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七章 爱慕19
    萧城要去剧组,开了车在警局旁边路上等唐暮歌一起。

     唐暮歌穿了件宝蓝色风衣,衬的脸越发白。上车跟人打了个招呼,萧城觉得这位也是……好看的让人心惊。

     到剧组了车停一边,唐暮歌两手插兜晃悠着下来,跟在萧城身后看一堆工作人员跟他打招呼。萧城这人脾气好又没架子,实在是个让人喜欢的明星。

     跟萧城打完招呼了自然就看见他身后的唐暮歌,这圈子里长的好看的人太多,纵然如此乍然一见唐暮歌也都愣了一下。

     这什么人?新人?

     制片跟萧城关系不错,就先玩笑着问了一句:“大神你们公司签新人了啊?”

     “一朋友。”萧城冲人笑了笑,也不多解释。

     余怀听着外面这动静就知道是萧城来了,这也是这戏拍了有段日子了,再更往前的时候,每次拍戏间歇,萧城跟前肯定凑满人:“萧哥你能给我签个名吗?”“大神能给我签个名吗我妈贼喜欢你!”“大神拜托给我签个名吧我妹在家天天念叨啊。”“终于见到活的萧大大了请务必给我签个名字啊!就在这里!写老公两个字!”

     他戏服都穿好了,拖着长摆出来,就听见了萧城那一句朋友。目光从萧城挪到他身后的唐暮歌身上,他记起这个人。上次萧城录节目的时候,这个男人就一直在下面看着。

     朋友?

     余怀垂下眼睛想了想,然后脸上扬起笑去跟人打招呼:“来了?”

     唐暮歌漫不经心瞟了他一眼,他记得自己见过这个人,上次他跟萧城一起录节目来着。也是个演员,叫……余怀。连续两次碰上的人,他就多看了两眼,余怀脸色偏白,虽然脸上涂了一层妆,但是唐暮歌什么眼神儿,只要不是油漆,哪怕两层打底也挡不住他。而且这白不是天生健康的那种,而是有些贫血的苍白。

     他本来也不用跟人寒暄,就那么上下扫了两遍人,等萧城进屋上妆,他到一边儿找了个空椅子坐下,旁边桌上有不知哪个剧组留下的一沓报纸,夹着腿就开始看报纸,悠闲自在一副老干部模样。

     余怀等着萧城弄好和他拍对角戏,反正也没事儿干就坐到唐暮歌旁边,找了个由头开始跟他聊起来。唐暮歌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饶是余怀舌灿莲花,他也没看上去,只是惦记着这人连着两天在萧城这儿出现有点儿意思,也不直提出来拒绝人,就坐那儿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说了几句。他不像韩冽那种对犯罪有十分敏锐的直觉,但按照梁妄的说话,也算是“拥有十分丰富的战斗经验”,一边聊一边漫不经心地打量人。

     余怀宽袍大袖,拿东西的时候就不太方便,袖口索性就卷了上来。旁人未必有这么好的眼神,但唐暮歌却从人袖口掩映中看到他手腕上的几道伤疤。他垂下眼睛,若无其事问道:“你跟萧城关系不错?”

     他不去看人表情,只瞥见余怀原本松散放在腿上的手忽然攥了一下,又轻轻松开。

     “我们俩……”余怀话没说完,那边已经有工作人员叫他们说准备开拍。余怀就冲他笑了一下,走了。

     萧城出去前先来找他,目光落在报纸上的时候笑了笑:“我们得拍一会儿,你不会无聊吧?这附近其实也有地方挺有意思,我让我助理带你去看看?”

     “不用,正巧我也没看过拍戏,长长见识。”唐暮歌将报纸理了一下放到一边,又问人道,“你和余怀什么时候认识的?”

     “余怀?”萧城没料到他忽然提到这个人,愣了一下,然后很是回忆了一番,“这个……我好像还真没什么印象,第一次合作是一个电视剧,说起来也有五、六年了吧。”见两人之间不算熟悉,唐暮歌也就没再问。

     萧城说的“得拍一会儿”过于谦虚,这一拍就拍到了晚上六点多。一个女配的戏份杀青,晚上剧组一块儿吃饭,唐暮歌作为剧组神级人物萧城的朋友,自然也被邀请。兼着他又长的极好,虽然之前跟这些人都不认识,不过一顿饭吃的也挺热闹,某个女编剧似乎是喝醉了酒坐他身边一直试图拉他的手,唐暮歌只得找个理由溜出去。

     晚风很凉,影视城附近晚上的饭店一条街也十分喧嚣,很有几分华灯初上的意思。唐暮歌沿街站着,半晌从兜里摸出了一根烟。他从来了警局之后就不太常抽烟,只不过这两天被顾曜荣堵的,日子实在算不上好过。

     余怀出来的时候,看到就是这样一幕。拿手术刀的手,夹着烟也十分好看。Luckystrike貌不惊人,到了他的手里完全陪衬得起那昂贵的价格。他眼尾很深,眉头也不皱,抽的漫不经心,倒自成一幅好风景。

     余怀也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人,又漂亮又自矜,怪不得萧城喜欢。

     莫名就被喜欢了的唐暮歌扭头就看见有人扶着树大吐,刚才在饭桌上一顿闹腾弄得这一屋子认识了七七八八,唐暮歌此时也不好意思袖手旁观,就过去给递了张纸巾:“没事儿吧?”

     那人仰起头来,正是醉醺醺的余怀。

     余怀似乎是没认出他来,无力往他身上一靠。唐暮歌连忙将人扶住。他原本想把人搀回饭店,但余怀腿脚都软,半天没挪动地方。七拐八拐,到让他一屁股坐进了旁边的绿化带。然后余怀才清醒了一点儿,仰头看会儿唐暮歌,嘴里发音模糊不清:“你和萧城……挺好。”唐暮歌琢磨着怎么把人拎回去,也没怎么想只敷衍着:“是不错。”

     “那边有家……咖啡馆,你陪我坐一下吧,省得回去太乱。”

     唐暮歌觉得余怀大概是怕别人看见他现在一副醉酒的样子,就把人架了起来。

     池寻醒的时候在警局的长沙发上,身上盖着条灰色毯子,屋外有星光,而屋内唯一的亮光来自他旁边沈星繁桌上的电脑。

     “诶?你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