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章 漩涡03
    韩冽回到二组办公室的时候,屋里面四个人脸色都不算好,见韩冽回来了齐齐看向他。

     韩冽把手里的文件夹往桌上一扔:“新案子。”

     “……现在不是调查新案子的时候吧?”叶辰觉得韩冽这反应也是莫名其妙,“方局什么交代都没有?”

     “有,”韩冽转身站定,语气十分平静,“人是他派去的,不是为了监视我们。”

     梁妄坐在桌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抛着一个乒乓球玩,闻言笑出声来:“怎么着,闭着眼睛按零,按多按少都是个缘呗。我看着照片上那准头儿,要真手里有把枪,像叶辰、暮歌这俩人,都不一定能回得来,就这样儿还说是为了监控别人呢。”

     “那你信不信他?”唐暮歌算是心平气和的,架着腿低头看报纸。这话也就他能问梁妄,毕竟他们俩都在警局待了有几年了,也算了解方局。

     梁妄本来怒火中烧,无奈也被这句话堵住了:“信……还是要信的。”

     沈星繁和小傻子似的支着脑袋瞅他们说话,见几个人都停了,就傻笑了两声:“新案子……是什么啊?”

     叶辰也是被逼的没脾气了,叹口气走过去把文件夹打开:“咦?这个案子?”

     梁妄一个远投把乒乓球扔进对面桌上的笔筒里:“什么案子?”

     叶辰抬头看他,脸上的表情很古怪:“你记不记得三年前有一起闹的沸沸扬扬的房地产大亨杀人案件?”

     “房地产大亨……?哦哦哦,记得啊,那男的不是个搞房地产的老板嘛,据说趁着十几个亿的家底,有老婆有儿子,背着老婆在外面又搞了个小情人,后来好像说是那小情人怀孕了?要逼宫上位,他怕他老婆知道这件事儿,就把那个小情人给杀了。这个案件好像是咱们局刑侦负责的吧,家里保姆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了情人的尸体,吓得赶紧报警,尸检查证排除自杀可能。那男的好像是当时的重点怀疑对象,相关证据也有一些,但是没有直接证据,检察院那边提起了公诉,但是那人请了个挺牛逼的律师,最后判了无罪。”

     梁妄说完一串,停下来想了想:“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儿吧?”

     叶辰笑了一下:“你这记性比起暮歌也不多承让啊。”

     两人闻言,互相比了个手。

     叶辰更详细地解释了一下案情:“那男人叫曾木,如梁妄所说,开着房地产公司,很有钱,情人叫赵晓柔,案发时二十三岁,据曾木交代,两人已保持有大概八个月的情人关系。赵晓柔死后曾木被公安机关确定为重点排查对象,有目击者称,在赵晓柔死前,她跟曾木曾因怀孕一事发生过剧烈争吵,法医检查确定赵晓柔死时确实怀有身孕。结果你们已经知道了,曾木被判无罪释放。这件案子后来一直没有查到真凶。”

     沈星繁挠了挠下巴:“那这案子为什么又被翻出来了?而且……这种单纯的谋杀案,不归我们管吧?”

     “现在它不是单纯的谋杀案了,两个小时前有人把一卷录像带寄到了警局,同时他把录像内容上传到网络。”

     “诶?”一听到网络两个字,沈星繁立马转动椅子唤醒电脑,嘴里面念叨着时间和名字敲击键盘,“嚯,这点击量好厉害啊。”

     叶辰在同时把录像带插入影碟机,白色大屏幕上光影晃动,几秒钟后稳定下来,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被绑在椅子上,正对着镜头。

     叶辰轻声解释道:“这就是曾木。”

     曾木低头喘着粗气,看上去受过一番折磨,然后一个男声响了起来:“三年前是不是你杀了赵晓柔。”声音经过变音器处理,显得异常低沉。

     曾木在听到声音的时候,声音条件反射性地抖了一下,“你到底……你到底想干什么?”

     那人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将镜头盖盖上,片刻后曾木发出十分凄厉的一声惨叫,惊的沈星繁猛地向后一靠,梁妄瞥了她一眼,探身从椅子上捞过一个抱枕给她扔了过去。

     镜头盖再打开的时候,曾木脸色苍白,脸上都是冷汗:“是我……是我杀的她……我求你放了我,求求你……”

     “为什么杀她。”那人的语气没有半点变化,对着眼前这个痛哭流涕的男人并未生出半分同情。

     “误杀……她说孩子的事情……我们俩吵起来……我失手杀了她……”曾木气息不匀,说话断断续续。

     唐暮歌冷眼看着,忽然开口:“肋骨断了一根。”

     听曾木这样交代,那人没有说话,只是又将镜头盖合上,一时只听得曾木仓皇的声音:“你干什么!你你你别过来……你不要……啊!!!!”叫声撕心裂肺,吓的沈星繁捂上耳朵:“为什么还要这样子?他不是已经说了吗?”

     “因为不是他说的不是实话吧。”叶辰抱着胳膊看屏幕,微微偏了一下脑袋,“那真相是什么呢,比杀人还要严重……”

     “是我杀了她!因为她看到了……”

     镜头盖再打开,曾木已经跪趴在了地上,因为四肢仍被椅子绑着,所以被迫扭成了一个额头蹭地的难堪姿势,“她看到了……我行贿……我提分手的时候她用我行贿的事情来威胁我……”

     录像就此中断。

     屏幕一片黑色。

     几人对视了一眼,叶辰先开口道:“怪不得,所以宁肯承认自己是因为孩子的事情杀人,不知道贿赂的是谁,可见曾木还筹划着要靠那位高官保住他。”

     “也不难查,”唐暮歌将报纸合起来折了一折,“他们交往了八个月,那八个月间做成了什么生意签了什么合同涉及到哪些政府部门,并不难查出来,只是究竟是什么人,事情过去了三年还没放弃调查?”

     韩冽将包装录像带的盒子竖起来给他们看,上面写着TBC三个字母。

     “什么意思?姓名缩写?”梁妄探身接过去。

     “To.be.continued吧?”沈星繁猜测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