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八章 少女02
    现场的情况比叶辰当时说的还要紧张。

     先来的警察已经拦好了警戒线,围观的大概有三十来个人,站在黄色的线后面,对着学校大门那个处在不平衡状态随时可能崩溃的局面进行评论。

     那一堆人中泾渭分明地分成了两拨,一拨只是在看热闹,脸色紧张、兴奋,而另外一拨……

     看到池寻他们来了,之前到的负责此事的警察赶忙跑了过来:“叶警官是吗?我是刘闻,我跟您打的电话,之前联络过方局,他说这件案子由于特殊情况,可以联络二组进行协助。”

     特殊情况,自然是指那个精神极度不稳定的挟持儿童的男人。

     “你好,我已经联系过方局,得到参与案件的许可,这是二组的副组长池寻,这是二组警官,梁妄。”

     “你们好你们好。”刘闻分别跟人握了握手,他跟梁妄也算认识,梁妄在警局待了很多年,彼此共事过几次,之前他以为新成立的二组会让梁妄做组长,没想到却是年纪轻轻的韩冽顶了上去,虽然年轻,这几次办的案子还都算不错。而池寻……久闻大名,知道是十分厉害的心理学家和测谎专家,只是不知道真人这么年轻。

     也正是因为池寻的身份,所以在和凶手僵持不下的情况下,才取得局长的同意,联系了二组。

     “那帮人是……家长?”池寻冲着那边站在警戒线后脸色都十分激动,几次三番想要冲过去的中年人抬了一下下巴。

     “是的,”刘闻回头看了一眼,跟他解释道,“凶手现在手头有一个小男孩儿,另外当时正在进学校的几个小孩,也都受他到他的胁迫,现在被困在大门那儿不敢跑,那男人手里拿着刀,我们……”

     刘闻还没解释完,池寻打断他道:“几个人?”

     “什么?”刘闻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几个人?”

     池寻有些不耐烦,脸色上倒是没表现出来,他一贯是个微微笑的温柔模样,此刻饶是什么表情都没有,嘴角也略微自然上翘,带出点儿温和笑意来,“被困住的不敢跑的孩子,不算他手里那个。”

     “哦哦,六个。”

     池寻的目光已经从那群情绪紧张的家长身上穿过前方的警察移到校门口,“六个,你确定?”

     “这……我当然确定了。”刘闻倒是有点恼,怎么个意思,怀疑我不会数数?

     池寻微微歪过脑袋看了他一眼:“请你再数一下,这是几个人?”

     刘闻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口蹲在角落里的那群孩子变成了五个人。

     我去……这是怎么回事?我只是打电话的时候没看着啊?!刘闻这下子害怕了,脑门上直往下流汗,一个孩子现在被人拿刀抵着脖子,一个孩子忽然就不见了,这事儿眼看着是越闹越大了。

     这事儿要是解决不了……他也就真不用干了。

     “没事,孩子应该是自己走的。”池寻依旧盯着那群蹲在角落里面乱哄哄的哭的孩子,其中有一个小男孩儿,虽然也很害怕,但是时不时地就向后看两眼,他大概知道那个不见的孩子去哪儿了,那么那个孩子……应该是自己趁机跑走了。

     倒是个聪明小孩儿,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记得不见的那个是哪个孩子吗?”

     刘闻眉头皱成一团,他不是池寻这种记忆力惊人的人,大早晨接到报警电话连忙跑了过来,一来就开始跟那个神经病交涉,旁边哭成一团的家长时不时地就跑过来问他进展情况,忙得焦头烂额,压力又大,他对那群蹲在角落里相对安全些的孩子实在没有过多关注,想了一会儿,他才不确定地回答道:“好像是个女孩儿……八、九岁吧,扎着个小辫子,穿着身……红裙子,挺瘦,挺白。”

     “嗯,”池寻点了点头,跟他指向另一边,“带人检查一下,她可能是从那边跑了,向学校里面跑的话,里面这一片区域太空旷,很容易被发现,她可能是沿着院墙走,最后从栅栏那边找到空隙,钻出来了。虽然你没有发现她不见了,但是如果她的家长在这里的话,应该第一时间就会发现的,所以她的家长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在现场。联络一下学校老师,调查学生身份。”

     池寻说的很有调理,而且不紧不慢。刘闻本来紧张,也稍微感到安抚,他应了一声,然后才意识到,这位二组的副组长根本不是他的上司啊?!他凭什么听他的?!大家都是平级,跟我说话也应该用商量的语气吧?!

     事态紧急,池寻没去考虑这里面还有这些门道,只是见刘闻没动,才又看了他一眼:“你怎么还不去?”问的很是顺理成章,丝毫没觉得自己对人的态度有什么问题。

     刘闻这下脾气上来,准备就着阶层问题跟人讨论讨论,结果讨论的话还没说出来,池寻继续说道:“凶手身份查出来了吗?”

     “呃,”刘闻顿了一下,舔了舔嘴唇,“还没有。”

     池寻皱起眉头,刘闻他们到达这里二十分钟后,因为事态没有得到缓和,所以联系了二组,二组因为梁妄赛车手的存在,到达这里只用了十四分钟,前后加起来半个小时,这个胆敢光天化日下行凶的男人的身份还没有调查出来,刘闻这帮人……可就有些敷衍了。

     “不是,”刘闻自知这个事情上自己这边儿做的确实不让人满意,连忙跟人解释,“他的身份我们已经在调查了,估计着再有一会儿时间我们就能……”

     池寻抬手挡住他要说的话,“来不及了。”

     “什……什么?”

     池寻盯着站在门口的那个男人,他的目光映着漫天霞光,显现出一种玫瑰般奇异的色彩:“来不及了,他的情绪太激动了,再不加控制,极有可能伤害手中人质。”他顿了一下,将手里的东西交给旁边的叶辰,“我去跟他交涉。”

     “想什么呢,”梁妄一把抓住他,“你这个小身板儿都挺不住他一顿揍,再等等,韩冽应该就快来了。”

     “等他干什么,”提起韩冽,池寻扬起了一个短暂而漂亮的笑意,“要知道,我也是警察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