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九章 幽灵10
    王安安,去周桃家修水管的修理工王德的妹妹。

     他们一直找不到周桃和吴思敏的联系,现在倒是在王安安身上发现了,巧的是,这个女孩儿的身边的两个男人,王德和赵原,分别曾有周桃和吴思敏家里的钥匙。

     叶辰本就打算要找赵原聊一聊,此刻赵原和王安安猛地出现,她倒愣了一下。隔着这一段距离她并没有一下子看清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王安安,毕竟她只看过沈星繁搜出来的她的照片,可是如果就这样让他们走了,不一定会再发生什么事情。

     沈星繁看懂她纠结的表情:“你想判断一下那人是不是王安安?”

     “嗯。”

     沈星繁拍了拍她肩膀:“交给我了。”

     她和赵原之间互相没见过,赵原不认识她。沈星繁于是一下子端起桌上的水杯,噌噌几步小跑出去,堵在那两人面前,一杯水径直泼到赵原脸上:“赵原你个王八蛋!你不是说你今天要出差吗?好啊!出差出到女人身上了?”

     沈星繁上来就是一副捉奸在床的架势,叶辰在咖啡店里看着都懵了,心想好家伙,这小姑娘平时看的都是什么狗血电视剧啊?

     不过这招也有点意思,赵原身边的女孩儿明显就信了,怒气冲冲瞪着赵原:“她是谁!赵原你给我说清楚!”

     赵原莫名其妙就被泼了水,脸上如此,德行更是如此,心里和日了狗似的:“我……我不知道啊?不是,”他扭头看沈星繁,觉得这女孩儿长的文文静静的还挺好看的,怎么脑子不好使呢,“你谁啊?你有病吧?”

     “呵,”沈星繁冷笑一声,“赵原你好样儿的,翻脸不认人这个本事我就服你。你在报社上班,今年二十八,生日三月五号,怎么着,还要我继续说吗?跟你这个小女朋友聊一聊咱俩的事儿?”

     沈星繁戏演的太像了,那女孩儿不得不信,抬手啪一巴掌就摔赵原脸上了:“你真让我恶心!”扇完人扭头就走。赵原连忙在后面拉人:“安安,安安你听我解释。”

     沈星繁把人名字听着了,麻溜转身跑。怕这两个人一旦误会解释清楚,就能同仇敌忾来对付自己。

     边进咖啡厅边脱下外套,然后把原本披散的头发扎起来,等坐回座位上拿起键盘上的镜框戴上,转眼间和换了个人似的,还装着没事人似的跟路过的服务生一起品评了一下窗外的伦理大戏:“呦,啧啧啧出轨要不得啊,你看看你看看,这脸挠的。”

     叶辰都服气了,觉得二组也算是开发出了沈星繁内心深处的演绎欲望。

     等服务生一走沈星繁对她点了点头:“是她。”

     叶辰立马给韩冽打了电话,说了王安安的事情。韩冽和梁妄刚到警局,韩冽立马去办搜查令,安排梁妄去王安安家里搜查。周桃和吴思敏死时身上穿的衣服都不是成衣,而是凶手自己手工做的,上面已经提取出指纹。

     刚把梁妄安排走,转身就看到刑侦一组组长田明闻默不作声地站在走廊那边看着自己,韩冽保持一贯面无表情的水准给人打了个招呼:“早。”

     田明闻没回应,等韩冽走到自己身边的时候,才问他道:“你们二组的人呢?”

     网络部那边出事情之后,刑侦和二组都算是重点监查对象。田明闻这意思大概是要怀疑二组,田明闻是警局老人,干了十多年了,梁妄和唐暮歌这种在警局也待了挺久的人他不怀疑,但是二组其他人全都太年轻了,尤其是沈星繁,简单来讲就叫来历不明。

     韩冽对此没什么反应,实际上他有没有反应田明闻也没法从他脸上看出来,全警局都知道二组组长天生面瘫,笑模样全分为池寻和叶辰了,一说一笑,长的又好,根本让人讨厌不去来。

     “手上有案子,查案去了。”韩冽浓密睫毛下掩着冷厉眼色。

     眼见韩冽要从自己身边走开,田明闻忽然一把抓住他胳膊:“我告诉你……”

     他话没说完,韩冽一眼看过去。

     他明明只是个青年,却陡然生出一股凌厉的杀伐气息。

     惊的田明闻近在嘴边的话硬是没敢说出来。

     沈星繁和叶辰还在分别调查清洁人员和实习生的身份背景,沈星繁在带伤的情况下显示出了充分的专业素养,键盘敲的飞快,旁边的服务生路过了两回,还跟人感慨说您这是什么职业啊这手速,沈星繁冲人微微一笑:“我,职业竞技选手,要签名吗?”

     叶辰怕她再把伤口崩开,几次劝她注意着点儿,她看沈星繁有点看孩子的心情,实际上二组的人看沈星繁都有点儿看孩子的心情,他们几个都是自主选择警察这个职业的,但是沈星繁不一样,好好一个小姑娘交到他们手上,总不好让她受伤。

     想一想Turing帮着把她弄到警局的意思也很明显,这小孩天生有点冒险情节,手上又有这种本事,就算自己没有什么作奸犯科的想法,但是怀璧其罪,说不准就被人惦记上了,再勾引着做点坏事,有些路一旦踏上去了,就实在没有回头的机会。Turing千辛万苦把她养大,给她做饭喂饭,让她上学教她上进,不是为了让她和自己一样的。

     你太爱一个人,她哭你都舍不得,一点儿委屈不想她受,怎么忍心让她大半生过的颠沛流离。

     “星繁,”叶辰没忍住感慨了几句,“要让Turing看着你这样了……”

     沈星繁没心没肺:“哎呦,要是他在的话我早就扑他怀里哭了。”

     这孩子在生死线上走了一回,身上好几道伤,忍着不哭,一脸坚强,无非是因为爱的人不在罢了。

     “咦,”她说着,手上动作忽然停了一拍,“好……诡异啊。”

     “怎么了?”

     沈星繁将几份资料又来回看了一遍,然后有些茫然地抬头看着叶辰:“我们好像……碰到了一个幽灵。”

     警局的卫生清洁外包给了一个叫净美优的公司,其中一个工作人员叫做赵冼。从公司内部职工资料上来看,这个赵冼没有什么问题,证件齐全,但是换条线单独调查赵冼,却发现这个人在几年前就已经死了。

     那来警局打扫卫生的这个人是谁……

     幽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