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二章 漩涡05
    ……现在小三的职业要求都这么低了吗?叶辰看着刘玉舒,一时没判断清楚这人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

     “你从昨晚到现在都做了什么?”

     “我……他、他走了之后我就玩游戏了啊,玩到大概凌晨三点多吧,然后……睡到了现在。”刘玉舒说着还打了个呵欠,一边歪过脑袋去看了眼墙上的钟表,“这不……时间还早嘛。”

     “他失踪了你不着急?”

     刘玉舒干笑了两声:“他说不准是在别的小情人那儿,我记得他不是还包养了一个美院的小姑娘嘛,长的特漂亮,特文艺,长发白裙子那种。”说着她还侧过身子去跟司机小周,“你们问问小周啊。”

     眼看着老板的私人信息快被这个二百五情人都抖落出来的小周,痛苦地捂住脸试图把自己塞进墙缝里。

     叶辰叹口气把人拽正了:“昨晚他离开的时候没发生什么特殊情况吗?”

     刘玉舒一脸痴呆相的抬起头想了想:“唔……我当时在洗澡……好像听见有人敲门了,然后曾木应该给人开了门,因为敲门声也没持续多久,然后就什么也没有了,我出来的时候他就不见了。”

     叶辰皱了一下眉头,即便是洗澡的时候,也可以听见很大的声响,这说明来人与曾木之间没有发生很激烈的争斗,而且曾木这种有钱人,又经历过谋杀案,应该会有一定的警惕心理,不会轻易给陌生人开门,这样综合来看,当晚来的人很有可能是曾木认识的人。

     “这是你定的外卖吗?”韩冽突然开口,一边弯腰将门旁鞋柜上的一个pizza盒子拿起来。

     刘玉舒接过去看了看,茫然摇头:“不是啊,我这几天都点面吃……”

     “曾木点的?”

     “不可能,曾木那人品味很高的,怎么可能点这种速食西餐。”

     韩冽和叶辰对视了一眼,看来是来人伪装成外卖人员,等曾木开门后将盒子递给他,然后趁机虏获曾木。

     这时叶辰手机忽然响起来,叶辰接起来应了几声,挂断后对韩冽摇了摇头:“是星繁,她那边中断了,地址查到是国外。”

     韩冽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个完整pizza。叶辰凑近看了看:“挺新鲜,应该是昨天刚买的吧。”

     “有牌子,我们去看看。”

     看着两人要走,刘玉舒忽然拉了一下叶辰胳膊:“那个……曾木到底出什么事了啊?感觉很严重?要是单纯不见的话,也就这几个小时而已,不至于把警察都找来吧?”

     叶辰心里感慨了一句,你终于睡醒了啊?嘴上却问道:“你觉得你会出事?”

     “有点吧……因为他很有钱嘛,而且家庭关系又很乱……”

     “家庭关系?”

     刘玉舒看着对面那个已经在挠墙的小周,对人做了个夸张的口型:不能说?然后她抓了抓本来就乱蓬蓬的头发,“他和他老婆两个人关系不好,和他儿子关系也不好。而且按故事会里说的,杀了他就可以继承遗产,对吧?”

     “那也许是你杀了他呢,不堪忍受年老的情人束缚,愤而杀人?”

     “嚯,您这是黑道文看多了吧,我不至于啊,杀了他谁养我?我这种人人生梦想就是混吃等死,遇到曾木已经算是我的狗屎运了!”刘玉舒睁着俩大眼说的十分诚恳。

     叶辰摇了摇头跟韩冽走了,刘玉舒确实没有作案动机,但是同样的,曾木的妻子和儿子也没有,他们手上都持有曾木公司的股份,如今发生这种事情,曾木当众承认犯罪,公司股票一定会大跌,这对于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梁妄此时正跟警局旁边摆早点铺子的老板聊天:“他让你送你就送了?”

     老板摆摊挺多年,跟梁妄也认识,闻言爽快地一拍他肩膀,把满手的面粉都拍在人身上:“嗨,这有什么啊,他说是给你们送证据的嘛,我在这儿待了这么多年了,有觉悟!”

     “……老宋你看清人长什么样儿了吗?”

     “没啊,他戴了个黑帽子,遮着脸,不过身型嘛…………”老宋抬手比划了一下,“和你差不多,但是比你瘦点儿,一米八左右吧。”

     梁妄叹口气,叉腰观察了会儿这个街道口,然后把电话给沈星繁拨过去:“喂,小沈,你帮我调几个路口的监控,要今早八点半到九点的,我回去看。”

     沈星繁正叼着棒棒糖对着电脑里的视频发呆,应了一声挂掉电话。自个儿琢磨了一会儿,隐约觉得哪里不对,打开一个页面进行的视频的声道分离,然后加大背景音。

     唐暮歌一边看资料一边进办公室,在沈星繁身后停了下来:“怎么了?”

     “你听……”

     唐暮歌倾耳过去,听到了模糊的……鸣笛声。

     “火车?”

     等梁妄回来的时候,唐暮歌已经根据列车时刻表和之前韩冽画出的界限标出了一个可能的范围:“凶犯放心让曾木那么叫出来,可见是在一个周围都没有人的环境,根据光线角度可以看出窗户高度从而推断房屋高度,远超居民楼的房间高度,极有可能是个废弃工厂。”

     梁妄刚跟韩冽说完自己这边嫌犯的外貌特征,闻言点了点头,从桌上捞起车钥匙:“那你跟我一块儿去一趟吧,不难找。”

     沈星繁懒座位里面把最后一块糖嚼碎了咽下去:“那我还要干啥?”

     “调查曾木的人际关系,”唐暮歌说着把一沓资料扔在她桌上,“重点我给你画出来了,我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人这三年了还没放弃对曾木的追查。”

     “我也想不明白……”沈星繁拿起来深深地叹了口气,“我的午饭怎么又没有了。”

     韩冽和叶辰到了西餐店,出示证件说明情况,柜台的两个店员互相看了看:“一米八左右的男人……?这个说的太宽泛了,我们这儿客人特别多,真是记不起来。”

     叶辰抬头看见柜台上方的摄像头:“看一下你们的监控可以吗?”

     “我们跟老板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