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五章 幽灵06
    这事儿说巧是巧了点儿,叶辰站后面本来一直没说话,此时忽然开口:“那天你是一个人去的吗?”

     王顺大概还沉浸在梁妄的阴影里面,一直垂着个脑袋,听到这话也没抬头,只闷闷应了一声。

     叶辰和梁妄互望一眼,彼此脸色都算不上好。周桃的这起案子,不是图财,凶手在作案过程中通过一系列举措以使自己获得愉悦感,所以不会假借人手,而是亲自作案。王顺有获得钥匙的可能性,但是他当天不在,而把钥匙给别人让别人来杀死周桃,对他来讲实在没有意义。

     王顺这条路看上去是死的。

     两人从王顺家出来,一边讨论着其他可能性,准备上车的时候叶辰似乎察觉到什么,忽然抬头又向上看了一眼。

     梁妄本已经坐进车里,看她似乎发现了什么,顺着她的视线从车窗里也向上望了过去。

     她看的是王顺家的窗户。

     两扇窗户都开着,后一扇略小一点,风卷裹着粉色窗帘试图从窗口穿出。

     “怎么了?”

     “那里……”叶辰收回目光,抬脚跨进车内,“刚才有人在看我。”

     “王顺?”梁妄发动起车来,一面从余光又瞥了一眼。

     “不是,好像是个女孩儿。”叶辰说着,把电话给沈星繁拨过去,“星繁,把我查一个人,对,就是刚才那个王顺,调查一下他的亲友关系,看看有没有一个女孩儿。”

     沈星繁正在办公室里半死不活地排查周桃和吴思敏的相交可能性,闻言电话也没挂,打开另一台电脑十指速度明显快起来,“哎呦,我就喜欢这种你们给明我方向的事情,太无厘头的排查真的让我好心焦,周桃和吴思敏的微博我都已经翻到三年前了,最喜欢的衣服牌子最常喝的奶茶上一任男朋友的现任名字我都全都知道了,我现在脑子里塞了满满的个人信息,就像一台运行过载的计算机!”

     虽然嘴里在抱怨,手上动作倒是一点儿没耽误,很快就把叶辰要的东西给她翻了出来:“家庭关系上有一个妹妹,名叫王安安,二十四,跟王顺住在一起,还有一个前妻,名叫冯薇,七年前离婚的,两人没有孩子。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女性关系了,朋友同事这方面我再查查?”

     “王顺和冯薇两人离婚后还有联系吗?”

     “嗯……我看看啊……”沈星繁扶了一下眼镜,继续快速敲击键盘,“从表面上来看没有,他们离婚之后冯薇就搬去B省了,现在也已经再婚,没有工作,全职太太,我查一下她的行程……没有,她这几年都没回来过。两人应该没有联系了。”

     “王安安就住在王顺家里?”

     “对,她所有要填写住址的地方写的都是王顺的这个地址,而且从户口本上来看也是。房子是他们爸妈留下的,看这样子是老两口死了之后他们就一直住在这儿了。”

     叶辰刚才从窗口看到的那个人,应该就是王安安。

     “王安安跟吴思敏有联系吗?”

     沈星繁苦笑了一声:“没有诶。”

     叶辰也不气馁,看了眼时间,让沈星繁先收拾收拾下班回家,她现在漫无目的,也实在查不出什么。等他们把范围限定的小一些,沈星繁的工作效率才能上来。

     “我发觉小沈同志最近有成长啊,”梁妄开着车,一边很是欣慰地表扬沈星繁,“想想当初那个从海底下挖出墓的案子,小沈当时被吓成啥样儿了,结果现在说起幽灵杀人一点儿都不怵嘿。”自己思度了会儿,又点了点头,“肯定是跟小唐在一起待久了,我就说小唐那种神憎鬼厌,不是,那种气质,太能把人往无神论上带了。”

     感谢下午六点的晚高峰限制了梁妄车技的发挥,叶辰得以平稳地低头看沈星繁最后发给她的一份王顺的资料,一边很是平静地回答梁妄:“老梁同志你高看她了,小星繁不害怕幽灵杀人的唯一原因是因为她家里没有娃娃,如果u盘能变幽灵的话,她大概现在已经住进我家了。”

     沈星繁提着麻辣烫平白无故地打了个喷嚏,一边吸了吸鼻子,一边拿出钥匙开了门:“肯定是Turing想我了嘿嘿嘿。”

     刚把麻辣烫放进碗里电话就响了起来,看了一眼号码把手机夹在耳侧,一边去拿筷子:“喂?”

     “沈警官,我是刘畅。”

     刘畅,警局网络部警员,和沈星繁关系不错。

     沈星繁应了一声:“哦哦哦,啥事?”

     “你今天有入侵我们系统吗?”

     ……

     沈星繁摔碗!

     “我早就不干这事儿了好吗!我要找东西都是正大光明上内网的!”

     说完她意识到不对,“怎么了?你们那边又被人入侵了?不至于吧?”

     刘畅说话有点犹豫:“也不算是这个意思……”

     “喂,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利索点儿行吗?我们这种高危行业你说话说一半留一半的容易出事儿。”

     刘畅叹了口气:“这事儿得保密啊,年前方局突然下了指令,让我们搞一个监管后台,这个事情高度机密绝不外泄,后台密码连几个高层也不知道。”

     年前……沈星繁想起来那大概是方局把整个二组都支走的时候,怪不得她完全没意识到。

     “你的意思是……你看到了什么?”

     “嗯,我监察到了一组数据流出。”

     沈星繁忽然觉得手有点发凉:“源头?”

     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

     “二组。”

     沈星繁脑子里一瞬间掠过很多东西,然后她说道:“不是只有二组的人才能显示我们的地址。”

     “我明白你的意思,现在刑侦和二组都是监查对象,”刘畅想了想,压低声音对沈星繁说,“沈星繁,我想……咱们局里现在有内鬼。”

     沈星繁挂了电话之后在椅子上坐了半天,然后拿起手机拨出去一个电话。

     “喂,韩冽,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

     韩冽接到电话的时候还在他的办公室,他透过窗户看天幕。

     暮色四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