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三章 漩涡06
    韩冽和叶辰将前一天的监控视频翻了一遍,并没有看到用兜帽遮脸或者用其它方式挡住五官的男人。

     “组长,这个pizza实在是留的太莫名其妙了,不像是不小心落在那里的,更像是……”

     “故意留下给我们当线索的,”韩冽按下暂停,点了点屏幕上的一张脸,“熟悉吗?”

     被韩冽指出的是个女人,穿着红色连衣裙、黑色细高跟鞋,外面披着一件皮草,卷发妖娆性感,整个人艳丽十足。

     叶辰很快辨认出人来:“崔娆?”

     崔娆,三年前一起案子的犯罪嫌疑人。当年她嫁给本市一个知名富豪两个月后,富豪意外身亡,她获得全部遗产。但当时警方没有搜集到充足证据来判断是意外事件还是他杀,最后事情不了了之。

     叶辰摸了摸下巴:“这个案件我还间接参与了一下,当时社会影响很大,传言是崔娆为了钱嫁人后谋杀亲夫。案件情况……好像是他们两个有一天早晨一起去爬山,然后老公失足从山顶坠落,治疗无效死亡。”

     和之前曾木的案件一样,犯罪嫌疑人都有动机和嫌疑,但是警方没有充足证据。

     崔娆出现在对方故意留给他们线索引领他们到的地方,应该并不是巧合。

     韩冽给沈星繁拨过去电话,小沈同志已经累的耳朵都耷拉下来:“韩大大,我已经饿到啃手指头了……”

     “pizza吃吗?”

     沈星繁猛地坐起来:“吃!我一个人能吃12寸的!老大有什么活儿你说话!”

     “调查崔娆,最近有没有相关报案。”

     “崔……诶?”沈星繁点开左边电脑右下角弹出的警局内部信息公报,“妖娆的娆吗?警局有一条新的报案信息,我看看啊……地方电视台收到崔娆录像,刚刚报了警。”

     “星繁,看看网上是不是也有录像内容开始传播。”

     “马上马上,”一时只听到那边的键盘敲击声,“有,我的天……你们快回来吧。”

     梁妄接到电话的时候刚从车上下来,唐暮歌在一边扶着车干呕,听他跟那边应了几句,问道:“怎么了?”

     梁妄过去给人拍了拍背:“又有人被抓了,崔娆,你还记得吗?三年前谋财害命杀害亲夫那个案子?”

     “有点印象,”唐暮歌被梁妄这不走心地一拍的差点把肺吐出来,摆了摆手好容易挣脱人,指指路面,“脚印。”

     梁妄看了看大小,从腰后拔出枪来拿在手上,对唐暮歌点了点头。

     大门没锁,轻易就进去,梁妄将唐暮歌挡在身后,踏入适应光线后一眼看清躺在地面的人,然后他停下来,观察四周确定没人后带着唐暮歌走过去。

     唐暮歌小跑到人身前蹲下,发现人已经昏迷,进行粗略检查后确定没有生命危险,他摸了一下曾木脑后的肿起的地方:“应该是凶犯走前把他敲晕了。伤势暂时不危及生命,但是不轻。”

     “什么意思?凶犯故意折磨了他,但是没打算就这么让他死?”

     “嗯。”

     “这心理有点意思……我以为他会用私刑,但他竟然把人留给了我们,这前后的行为……有些矛盾吧?”

     说话间唐暮歌已经给人进行了简单的包扎:“行为分析不是我的特长,我只是个法医而已,跟韩冽他们说吧。”

     韩冽和叶辰很快赶回警局:“网上的视频传播控制住了吗?”

     并没有得到午饭的小沈同志抱着受伤的胳膊可怜巴巴地摇了摇头:“我把原视频删掉了,但是那个时候已经有人下载了视频,速度可能减慢了点但是没办法完全控制住。”她拿起遥控器打开播放器,挂在墙上的幕布渐渐显现出光影。

     和曾木一样,崔娆也被绑在椅子上,只是她看上去比曾木情况好很多,虽然有些憔悴但并没有明显的外伤,“我给你钱……你到底想要什么……”她声音低哑,听上去很无力。

     “我听说崔小姐很喜欢赌,曾经说过你的人生就是一场豪赌,而你是个手气特别好的人。那我们来赌一把,你面前有两粒药,一粒有毒,一粒没有毒,选一粒吃下去。”

     崔娆试图挣脱绳索,失败后冷笑了一声:“我凭什么听你的。”

     “让我想想,大概凭你的命在我手里吧?自己选还有百分之五十活下来的可能性,如果让我动手……相信我,你会后悔的。”

     崔娆喘着粗气又挣了一下:“你到底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

     “五秒钟,”看到崔娆这幅样子,那人语气还是很平静,语速也没有变化,然后他大概是拿出了什么东西,因为崔娆的表情立马变了,她因惊恐而睁大眼睛,不断向后退。

     “四。”

     “三。”

     “不要……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二。”

     “我选!”崔娆尖叫出声,她来回看了看两粒一模一样的白色药丸,“我……我选右边这个!”

     屏幕黑了片刻,再亮起来时崔娆盯着站在机器后面的那个人:“我吃了,你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

     那人笑起来,经过变声器变动的笑声很古怪,像是古楼里的风声:“崔小姐,你知道这世上有些赌是一定会输的吗?”

     崔娆反应过来,试图向他扑过去:“你骗我!”却被身后绑着的椅子阻挡,一下子磕倒在地。

     “没错,我是骗了你。你看到这台录像机了吧,如果你老实交代我想要知道的事情,我就可以把这卷录像寄出去,不然的话,你就安稳待在这里等着毒发。反正你在这儿服药自尽,也不会有人怀疑的。”

     崔娆狼狈地倒在地上:“你想知道什么……”

     “你前夫的死因。”

     “他?”崔娆回答地毫不犹豫,“他是意外事故,当时我们在山上,他去一块石头上拍照,我的相机里还有给他拍的照片,然后那块石头不稳,好像是因为之前下过雨的原因,他从上面滑了下去……我去拉他,但是没有拉住……这些当年警察不是都已经核实过了吗?”

     “因为我不信。”

     崔娆安静了片刻,忽然仰起脸狠狠看向前面:“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是警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