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一章 漩涡04
    叶辰说完几人对视了一眼,沈星繁咳嗽一声转回屏幕前:“我查查上传的原地址。”

     “需要多久?”韩冽拿过桌上的遥控器将时间调回最初减慢速度重新看了一遍。

     “要看转了几道弯,不一定,而且不一定能查到人……毕竟这个东西是个录制好的视频,不是直播,也许是嫌犯把视频先发给了他什么埃及的朋友,然后让朋友上传到国内网上……”沈星繁边说边敲键盘,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而且我觉得这个可能性还挺大的……”

     “为什么?”

     “因为未完待续啊,要是这么快就被我们抓到的话,就没意思了吧。”

     韩冽抱着胳膊看着屏幕,然后忽然按下暂停键,抬手点了一下屏幕右上角:“光线。”

     “嗯?”梁妄从桌上下来走到人旁边,跟着人看了看,“呦,这个角度……八点左右。曾木是什么时候被发现失踪的?”

     “视频在网络上传开的时候,他家里人才发现联系不上曾木,家属报警再加上警局收到的录像带,刑侦部判断曾木被绑架,二十分钟前确定把案子移交给了我们。”

     “最后见到曾木的时间?”

     叶辰低头翻了一下资料:“据报案家属称,她最后一次和曾木通话的时间是昨晚九点,那时曾木开完会从公司出来。”

     “没有回家?”

     叶辰前后翻了一下,皱起眉头:“没有交代,报案的人是曾木的妻子,施情,是指曾木九点就失踪了连家都没有回的意思还是……?”

     “我跟你去查一下,目前已知视频拍摄时间为今天上午八点,警局收到录像带时间为今天上午上午九点,曾木被关的地方距离警局一小时车程,”韩冽说着在白板上的地图以警局为圆心画了一个圈,“大致是这个范围。我和叶辰去曾木家里调查曾木失踪前最后信息,梁妄去调查送录像带来警局的是什么人,星繁搜索上传视频的地址,暮歌看一下赵晓柔案件的具体案情。”

     “明白了!”沈星繁脆脆应了一声,然后纳闷地自言自语,“为什么感觉……cp被打乱了呢。”

     韩冽和叶辰到达曾木家的时候,施情正在跟人打电话,从表情上看似乎在吵架,看到警察来了就立即挂断,脸上扬起笑容:“麻烦你们了,请问事情调查的怎么样?”

     曾木今年四十二岁,施情倒比他年轻很多,虽有保养得当的因素在,但也不过三十出头。来之前韩冽和叶辰简单看了他们的资料,施情是曾木的第二任妻子,以前是个没什么名气的小演员,在两部戏里面演过配角,嫁给曾木之后就直接了当的结束了演艺生涯。两人没有孩子,曾木现在的儿子是原配所出。

     “还在调查,”叶辰跟人握了握手,一面观察她的神色。施情的脸色有点泛黄,是没有休息好的样子,但表情上倒看不出紧张难过,“你最后跟曾木联系是昨晚九点,那之后曾木没有回家吗?”

     “哦,我昨晚不在家,”施情坐下来喝了口水,“和朋友出去玩儿了,今天早上六点多才回来,听说了曾木的消息就赶紧联系了警察。不过保姆在家,今早问了她,她说曾木一晚上都没有回来。”

     “曾木经常晚上不回家吗?”叶辰听这意思,男主人一晚上没回家,保姆都没着急给女主人打电话,可见是习惯了这件事。

     施情冷笑了一声,又意识到这笑不合时宜,止住后轻轻咳嗽了一下:“他工作很忙,至于他昨晚从公司出来之后去了哪儿,你们问问他司机小周吧,我之前已经给他打过电话,算算时间现在也该到了。”

     话音落下不久,大门被敲响,保姆开门带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进来。司机小周显得有些畏缩,跟施情打过招呼之后就垂手站在一边。

     施情跟他讲清楚了经过,让他跟警察说明昨晚将曾木送去了哪里。小周脸色明显变了,没去看韩冽和叶辰,反而不断偷偷去瞟施情:“太太……这事儿……”

     施情将茶杯用力向桌上一放:“老实说就行了!现在人都不见了,你还打量着替谁遮掩呢!”

     小周一抖,赶紧结结巴巴地向人交代:“老板……老板昨晚上出了公司……就去了刘小姐那里……”说完擦了把汗,很明显这一番话说的颇为艰难。

     “刘小姐?”叶辰一时不明。

     施情冷哼一声:“那带警察去找那个什么刘小姐吧。”

     看着施情脸上那副厌恶、轻视的表情,叶辰算是绕过来弯了,这一家里老公在外面包养小三,老婆和朋友在外面通宵玩,也算是互不耽误,挺有意思。

     顺着这条信息,韩冽和叶辰让小周带着去找了那个刘小姐,车上叶辰充分发挥技能,跟小周将曾木和刘小姐的消息打探了个清楚。小周虽然怕得罪老板不敢讲他的事情,但是架不住叶辰三绕两绕没一会儿功夫就把一切都吐了出来。

     于是等见到这位刘小姐的时候,叶辰已经知己知彼。

     “刘玉舒是吗?我们是警察。”

     刘玉舒头发蓬乱着一幅刚睡醒的样子,揉了揉眼睛看人:“警察?什么事儿?”

     “昨晚曾木来过你这里对吗?”

     听到曾木的名字刘玉舒表情变了变:“不至于吧?正室找上门来了?”她自己想了想又念叨了一句,“当小三犯法吗?”

     叶辰看着眼前这个万事迷糊的人,有些无奈:“请回答我们的问题。”

     “哦哦,”刘玉舒反应过来,侧身让他们进屋,“你们先进来呗,他昨天晚上来了啊,然后我去洗澡,洗完澡出来他就不见了。打了电话也没人接,我以为他有什么事儿呢,就没管,怎么了?”

     刘玉舒的房间挺乱,沙发上堆了一堆衣服,她发现没有能让两个警察坐的地方,一边跟人说话一边不好意思地收拾东西。

     “他失踪了。”

     “哦他失踪了啊,他……啊?”刘玉舒傻呆呆地抬起头来,“他失踪了?!”