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二章 杀手15
    叶辰倒也不对唐暮歌客气,晚上的餐厅价格着实不低,服务生给两人一人上一份菜单,唐暮歌看着菜品后的价格挑了挑眉头:“您还真是一个皇上的胃啊。”

     “岂止啊,我还有一颗称霸全宇宙的心呢。”叶辰看完菜单对旁边服务生招了招手,“你好,点单,诶,刚才是你给我的菜单吗?”

     “不是啊小姐。”

     叶辰微侧过身子去看她,然后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是哦,不好意思啊认错人了,因为制服都一样的原因,不过你们的,”她隔空指了一下人胸口,“铭牌不一样。有的在左边,有的在右边。”

     唐暮歌本正弯着一双眼睛,看着叶辰跟服务生说话,听到这句忽然愣了一下:“有的在左边,有的在右边?”

     “嗯,”叶辰不明所以,“怎么了?”

     唐暮歌先是对一旁等待的服务生笑了笑:“不好意思,一会再跟你说可以吗?”

     从唐暮歌踏进来起,餐厅的几个服务生就已经对相貌惊人的男人偷偷展开议论了,此刻见他笑脸,几乎一下子红透脸,“可以可以,当然可以。”一转身两眼都冒桃花。

     “哇,唐先生您这个魅力值不用在犯罪上简直是暴殄天物啊……”叶辰下意识吐槽,结果话没说完,被唐暮歌打断,他将声音压低,谨慎问她,“你记不记得咱们昨天在警局,看到了两段监控视频?”

     “嗯,”叶辰听他提起案件,也认真起来,“一段是案发前一晚,咱们去泳池的,另一段是案发当天上午,我、陶浅、程驰去泳池的。”

     唐暮歌点了点头:“案发前那一晚,你再跟我捋一遍过程。”

     叶辰用食指在银丝勾图的桌布上画了一个简略的地形图:“当晚,秦昌文从电梯出来,到达泳池;随后,陶浅从电梯出来,到达泳池;我和你从电梯出来,到达泳池;程驰从电梯出来,到达泳池;毕水清走楼梯上来,见到我们。见面过后,毕水清乘坐电梯下楼;我和你坐电梯下楼;程驰和陶浅走楼梯下去;最后,秦昌文乘坐电梯下楼。”

     唐暮歌突然抬手,略微竖起两根手指,虚遮在叶辰嘴前,示意她停下。

     “是他啊……”

     “嗯?”叶辰疑惑看他。

     “你为什么觉得……是程驰和陶浅走楼梯下去之后,秦昌文才做电梯下去的?程驰和陶浅走楼梯这一段,我们并没有监控可以证明。”

     叶辰觉得这问题有些莫名:“秦昌文不是一直躲在哪里吗?目的明显是不想让我们察觉,那么肯定是在确认所有人都走了之后,他才会出来,继而离开啊?”

     “可是……”唐暮歌抬起眼睛看他,他的目光映着上方那张琉璃球里透出的金色灯光,“今天我们坐错电梯之后,恰好遇到程驰,随后他走过我们,按下了电梯按钮;走路还有按键的姿势……都和那晚的秦昌文一样,”唐暮歌说着,顿了一下,“包括身形。”

     唐暮歌是法医,对人体身形异常敏感,判断十分精准。每一个人,身材比例,胳膊多长、腿多长、手指多长,都是确定无疑、不能改变的,同样的,走路的姿势、每一步跨出的距离,如果不刻意控制,也都是独特的。

     这些在普通人看来没有什么特殊,但是在专业人士看来,简直就是行走的数据了。

     叶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暮歌你确定吗?”

     “嗯,对了,我今天观察程驰,发现他是左撇子。”

     叶辰想起来,唐暮歌在电梯上的时候,没有说话,而是一直古怪地盯着程驰的手。大概就是他在看到程驰按下电梯按键的时候,就意识到了有问题,只是那时还没想起来究竟那样走路、抬手的人究竟是在哪里见过。

     叶辰没有回答,唐暮歌继续问道:“你为什么知道那天晚上乘坐电梯走的人,是秦昌文?”

     “因为衣服,那个人穿着秦昌文的衣服,而且身高什么的,也差不多。”

     “我看过秦昌文的数据,他身高182cm,和程驰确实差不多高。换言之,如果当时是程驰穿着秦昌文的衣服离开,你们并不能判别出来。”

     叶辰低声接着他的话说下去:“是啊,反而会因为下意识的判断,而确定那个走的人就是秦昌文。”

     她叹了口气,将那晚前后的事情都想了一遍,有些头疼地按了按额角:“那么,如果当时确实是程驰假扮秦昌文离开,就说明:第一,陶浅帮助他骗了我们;第二……”她的脸色白了白。

     唐暮歌嘲讽地低笑了一声:“第二,那真的秦昌文,在哪里呢?”

     “对了,”叶辰忽然想起来,“我记得泳池的视频拍摄到,第二天,也就是案发当天上午九点多,秦昌文还去了泳池。那时的秦昌文,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我不知道,这段视频我没有看到。在警局的时候,只让我们看了咱们几个在的时段。”唐暮歌喝了口柠檬水,“这些问题太自相矛盾了,如果当晚秦昌文就被人控制住,那么第二天去泳池的人是谁,从那晚十二点到第二天上午秦昌文死亡,他在哪里。如果是陶浅和程驰控制住了秦昌文,那么我们可以猜测,也许就是他们杀害了秦昌文,可是我们已经确定粗秦昌文的死亡时间,在那段时间,他们两个都有不在场证据。第三,如果当晚,确实是陶浅和程驰控制住秦昌文,他们是在哪个时间段做的这件事情?那天晚上,陶浅到了泳池,咱们俩到了泳池,随后程驰到了泳池,离开时我们离开的时间和假的秦昌文离开的时间,中间相隔时间我记得很短,不足以控制住一个成年男性,何况那时……可是秦昌文在暗处,陶浅和程驰在明处。”

     叶辰听了这么长一串话依旧思路清晰,她的食指在桌布上那个凭空画出只有她能看到的两点间来回抹了抹,然后她皱起眉头:“不对,有一个问题。”

     “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