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一章 杀手14
    如果凶手是秦昌文的亲人的话,那这件事就彻底跟叶辰和唐暮歌没关系了,他们也根本无从下手。

     叶辰把散下来的头发拢了拢,随意在脑后挽了个松松垮垮的发髻:“算了不想了,我们要相信警察同志。”然后站直了拂了一下衣摆,“咱们吃饭去吧。”

     “……你才刚刚吃完下午茶,叶小姐。”

     叶辰甚是无辜:“你也说了那是下午茶。”

     唐暮歌叹口气站起来,将叶辰耳边的碎发别到耳后:“Whats.the.point.of.saving.the.world.if.you.cant.enjoy.it.”

     两人收拾一下出门,到了电梯里面开始瞎聊电影,这这两个自诩智商不低的人,就在电梯门打开的时候,自然而然地跟着从打开的门走了出去。

     站到走廊上的时候才觉得有问题,两个人回头看了眼已经关上的电梯,再互相看看彼此,极有默契异口同声:

     “都怪你。”

     “这肯定是你的……错。”唐暮歌吃了话长的亏,比叶辰落后一拍,顿了一下之后还是坚持着把用以推诿的话讲出来。

     程驰拖着行李箱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站在走廊里大眼瞪小眼,试图以眼睛大小明确责任归属的两个幼稚鬼。

     “二位这是干嘛呢?”

     听到有人说话,唐暮歌迅速低头揉了揉眼睛。从两人表情看来,叶小姐可能取得了现阶段的胜利。

     “程先生好,”叶辰收拾好表情看向程驰,目光在他穿的衣服和手中提的行李箱上自然绕了一周,“你这是……?”

     “哦,工作做完,准备回去了,”程驰将手里的行李箱放下,向前走了几步,在电梯边按下向下的箭头,“你们二位是来旅游的吧?准备什么时候走。恐怕届时不能送你们了,见谅。”

     “程先生客气了,”叶辰笑了一下走到唐暮歌旁边,“我们原定后天回去,但是现在正好碰到了这些事情,也有可能推迟。”

     “哦,秦昌文的事情,”程驰顿了一下,脸上表情有点莫名,不知是因走廊光照还是因为什么,叶辰一瞬家没判断出程驰在那一刻是什么心情,然后他微微敛去脸上因礼貌摆出来的笑容,“也打扰你们了。不过我当天的行程已经跟警局那边交代清楚了,他们现在……应该也已经核对好了吧,如果有任何需要我会在跟他们电话联络的,希望能配合好他们的工作早日抓到凶手吧。”

     “是啊,”电梯门打开,三人依次走了进去,叶辰一直按着开门的按钮,等程驰提着行李箱进来后将手指松开,“希望早日抓到凶手,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然后她忽然想起什么,微微眯了一下眼睛,十分自然地对程驰提起:“程先生似乎跟那位……秦先生以前是朋友?”她模糊掉秦昌文死者或被害人的身份,“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吗?”

     “倒也算不上是太要好的朋友,只是一个圈子的人偶尔会碰到罢了,”程驰低头抚了一下腕表,“他这次也住在这个酒店,我都不知道这件事情。至于他被害这件事情……谁知道呢,虽然觉得很遗憾,但是恐怕我没办法提供什么实质性帮助吧。”

     他这次也住在这个酒店,我都不知道这件事情。

     ……这句话,似乎有点熟悉?

     叶辰瞥了眼唐暮歌,就见他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事情。

     程驰见叶辰没说话,想了一下又提了一句:“听说他家里有什么事情,家里人不同意警方解剖?如果我是警察的话……大概会从那边先下手吧。”

     “为什么?”

     程驰抬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秦家的事情也不少。叶小姐恐怕不知道,在这种家里,想好好活着也不一定是件简单事。”

     他似乎对什么有所暗示,叶辰还想继续问,电梯已经到达一楼,程驰对她点了点头,提起行李箱率先出去。

     “暮歌。”叶辰回头叫人,见唐暮歌的仍然垂着眼睛,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程驰的手上。

     听叶辰叫自己,他应了一声:“怎么了?”

     叶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你怎么了?发现什么了吗?”然后她握上他的胳膊,先拉他出去。

     唐暮歌跟着她走出去,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不知道,只是隐隐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具体是哪里……”他仰起头来想了一下,“大概和我近期看到的什么东西相矛盾吧。”

     诶?叶辰忽然想起来自己为什么觉得那句话熟悉。

     程驰在电梯里,提到秦昌文的时候说,他连秦昌文住在这座酒店都不知道。这句话,陶浅也说过。那时候陶浅和叶辰在商场,她接到了程驰和毕水清的电话,通知了她秦昌文的事情,叶辰安慰她的时候,她说……他们也算不上熟悉,她连他住在这里也知不知道、

     同样的话,用来佐证同样一件事情。

     这是巧合吗?

     如果不是巧合的话,那么也许是陶浅和程驰聊过这个话题,当时陶浅也是这么对程驰说的,所以程驰再提起来的时候,就下意识地也用了这句话。

     又或许是,他们在更之前的时候,已经商量好用这个借口。

     唐暮歌见她还在想事,抬手轻轻拍了她后脑一下:“想什么呢?程驰刚才不是一直在暗示,这件事情有可能是秦家人自己做的吗?豪门恩怨,也不是没有可能。”

     “那也很奇怪啊,”叶辰斜了他一眼,“如果真是秦家人做的,放弃天然的地理优势,非要跑到一个有监控的酒店杀人,未免舍近求远了吧?”

     “为了减轻嫌疑,如果秦昌文自己家里,那嫌疑就太大了吧。”唐暮歌讨好似的对她笑起来,“好了别想了,去吃饭吧,你想吃什么?晚上我请你。”

     “嘁,谁用你请,无事献殷勤,难道是想推翻朕的政权。”

     “臣只是看皇上近日因国家之事忧虑深重,所以迫不及待想进一份拳拳之心。”唐暮歌挽上人胳膊,不着四六地陪她瞎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