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一章 幽灵12
    叶辰和唐暮歌直接开车回了大楼,那里秘书已经到了门口。看到他们就迎了过来:“陈记者?”

     “是我,”叶辰不知道从哪儿摸着了一个平光镜戴上,遮住了那双漂亮的眼睛,“不好意思,迟到了几分钟。”

     “没关系,请跟我进来。”

     叶辰透过后视镜和后排的唐暮歌对视了一眼,唐暮歌从座位后面掏出一个帽子戴头顶上,一下子遮住大半张脸,扛着机器下了车。

     留心后发现这里安保确实严格了一些,秘书带着他们两个在前台登记,刷开领他们过门禁。

     唐暮歌和叶辰都看过了沈星繁查出来的大楼设计图,此时边走边将实际与设计图对照。经理办公室在三楼,两人出了电梯,就看到楼道口尽头的监控摄像头,叶辰脚步刻意顿了一拍,和唐暮歌平行后,抬手搭上他肩头,食指悄悄划了一个1.

     唐暮歌垂在身侧的右手,虚攥起拳头,又松开。

     两人就这样无声交流了一次信息。

     沈星繁此刻正坐在包厢里,心情十分复杂,她看着身边两个昏睡的人,无奈地叹了口气。她已经意识到,二组正欢欣鼓舞地带着她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正是媒体公司大楼内部的实时监控,她看到叶辰和唐暮歌已经到达了三楼,“我已经看到你们了,有任何问题我会随时跟你们联系,耳机带好啊朋友们。”

     叶辰,二组媒体联络员,此时假扮起记者来驾轻就熟,开场的恭维话说的极其漂亮,两个来回,就将那个原本一脸女儿早恋老婆出轨老板变态的中年丧气经理哄的喜笑颜开,直赞陈记者真是个明白人,大有英雄惜英雄之态。

     唐暮歌趁着这氛围良好,找着机会插进话去:“不好意思啊,我去趟卫生间。”

     叶辰背靠着椅子,闻言笑眯眯瞥了他一眼,姿态很是闲适:“我就说你来之前不该喝那么多咖啡,”然后转过头去看王经理,“我们这两天实在太忙了,月底嘛,报社任务压力太大。”

     “我明白我明白,我们这里也是这个样子的。”经理和叶辰聊的正开心,丝毫不介意。

     唐暮歌也不多话,趁着这机会就出了门。

     楼道里没有人,他顺着走下去,脚步不快不慢,边走边打量房间格局,快到尽头时,他发现了多出来的一个房间。

     按照设计图纸,这里应该没有这个房间。

     沈星繁在镜头里看到他停下来,明白他的意思,自己又将设计图调出来对比了一番:“这个房间有问题,它应该是和旁边那个并在一起,做一个屋子的。单独辟出来……不知道是什么用途。”

     唐暮歌走的更近一些,看到门边有电子锁,他记得自己刚刚走过的地方监控的位置,略微侧过身子,挡住监控,一边将那个电子锁照了下来:“星繁,能打开吗?”

     “哇哦,”沈星繁感慨了一句,“我现在相信这个公司真的有问题了,很牛逼啊这个锁。能打开啊,如果我在的话。这个需要密码,密码是二十四小时一换,随意生成的。”

     “谁会知道密码?”

     “……我到哪儿知道去?一个搞纸媒的公司,我把他们去年的财务报告都搞出来了,钱挣的也不多,他们有什么东西这么宝贝还需要这么牛逼的锁。按理来说密码在高层手里,”沈星繁想了想,犹豫着继续说道,“要不让叶辰色诱那个经理?”

     正跟经理聊时局的叶辰嘴边微笑一顿,然后若无其事地跟人继续聊道:“是啊,我twitter上关注的多是硅谷创业圈、娱乐圈、NBA的人,看他们哀嚎了一晚上,这会儿起床了接着嚎,而那帮金融大鳄们呢,一边痛哭一边提前做空。”

     唐暮歌笑了笑:“星繁啊,叶辰可都听着呢,再口无遮拦你的海鲜大餐就不要想了。”

     这时他身后忽然响起男声:“站住!你是谁?你在这儿干吗?”

     唐暮歌连忙正色回头,见是一个男人,正探究地盯着他。他面色不改,对人抬起个笑:“我是C城晚报来采访王总的,你们这儿……卫生间在哪儿啊?”

     男人又打量了他一会儿,确定这人看着也不是什么练家子出身,面色也挺正派,就对走廊那头指了一下:“在哪儿,别瞎乱逛。”

     唐暮歌保持微笑:“不好意思啊,你们这儿卫生间不好找。”转过身去顺着人指的方向顺从向前走。

     韩冽听到全程,看了一眼时间:“星繁,抓紧时间让暮歌进去,对方昨夜行动失败,应该料到我们已经开始着手调查,以防万一会尽快销毁机密资料,我们需要在对方动手之前找到他们藏的东西。”

     “我明白我明白,”沈星繁也着急,深吸了口气开始深挖这公司的东西,“啊啊啊啊暮歌!”

     “怎么了?”唐暮歌没别的办法,为避免被怀疑,此时已经走进了男厕。

     “这里的通风管道,是相互连接的,我看了一下管道直径,你可以从那里过去。”

     “……你的意思是让我从通风管道一路爬过去?”

     “bingo!离着那个房间最近的……就是你现在在的男厕!”

     唐暮歌抬头看着天花板,感觉这事儿也是离奇,自嘲地笑了一声:“沈小姐,你要知道,我是个法医。”

     沈星繁坐在两个被她下药弄晕的人对面,面沉如水:“唐先生,你要知道,我也只是个程序员。”

     叶辰听着那个解剖台前动手术刀的人和电脑屏幕前敲代码的人的对话,内心一池死水。现在最合适的安排,应该是梁妄去爬通风管道,她守着两个被弄晕了的记者,而不是两个纯粹的文职人员,进行和他们的专业完全不相符的冒险活动。

     梁妄对他的队友的冒险行为一无所知,他一路风驰电掣到了王安安家里。敲门没有反应,轻巧地撬门进去。客厅一团糟乱,很符合王顺身份。

     然后他绕过地上一堆空啤酒瓶,走到了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