屁孩???没忍住又瞟一眼人,虽然是个……又好看又会说话的小屁孩。

     池寻乘胜追击:“所以今天我只是花钱给你买一个信息。”

     “什么信息?”

     “刚刚跟你打电话的人,他是之前这里的住户是吗。我想要他的电话。”

     女人盯着池寻那双澄澈的眼睛,从那里面甚至能看出自己的倒影,她犹豫了一下,报出来一个电话号码。

     池寻也不需要拿出手机来记,他对人点了点头:“多谢。”

     结果两人要走的时候,女人忽然伸出手来抓住他的袖子。

     羽绒服,手上一用力就陷了进去,像是吃棉花糖的口感,她感觉池寻像是小时候吹得那种气泡,在阳光下五颜六色地升腾起来。

     那一段时光是快乐的。

     只要你不碰,它们就会存在很久。

     但是,你一定,不要碰。

     这回池寻倒是没想到这人还有什么事要做,他回过头来,好奇地看着她。但是很有礼貌,也不催人,就安静地等着她说话。

     “你……为我读一首诗吧。”

     这句话来的没头没尾,莫名其妙。她说完自己都立马后悔了,但是池寻还是那样笑眯眯地看着她,然后他点了点头。

     “她没有见过阴云”

     “她的眼睛是晴空的颜色”

     “她永远看着我”

     “永远,看着”

     “绝不会忽然掉过头去。”

     她看着他晴空一样的眼睛,突然笑了起来,然后她把钱塞回给他:“挺好听的,给你钱,记着,这是我买的。”

     池寻的手指和她有短暂的接触,他在某一瞬间似乎觉得她这样的举动有些奇怪,他略微皱起眉头,那双似乎永远带笑的眼睛看着人,然后他也笑起来,收下钱,转身走了。

     两人走出一段距离,池寻大概还在想刚才的事情,没有注意到身边韩冽的气压越来越低,然后他忽然开口:“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有一种卖身的感觉。”

     “嗯。”韩冽出口冰冷。

     池寻不要命地继续感慨:“原来卖身是这种感觉。”

     这下韩冽干脆停住了:“你还挺享受?”

     池寻偏头看他,没明白这人突然从哪儿来的脾气,然后自个儿想了想,哦了一声,表示想明白了,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来塞进人兜里:“给你好了,别吃醋。”

     很明显他俩说的吃醋不是一回事,但韩冽多好哄,立马偃旗息鼓,只是最后又问了一句:“那要是我呢?”

     那要是为我读一首诗呢?读什么诗?

     他不用说完,池寻懂他的意思,他掏出手机按照刚才得到的号码拨出去,一边回答他的问题:

     “我知道永逝降临,”

     “并不悲伤,”

     “松林里安放着我的愿望。”

     “下面有海,”

     “远看像水池,”

     “一点点跟着我的是下午的阳光。”

     “人时已尽人世很长,”

     “我在中间应当休息。”

     “走过的人说树枝低了,”

     “走过的人说树枝在长。”

     诗读完的同时电话接通,池寻跟人简短介绍情况,然后问道:“范良是不是有个老婆,挺年轻?”

     “有啊,”那边的人确实是范良以前的邻居,之前在这儿住过几年,是两年前搬走了,房子开始断断续续地租出去,“是挺年轻的,比范良小二十岁吧?不过那女的也没工作,成天就在家里待着,也不咋出来,好像也没什么朋友,我们也就偶尔才碰见过她。长的还挺好看的,就是……怎么说呢,看着不咋健康。”

     “哦对了,那个女人已经死了。”

     池寻正比对那个女人与齐小樱的特征符合,结果忽然就来了这么一句。

     他的手指本来一下一下地很有节奏感地敲击腿侧,此时五指微微蜷了起来,然后他问道:“他们有一个女儿是吗?”

     When.you.have.eliminated.the.impossible,whatever.remains,.however.improbable,must.be.the.truth.

     “是啊,这你们都知道啊,他那个女儿更不常见,天天躲在家里面,范良好像也不让她出去上学。嘶……那个女孩儿,现在……可能也十来岁了吧?”

     池寻挂掉电话,看向韩冽:“所以最新的这起李佳蓉的案子是齐小樱的女儿做的,按照她的年龄来说,齐小樱当年被绑走之后即怀孕生子,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范良留下了她,这么多年。绑架李佳蓉的事情范良事先并不知情,齐小樱的女儿做这件事情的原因,如果我没想错,是因为她看到了范良当年的日记。按照范良这种类型的凶手的心理,他们很有可能会把自己做过的事情记录下来,包括被害人的年龄、外貌特征,所以她看到李佳蓉的一瞬间,就立刻判断出来她符合当年范良的杀人目标,所以她带走了她。”

     “齐小樱的女儿现在大概十岁,所以她才能轻而易举取得李佳蓉的信任。谁会认为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女孩儿会伤害自己呢?”

     池寻说着,眉头渐渐皱起来,韩冽跟上他的思路:“但是她很熟练,所以她不是第一次做这个事情,她之前经过训练,甚至不止一次。你之前说过,范良跟一伙人合作,那些人在李佳蓉的事情发生后,从警局内部打听到消息,知道了我们怀疑陈夏,于是绑架陈夏以代替范良。现在我们知道,他们为什么合作了。”

     叶辰之前问过,为什么会和一个杀人犯合作。

     和杀人犯合作的原因,自然是为了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