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六章 幽灵17
    “齐欢,和王安安是一样的?”梁妄愣了一下,王安安是凶手,齐欢是凶手……有些线索互相串联起来,梁妄感觉自己模模糊糊地抓到了什么。

     “那时有人跟范良合伙,齐欢擅自做主抓了李佳蓉后,他们还杀死陈夏给齐欢做替死鬼,后来范良暴露,他们杀死范良,抓走齐欢。他们是用齐欢代替范良?”

     马东来看着梁妄笑起来:“继续。”

     “你说齐欢和王安安是一样的,不止是指她们杀人,而是说,她们都同那个组织有联系。如果进一步猜测的话……那个组织养了一批杀手?”梁妄猜测到这个地步,自己都有些心惊。像范良和王安安,他们本身就犯下了连环杀人案,恐怕那个组织是在警方查寻到真相之前就查到了真凶,继而与他们联系合作,而齐欢这种……就更像是精心培养了。

     与职业杀手不同,这样的杀手真真切切地生活在现实生活中,有正当职业,有家庭,十分真实普通,具有天然的掩饰;而且,例如王安安一旦被抓住,被雇佣进行的谋杀自然会被归入她本身所进行的凶杀中,那么其背后真正的雇主根本不会被警方察觉到。

     梁妄隐约地判断出来这些事情,倒从起初震惊疑惑慢慢平静下来:“这种事情一定是单线联系,即便查到王安安线索也都会断在她这里,就像是范良那起案子,对方一意识到我们摸到了范良就立马派出了清道夫。”

     “这次我快了一点,”马东来见梁妄已经把事情猜了个大概,转而看向王安安,也不费心向他解释到底是怎样快了这一点,他看向王安安的眼神依旧带着一点散漫的笑意,就像是路上碰见漂亮姑娘的花花公子,带着一点欣赏的意味随手就去撩拨两下。王安安两手被绑在身后,他一手抚上人手指,另一手卡在她的脖颈处,温柔地对人低语道:“我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我再问一遍,口令是什么?”

     王安安敏锐察觉到人身上与梁妄明显不同的恐怖气息,有些发抖地向后靠去。马东来脸色不变,拇指顺着人食指指尾抚到指尖,然后缓慢地逆着方向将她的食指向手背反压了下去。

     当食指被压到与手背垂直的程度,王安安已经尖叫起来:“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马东来恍若未闻,手上动作都不见急躁。

     梁妄在女人的尖叫声中,听到一声骨头的脆响。

     王安安已经痛出一脸冷汗。

     这人行事作风这么残忍,是一贯做事如此练出来的。梁妄坐在椅子上看着他的侧脸,脑子里一些尘封已久的回忆又重新浮了上来。那时他待在黎楌法国的别墅,有一天别墅遭袭,恰巧黎楌不在,十几个特种部队退下来的人攻进只有他和两个保姆在的别墅,他以为要把命丢在那里,结果有人配合着他将对方团灭,那人就是马东来。

     他穿着对方的衣服,将头套摘下来之后咧嘴冲他笑:“你好啊小朋友,没被吓到吧?”满地都是尸体,他一点儿都没有所谓。

     “你是黎楌的人。”

     马东来显然记性比他好一些,他对他偏了偏脑袋,一面将王安安的手指又折断了一根。这一下来的十分利索,王安安疼的几乎昏过去,她垂着脑袋浑身都在发抖,然后带着控制不住的哭腔喊道:“我说!”

     “这才是好姑娘。”马东来两指捏着人下巴迫她抬起头来,笑眯眯地看着她,“你知道说谎话的后果,要乖一点,知道吗。”

     王安安像朵枝头即将凋零的花儿,颤巍巍地挂在那儿,她看着马东来的眼神,知道他这绝不只是口头上威胁,咽了口唾沫,尽量平顺地念出话来:“陶工与陶工竞争,工匠和工匠竞争;乞丐忌妒乞丐;歌手忌妒歌手。”

     “啧,还真是他们的风格,神神叨叨的不说人话。”马东来随手拍了拍王安安的脑袋,像是爱抚一只小狗。然后站了起来,瞥了眼梁妄,一偏脑袋:“呦,快解开了?那我就不替你操心了,小姑娘留给你们了,这种原本就算不上什么棋子的,大概也没什么危险。”

     梁妄没动,眼看人走到门外要关门的时候,忽然又对他咧嘴笑了起来:“小朋友,没被吓到吧?”

     梁妄差点把案板砸他脸上。

     那边门一关,这边梁妄手一收,绳子就落到了地上。他走到王安安面前看着她,神色有点复杂。

     韩冽接到梁妄电话的时候,他正带着人去搜假赵冼的尸体。

     “我们这是正经地方,怎么可能有尸体?你们从哪儿听说的?”保安大概以前在特殊行业给人看场子,看到这么一群警察的第一反应是扭头就跑,后来虽然止住了脚步,但是说出来的话仍很不像样。

     韩冽也不跟他说讲,只糊弄着说了一句:“匿名举报。”

     匿名举报者这个时候正全身是灰的坐在车里,面色十分阴沉。沈星繁坐在旁边叼着奶茶吸管,都不敢惹他,怕他嘴里吐出刀子。

     叶辰还算淡定,她换好了衣服,手里拿着唐暮歌用命换来的文件夹,思忖了会儿开口道:“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怎么个不祥法儿?”沈星繁挠了挠下巴,歪着脑袋看那个文件夹,“很薄嘛,看样子也没几页纸,打开看看咯。”

     叶辰看了唐暮歌一眼,唐暮歌正眉头皱成一团地盯着自己已经变成灰色的袖口,察觉到她的目光,干脆抬手将文件夹拿了过去,轻巧打开:“这里面要是空白4A纸我就……”

     话音戛然而止。

     弧如沈星繁也察觉到不对,张嘴松开吸管,小声地问了一句:“……是什么?”

     “叶辰,”唐暮歌声音冰冷,“打电话给韩冽。”

     “好。”

     韩冽的电话在通话中。

     “韩冽,黎楌的人来了王安安家,问了她一个口令。”

     “谁?”

     “马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