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八章 漩涡01
    从有了二组之后,方简就隔三差五觉得自己心脏病要犯了。

     这群孩子惹事能力忒强,沈星繁是直接从犯罪窝里揪出来的,唐暮歌是全局上下出了名的乐于把活人做成标本,梁妄当年混不吝做卧底的时候指着当时的局长差点没把老头骂个半死,叶辰又聪明又漂亮太擅长从别人嘴里套话且但凡要下绊子一下一个准,池寻这种天才级人物几乎无法无天,也就是靠着韩冽才能镇压住他。

     结果现在,韩冽带着一堆人闯进人家办公楼从里面给他搜出一具尸体。

     方简忍了一会儿没忍住,啪一声把桌上的文件夹一摔,指着眼前什么表情都没有的人,气极反笑:“长本事了啊你!谁给你批准的!当个组长不到一年就敢这样儿了,再不管管你下一步是不是就能直接杀人了?!上一次的事儿没给你们经验教训吗?好了伤疤忘了疼是不是!好好地建了个调查小组,个顶个儿都是精英,自个儿专业里面的专家级人物,结果让人家随手摆一道,闯了一个博物馆带回三具尸体,组长和副组长都在医院里面躺了好几天。这事儿最后怎么解决的没数吗?”

     说到气急处干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冲着人怒吼:“是老子给你们擦的屁股!”

     方简不愧是干局长的人,训人训十分钟不带重样儿的,且中气十足,如做狮子吼,到最后以一句“天老大,地老二,你老三呗,中华人民共和国装不下你们组了是不是!”的嘲讽结尾,十分强调重点、升华主题。

     韩冽则一直面无表情,等方局咆哮完了,他才把手里的一个文件夹放到他办公桌上:“方局,”他声音很淡,不带情绪的起伏,“我需要一个解释。”

     方简眼睛在文件夹上掠过去,又定在韩冽脸上,他模糊地看出些问题,眉头渐渐皱了起来,然后他压下怒火,单手将文件夹打开。

     然后他愣在了那里。

     文件夹里是一些照片的复印件,准确来说,里面的人物是六个人:韩冽,池寻,叶辰,唐暮歌,梁妄,沈星繁。

     照片的时间是今年年前,拍摄于同一天,韩冽和池寻在一起,叶辰和唐暮歌在一起,梁妄和沈星繁,每个人风尘仆仆,地点都是在机场。

     唐暮歌一看到照片就立马判断出这是在二组组员分别被方局派出去旅游那一次,刚出机场的时候被人照下来的。

     韩冽看到的比他还多,他点了点照片上池寻的脑袋:“这是射击角度。”

     无论是军队或警队的狙击任务中,狙击小队选择的射击位置大多会是制高点,目的是为了取得更远、更清晰的视野和射击角度,以便掌握及应付周边环境的变化。这种战术会带出一个问题,就是高低角射击误差。

     当射手进行水平射击,在弹道最高点的时候,地心吸力刚好与子弹的前进方向形成90度角,就算子弹非处於最高点,地心吸力的角度也接近90度,这时地心吸力对子弹的作用力是最大,亦即代表子弹的降落量也是最大的。

     在仰角射击时,子弹前进角度改变,但地心吸力维持垂直向下,导致地心吸力分解成两个分力,分力一与子弹的前进方向刚好相反,因此分力一的主要影响是减慢子弹前进速度,对降落量影响很小。而分力二和子弹的前进方向形成90度角,但因为分力一是作用力的一部份,因此分力二对子弹的降落量影响较水平角度射击时小。在俯角射击时,分力二与子弹前进的方向一致,因此分力二的主要作用是增加子弹前进速度,对降落量影响很小,而分力一和子弹的前进方向形成90度角。由此可见,在进行高低角射击的时候,弹道会比水平射击时的弹道更直,若然射手把水平角度射击时的参数来调镜的话,弹著点必然会偏高。

     唐暮歌明白他的意思,本来就沉着的心又下沉了一分:“跟着我们的是专业人士?”

     叶辰坐在车的后排靠着靠垫,闻言冷笑了一声:“能在机场堵着我们,当然是专业人士,而且恐怕还都不是外人。”

     韩冽从后视镜里看人:“什么意思?”

     韩冽一贯没有表情,但此时眼内一片冷意甚于平常,看的叶辰都忍不住咳了一声,才向人解释道:“能直接在三个机场分别堵到刚下飞机的我们,很明显是知道了我们的航班,提前去的。方局当时给我们的解释,是因为我们惹了一组不知名且十分厉害的敌对势力,因此让我们先出去躲躲,如果真如方局所说,那他不会让别人知道我们的行程。方局工作这么多年,不会连保密旅程这种事情都做不到,你回来之前我让星繁查了航空公司的后台记录,咱们六个人的机票是出发当天提前一小时买的,按理来说时间这样紧张,不可能留给人及时找到我们的余地,除非……”

     她说到这里,话语止住,但其余人都明白她的意思。

     除非,是方局把他们的消息漏了出去,或者说,是方局派来了这些人跟踪他们。

     无论是前后哪一点可能,都显示着方局与二组之间,并不纯然信任。至少从现在看来,方局并不值得他们相信。

     沈星繁趴在打开的车窗上,伸着胳膊去够路边落下的花瓣,这个城市早樱已经渐渐开了,那些嫩粉色的花瓣悠闲地从枝头飘落下来,在空中打着漂亮的漩儿,然后从从容容地落到她的手心。她向来对人心算计阴谋诡计这些事情不够擅长,说起来也委实过于天真了一些,所以才会让Turing操心要把她放在哪里,只是她一直十分信任二组的这几个成员,也从来没有怀疑过方局。因为这个老头就好像是二组的家长,他替他们解决问题,他保护他们。

     而且,在她看来,韩冽和池寻都相信方局,所以她也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