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章 杀手13
    他们两个现在也不方便去太远的地方,于是叶辰想了想,干脆第二天陪着唐暮歌去他那个没去成的博物馆。

     “呦,你这也算是牺牲自己成全我吧?咱们这算是……中老年人散团一日游?”唐暮歌抱着胳膊站在一边,看叶辰对着镜子在自己脑后发尾处别上一枚山茶花的卡子。

     “唐先生,请注意你的言辞。要知道想跟我约会的人从这儿能一直排回K局,你现在应该做的是为拥有我这样的旅伴而感激涕零。”

     唐暮歌见好就收:“亲爱的叶小姐,请务必给我一个请你吃午饭的机会。”

     叶辰蹬鼻子上脸:“排号去吧。”

     两人参观完博物馆出来再补一顿下午茶,回到酒店就已经接近下午四点,结果进了大厅就看见了那两个之前来询问他们的警察。

     “下午好啊。”叶辰自然而然冲他们打了个招呼,倒是两个警察略微有点尴尬。他们已经查清楚唐暮歌和叶辰跟秦昌文的案件没有任何关系,想起之前调查过他们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都是同行。

     “下午好,出去玩了?”

     “嗯,去了趟博物馆,你们这是……”叶辰脑子里迅速略过几个警察现在会调查的地方。旁边唐暮歌咳了一声,示意她不要说得太多。

     倒是那个做笔录的小警察,因为之前的询问调查所以此刻忍不住多说了点儿想弥补一下,“我们来核实一下不在场证明,另外调取酒店监控。”

     “哦,终于跟酒店协商好了吗?”叶辰笑了一下,明白这事儿也颇不容易。

     “是啊,”小警察也笑起来,从同行的理解中汲取了一点力量,“不过只肯给我们那几层楼的监控还有大门的一个监控。”

     “辛苦你们了,”叶辰适可而止,知道外人也不便问人太多调查情况,“那我们先回去了。”

     “再见。”

     叶辰转过身来低声对唐暮歌说:“两个信息:第一,他们今天对咱们这个态度表明他们应该已经排除咱们俩的嫌疑了,实际上这一点太好确定了,我们跟死者简直八竿子打不着;第二,按照他们这个调查程序,死者可能已经被排除了自杀可能。”

     唐暮歌无奈地看着叶辰:“叶柯南,你究竟为什么对这个案子感兴趣?”

     “不知道啊……”叶辰也有点纳闷儿,颇惆怅的抬头看了眼……天花板,“就是觉得哪儿怪怪的,而且无论如何,我跟这个案件也有点儿关系?”

     “哪来的关系?”

     “我是几个嫌疑人的不在场证明。”

     这么一说,唐暮歌就有点明白她的意思了。他们两个跟秦昌文完全没关系的人,现在跟秦昌文参加了同一个游戏,并且成为了几个案件嫌疑人的不在场证明人。这一切真的只是巧合吗?警察啊……可是对巧合十分敏感的职业。

     “陶浅、程驰、毕水清这三个人的不在场证明看起来毫无破绽,但是细究起来,也不是完全没有问题。”两个人回了房间,唐暮歌从床头柜上撕下一张纸条,在上面写下时间、地点:“先说陶浅,她从泳池出来之后就一直跟你在一起,这一点很明确,但是有一段时间,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待在泳池,那时她在那里做了什么?是不是跟后来秦昌文去泳池有关?毕竟我们还不明白,秦昌文那个时间独自去泳池的原因。”

     唐暮歌在两个时间点间画了一个问号。

     “再看程驰,他跟你们分开后独自回了房间。8:50-9:10,他在开视频会议;9:20-9:35,他洗澡,并且叫了客房服务。尸体在9:50被发现,9:35-9:50这十五分钟时间,程驰如果真的杀人,不可能会笨到坐电梯上去,如果是走楼梯,从他的楼层到十五层,杀人,再下来,时间就未免太紧张了。”

     “等等等等,”叶辰突然抬手打断他,“你怎么知道程驰的行程?”

     唐暮歌坐在那儿面不改色:“昨天在警局一不小心瞥到笔录了。”

     “……还说什么我太上心,明明你自己也觉得有问题吧!”

     唐先生悠然在在9:35-9:50间画下双层下划线:“just.for.u,honey.”

     “最后看毕水清,与前三个人相比较,他的作案可能性反而是最大的,虽然这个人看起来……”唐暮歌仰头,略微回忆了一下与毕水清见面的几次场景,“实在不像一个能够单独布局杀人的人,他离开餐厅独自回到房间,那么这段时间他都是独处的,具体做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是啊……”叶辰摸了摸下巴,“但是有监控,刚刚那个警察说酒店可以给他们大门和这三个人居住楼层的监控,那么根据监控就可以看到他们是什么时候回到房间,什么时候出门的,这样一来,就完全可以确定他们的位置了。”

     “如果酒店监控确定了毕水清的行踪的话,那么他反而是最没有嫌疑的一个人了。”唐暮歌在毕水清名字后面标注了一串省略号。

     叶辰伸了个懒腰,走到窗户前看着外面放松眼睛。依照他们现有的资料,他们只能分析这几个人的作案时间。至于其他的……作案动机,作案手段,还有其余嫌疑人,都没办法判断。

     她略微倾身,向玻璃窗上呵了口气。

     然后食指在上面写了几个字母。

     又抬手抹掉。

     唐暮歌发完短信抬头,恰好看到。

     Txr

     过了一会儿,手机发出滴滴的声响,他划开页面将对方传过来的几张纸看完,然后回了对方一条消息。

     “叶辰,死者情况。死者初判为溺死,颈后有指印,手指按压系生前伤,无反抗伤,颈侧、手臂内侧有针孔,根据目前情况判断,很有可能是有人趁机袭击,将麻醉药从脖颈处注入,使其昏迷,再将被害人推入泳池内,按压,致其窒息死亡。”

     叶辰跟着唐暮歌的分析点了点头,然后听他没有继续说的意思,有点意外:“尸检报告内容不止这些吧?”

     “只有这些,死者家属不同意解剖。”

     “不同意解剖?”这下问题变了性质,“拒绝解剖的情况,其中有部分是因为……家属正是凶手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